58资讯网热点新闻信息,全力保证第一时间让大家看到我国的最新资讯。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最新章节目录

2019/03/18 02:55:10 来源:网络
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字: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

第八章 聂霖的小邪恶

唐素素在一曲完毕以后,公然起身走到穆羽商面前,娇滴滴的为他斟酒,那笑容都要把穆羽商融化了。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最新章节目录 在敬酒结束以后,唐素素给了穆羽商一点意义非凡的眼神,然后掩面离去。

  直到唐素素消失在视线里,穆羽商的眼睛还没有收回来。唐苯看在眼里,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

  “穆大人卑职敬你一杯。”唐苯举起了酒杯。

  穆羽商从失神中回来,尴尬的端起酒杯。聂霖撇了穆羽商一眼,他那一脸的花痴相,让聂霖心里很不满意,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感觉今天的酒有点苦。58资讯网

  唐苯看到聂霖的海量,立刻赞赏道:“没想到各位大人深藏不露,赶紧给聂大人倒酒。”

  一个丫鬟端着酒壶过去,不等她斟酒,酒壶酒杯聂霖一把抢去,自己给自己倒上,然后又还给丫鬟。他可不需要女人来倒酒,他自己有手有脚。

  唐苯再次夸赞聂霖的豪爽,穆羽商拧起了漂亮的眉毛,不悦的盯着聂霖。聂霖感觉到穆羽商投过来的眸子,不过他不打算接,只是自顾自的品着酒,完全不去看他。

  一个接风宴席,大家酒足饭饱以后,唐苯亲自带着他们去了厢房。唐苯意欲安排他们住正房,但是被穆羽商拒绝。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最新章节目录 正房是唐苯的住处,他们住进去,要搬来搬去不说,他不喜欢住别人的房间。于是唐苯把他们安排在东厢房,三个人的房间依旧是紧邻。

  房间整齐干净,屋里还摆放着各种瓜果,给房间增添了香气。

  唐苯奉承了一阵子,安排了下人好生伺候,就告退让穆羽商好好休息了。

  唐苯每个房间安排了两名丫鬟,穆羽商本想拒绝,却怕露出马脚,只好任由唐苯安排。唐苯走了以后,他就吩咐丫鬟给自己铺床,想好好睡个午觉。午觉期间不准任何人打扰,丫鬟全部出去。58资讯网

  等到人都清空了,穆羽商才躺下,他是真的想睡个安稳觉,才有精力继续做事。

  相必之下聂霖就没有这么潇洒,他进门就闷了一肚子气,在丫鬟给他倒水的时候,伸手打翻了茶杯,滚烫的开水流进他的衣袖。看着聂霖疼痛的样子,两个丫鬟吓得六神无主,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聂霖拉开衣袖看了看,手腕处烫的红肿,已经有一些小水泡。看到这样,丫鬟更是哭泣不已,这条命想必就是没了。

  聂霖很满意她们的表现,故作凶恶的问:“你们是想害死我吗?谋害朝廷命官。”

  两个丫鬟哪敢反驳,一个劲的哭着求饶,让聂霖给她们一条生路。58资讯网

  最后聂霖想了一个主意,让其中一名丫鬟去给自己买药膏,然后顺便带一些鱼尾葵粉回来。丫鬟不识字,也没有什么医学知识,聂霖安排她干什么,她自然是不敢怠慢。

  “我也是为了你们性命,我不说出去,你们也要守口如瓶。去药铺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任何知道,不然你们知县大人追查下来,我就保不了你们了。”聂霖坐在桌旁,“好心”提醒两个丫鬟。

  丫鬟点头如捣蒜,一个快速去买药,一个留在房间伺候聂霖。

  聂霖起身走到床边,打了个哈欠道:“你先出去吧,我睡一会,有事我会叫你。说明58fenlei.cn她买药回来,立刻通知我,不要让任看到,我也只能为你们做这么多了。”

  丫鬟感动的热泪盈眶,哽咽着道完谢,就退出了房间。

  聂霖坐在床上,看着门被关上,眼睛里的精光闪动。他看了看自己的伤,还好不是很厉害。刚才丫鬟失手把他烫伤,他马上就心生一计,可谓是将计就计。想到下面的计划,烫一下又有什么呢?聂霖那完美的脸上,带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绝美的唇形带着一抹邪性的笑容。

  丫鬟很快就买了烫伤膏回来,还有少许的鱼尾葵粉末。

  “你回来了,买到了没有?”绿衣丫鬟急切的问道。

  出去买药的红衣丫鬟道:“买到了,最好的烫伤膏药,花了我这个月的工钱。还有这个鱼尾葵。大夫不肯给太多,就买了这么一点,不知道够不够。”

  “先回禀了聂大人再说吧,你没被发现吧?一定不要被别人知道!”绿衣丫鬟叮嘱。

  “放心吧,这时间没人注意我,我很小心的。”红衣丫鬟回答。

  聂霖在屋里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很合他的心意。在红衣丫鬟敲门后,他很快就让她们进来。

  “把药放在这里,你们可以出去了。”聂霖指了指桌子道。

  “可是......聂大人不需要我们帮你上药吗?”绿衣丫鬟道。

  聂霖抿了抿嘴道:“不需要,我自己会处理,你们出去吧。”

  两个丫鬟互相看了看,刚要退出去,又被聂霖喊住:“等一等,这个你拿着,就当是跑腿钱。”

  聂霖拿出一吊钱,放在了桌上。

  红衣丫忙道:“奴婢不敢收聂大人的钱,奴婢伺候不周,让聂大人受伤。聂大人不予追究,奴婢已经无以为报,又怎么能够收聂大人的钱呢?”

  聂霖听到她们对话,毕竟一个丫鬟的月俸有限,他不想为难一个丫鬟,于是冷声道:“这是命令,你要违抗吗?”

  红衣丫鬟踌躇了一下,上前拿起钱道谢,满脸感动的样子,最后一起叩谢才离开。

  聂霖拿出药膏,涂在伤口清清凉凉的,果然是好药。把伤口做了处理,他就打开了包纸,鱼尾葵粉不多,但是已经足够了。

  叠成一个很小的三角形,聂霖把药粉放进了衣袖,这包药粉就是唐素素的,在他眼里,唐素素跟唐苯一样,都不是省油的灯。

  刚要躺下休息一下,就听到外面隐隐约约的对话,聂霖听清内容后,立刻来了精神,他打开门直接走出去。

  红衣丫鬟没在,只有绿衣丫鬟在外面浇花,看到聂霖出来,急忙过来。

  “聂大人有什么吩咐?”绿衣丫鬟施礼。

  聂霖看到一个穿戴讲究的丫鬟,进了穆羽商的房间,皱着眉头问:“刚才那个是谁?她来干什么?”

  “她叫银月,是我们小姐的贴身丫鬟,传小姐的命令,让穆大人过去赏琴。”绿衣丫鬟回答。

  聂霖眉心一紧,“你去忙你的吧。”

  绿衣丫鬟施礼回去浇花,却暗中观察着聂霖,真是个好官。不会对下人乱发脾气,还这么包容下人,长得也这么英俊,让绿衣不免多看几眼。

  聂霖紧盯着穆羽商的房门,看到他跟银月一起出来,脸上立刻带着笑容,急步迎上去。

  穆羽商看到聂霖有些意外,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聂霖。

  聂霖笑道:“听说唐小姐邀请穆大哥听琴,我可不可以一起去?方才在席上听得唐小姐琴声,真是让我难以忘怀,这下想沾沾穆大哥的光,一起再去听一次。”

  银月有些为难,但是聂霖的身份让她不敢拒绝,她只能笑着答应。

  穆羽商不太清楚聂霖的意图,跟聂霖走在后面,刻意拉开了银月的距离。

  “你干什么?”穆羽商轻声问。

  聂霖一脸正经回答:“这个地方充满危机,我不放心穆大哥单刀赴会。我们一起去,万一有什么事,还有个照应。”

  穆羽商听了他的话,不由的就笑了:“在他的府上他不敢怎么样,不过你有这份心,也不枉我栽培你一场。”

  聂霖笑了笑,那笑容里另有味道。

  唐素素抚琴的地方,设在她的闺房里。再傻的人也看出这其中的端倪,摆明了就是美人计。当她看到同行的还有聂霖,带着责怪的眼神看了银月一下,银月低下头一脸的无奈。

  “小女子抚琴,能得两位大人倾听,这真是小女子的福气。”唐素素不失优雅道。

  “多谢唐小姐抬爱,真是让穆某受宠若惊。”穆羽商一如既往的温和。

  银月给唐素素架好琴,就退到一边。但是唐素素不打算留她在房间内,“银月你下去吧,准备些糕点送过来。”

  银月应了一声,她不敢去看唐素素的眼睛,她知道主子一定是生气了。

  银月退出去,聂霖就觉得放松多了。跟穆羽商坐在一侧,听唐素素的抚琴,一首温柔如水的曲子,听得聂霖都要睡着了。

  穆羽商却听得入神,他是懂音律的,虽然每天都打打杀杀,但是处在宫中这么多年,跟一些乐师也有往来,所以他听得出,唐素素是下了功夫的。

  一曲结束,唐素素要穆羽商给她指点。直接就忽视了聂霖的存在,穆羽商简单说着一些感受,赢得唐素素的赞赏,高兴之余,亲自奉上香茶,并且拿来了一些典籍,请穆羽商指教。

  聂霖撇了撇唐素素的梳妆台,红色的金花盒很是显眼,他看了看穆羽商跟唐素素,两个人一起翻看着书籍,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聂霖起身移步,轻易打开了金花盒,里面盛有雪洁的益母草灰。伸手拿出衣袖中的鱼尾葵粉末,如数倒进里面,同样是白色的粉末,很难分辨的出来。

  做好这一切,聂霖轻轻回到座位旁,他端起茶杯轻咳一声,提醒两个人他存在。

  唐素素合上书籍,有些厌恶的撇了聂霖一眼,但是很快笑容堆在脸上,想要留穆羽商跟聂霖一起吃午饭。

  但是聂霖毫不犹豫的推辞掉,他觉得这是小姐闺房,不易久留。而穆羽商也察觉到这一点,跟聂霖一起告辞。

  走时察觉到唐素素对自己的敌意,聂霖不怒反笑,看你能骄傲多久!

 

第九章 唐素素过敏

来的路上,穆羽商被庭院里的假山吸引,他走过去看到清澈的湖水下,有无数的锦鲤在游动。

  “唐苯还不算笨,知道风水养鱼。”穆羽商瞅着锦鲤道。

  聂霖却不喜欢欣赏这些东西,闷道:“你倒是懂得挺多,还很有女人缘。”

  穆羽商觉得这话颇有别的味道,转头看着聂霖,被他眼睛里露出的精光吓了一跳,这是16岁孩子该有的眼神吗?

  穆羽商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做事这么古怪?”

  聂霖微微一怔:“是吗?哪里觉得古怪了?就因为我破坏了你的桃花运?”

  穆羽商就笑了,无奈道:“你觉得我那么喜欢桃花运吗?”

  “难道不是吗?你眼睛都长在人家身上了。”聂霖翻了翻白眼。

  穆羽商忍不住上前弹了弹聂霖的脑袋壳,“你这个小脑袋瓜到底每天都在想什么?小孩子就应该做自己的事,总是干涉大人的事干什么?”

  “我不是小孩子,我这个年纪都成家了,你不要拿我的年龄说事情。”聂霖推开穆羽商的手道。

  “不是只有年龄决定你的小,还有你的个子,什么时候跟我比?你的功夫什么能跟我打?”穆羽商笑道,他越来越觉得聂霖有意思了。

  这话在穆羽商感觉,是一个开玩笑的意思,在聂霖听来,却觉得有些刺耳。“你是瞧不起我吗?”聂霖脸上有些挫败。

  穆羽商一脸惊讶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聂霖眼睛里带着喜悦,最后垂下了头:“我可能想多了。”

  穆羽商伸手揉了揉聂霖的头,“走吧,好好休息一下,暗影刀都来了,后面有很多事要处理。”

  聂霖跟在穆羽商身后,被他那高大的背影笼罩,心里顿时觉的踏实,什么时候自己也能长的这么高,就可以保护穆羽商,而不是被他保护了。

  暗影刀来了两名卫士,陆七惜和杜晓飞,他们在暗中盯着唐苯的一举一动,住的也是最差的一个客栈。

  唐苯以为自己成功收买了暗影刀,做事也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朝廷的赈灾款被他收入囊中,在城外的一块风水宝地,大兴自己的墓地。

  他知道穆羽商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在府衙还能知道这一切,况且自己已经用出杀手锏,让女儿唐素素来迷惑穆羽商。所以在他看来,已经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每天都会有固定的时间来巡查墓地的进度。

  六月的天气太阳火辣辣的,地下却是凉飕飕的很舒服。主墓室已经成型,唐苯吩咐工匠赶工,一定要在尽快完成任务。

  陆七惜和杜晓飞趴在草丛里,时刻监视唐苯,看到唐苯上来,跟工匠说了些什么,然后上了轿子,走向回府的小路。

  看着轿子远去,陆七惜挑眉道:“这只老狐狸,都什么时候了,还给自己修陵墓,赈灾款那都是百姓的性命,他竟然全部贪了。”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啊,现在把他拿下,没有什么罪名。”杜晓飞一脸失望。

  陆七惜道:“不要轻举妄动,他总会露出尾巴,我们就在这陵墓附近,每天盯着他,就不信他不出马脚。”

  杜晓飞怒道:“看着那么多百姓吃不上,我就想上去一刀结束了他。”

  陆七惜安慰道:“不急,总有开刀的时候。”

  唐苯回府后,就得知了一件苦恼的事情,唐素素不知道什么原因,脸上竟然又红又肿,后来开始痒。整个脸都面目全非。请了名医来诊断,说不出个所以然,就说是什么东西过敏了,开了一些药膏摸着。

  药膏倒是管用,唐素素觉得没那么痒了,可是脸上的红疙瘩,却没见少。这天她又在房间里闹情绪,把几个花瓶都给摔了,唐苯进去的时候,就看见跪了一屋子的丫鬟。

  唐素素用面纱围着脸,正发疯一样的把东西打碎。唐苯无奈的站在一边,见唐素素情绪稳定一点,才把下人都打发出去。

  唐苯看着昔日意气风发的女儿,如今却只能整日躲在闺房里,心里着实不好受。唐素素看着唐苯,眼泪都出来了:“爹,你快想想办法啊,女儿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又怎么帮爹爹办事呢?”

  唐苯比她还要急,来回在屋里走了两圈,无奈道:“女儿啊,你这病长的太巧了,穆羽商明显对你有意思,你再多用点手段,他就完全上钩了,可是你的脸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唐苯的话让唐素素更伤心,哭的更加委屈了。唐苯急忙劝她,让她不要哭了,眼泪冲洗了药膏,回头又没效果了,唐素素这才停止了哭声。

  唐苯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你暂时不要把面纱摘掉。你脸的事还好没有传出去,明天为父还想让你跟穆羽商出去划船,现在看来只能改在府里,明天我会邀请穆羽商他们来品茶,你就远远坐在一边,不要上前。你歌舞不错,安排一支舞,就用面纱把脸遮挡好。他们应该不会起疑心,你那只面纱舞还是不错的。”

  也只能这样,唐素素献舞后就退下,不摘面纱因为舞蹈的原因,这是做好的掩护。她听完唐苯的安排,问道:“那么我只能献舞,不能上前与他搭话了?”

  唐苯点头笑道:“不一定每次都搭话,男人嘛我还是了解的,吃不到嘴边的,他会格外上心。”

  唐素素眼睛微玩,面纱下的脸颊,带着明显的笑容。她一个代嫁女儿,虽然父亲想要送她进宫,但是看到穆羽商的时候,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如果不能进宫,跟穆羽商也是很好的归宿。

  唐苯看出唐素素的心思,笑道:“自古女大不中留,但是为父要提醒你,穆羽商年轻有为是不错,比起那京城中的贵妃位子,你还是要慎重。”

  唐素素笑道:“爹爹就放心吧,女儿自有分寸。”

  唐苯点了点头,事情安排好,他也没有过多的啰嗦,吩咐下人好生伺候小姐,就回书房办他的事情。

  唐苯的书房很严谨,他不准任何进去。就算是他的师爷也不可以。他进了书房,急切的关闭书房的门,在他的书架后面,暗藏着一个机关,他轻轻转动壶把,一个方形的凹凸就显示出来,在里面放了一本账册,他拿出来仔细记录着。

  等他把今天的东西记录好,才又转动机关,把账册放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唐苯拿出信纸,他要给远在京城的尚书令写信,告诉他这边一切妥当,请他务必放心。

  写完信唐苯才开始练习书法,他写的一手好字。也正是因为这手好字,在当初赶考的时候,让考官器重。

  夜静悄悄的,知县府衙表面一片祥和,实则暗波涌动。穆羽商在外面的走廊上乘凉,屋里即便放了冰块去热,也没有外面的轻风凉快。

  覃帛出来,看到穆羽商坐在走廊的栏杆上发呆,他上前道:“这么有闲情逸致?”

  穆羽商笑了笑:“里面太热了,有些睡不着。”

  覃帛挨着穆羽商坐下,轻声道:“七惜说唐苯每天都会去墓地,但是他们暂时还没发现什么动静。”

  “唐苯很有本事,我们来了这么久,在城内根本看不出什么。那些没粮食的百姓也不知道去了哪,到处没有人告状。咱们一进扬州城就被唐苯的人发现,并且跟踪,也不能深入了解,真是让人气愤。”

  “七惜他们倒是遇到几个难民,其中的事也知道一二,但是不足以定唐苯的罪,看来这个唐苯真的很谨慎,我怀疑他朝中有人。”

  穆羽商点头道:“这个我早就想到了,但是不能随意揣测,告诉七惜他们,把唐苯盯紧了。”

  覃帛应声后道:“不早了,回去了休息吧,唐苯明天约我们品茶,不知道又要搞什么鬼。”

  两个人趁着没被注意,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穆羽商关上门后才发现,聂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坐在他的桌前,冲着他笑。

  穆羽商看了看窗口,问道:“你是从那边进来的吧?”

  聂霖点了点头,笑道:“怎么样?我的轻功过关吗?”

  穆羽商过去检查了一下窗户,关的很紧。聂霖在无声无息进来以后,又把窗户关好,而他跟覃帛在外面,竟然一点都没有听到,不禁暗中对聂霖赞赏。

  “还可以,但是不能骄傲。”穆羽商点头道。

  聂霖心里开心极了,得到穆羽商的认可,对于他来说,比什么都珍贵。但是他这次进来,除了用实力证明自己很认真的学,还有一件事情,他要向穆羽商坦白。

  犹豫了半天,聂霖才开口:“明天唐苯是请我们去品茶吗?那个唐素素也会去吧?”

  “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女人来了?”穆羽商不解的问。

  聂霖撇了撇了嘴道:“我对她才没兴趣呢,只不过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关于唐素素的?”穆羽商反问。

  “嗯,是的。”聂霖点了下头回答。

  穆羽商扯了扯衣袍,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边喝边道:“说吧,她又怎么了?还是哪里惹到你了?”

  聂霖滑动了一下喉结,决定把给唐素素下药的事情说出来。

 

第十章 真相很简单

穆羽商茶还没喝,就听到聂霖有消息要告诉,转头问:“什么事?你还有秘密了?”

  聂霖一脸做错事的样子,走到桌边小心翼翼道:“我觉得明天唐素素她去不了。”

  “为什么这么说?”穆羽商一脸惊讶的问。

  聂霖磨叽了半天,才道:“他跟唐苯一样设计陷害我们,我就在她的水粉里面放了点东西,不过你放心,她死不了也受不了伤,就是小小的过敏,几天就能好了,无伤大雅。”

  穆羽商一口水差点噎到,惊道:“你还真是可爱啊,在府里敢做这样的事!万一被唐苯他发现,我们的计划就完了。”

  聂霖撇了撇嘴:“我没有想那么多嘛,现在告诉你,不算晚吧?”

  “你确定没有被发现?”穆羽商警惕的问。

  聂霖郑重的点点头:“我确定没有人看到,也不会有人知道。”

  穆羽商叹了口气:“以后不准弄这些东西,虽然他们是我们的敌对,可是你这样做?”穆羽商眼珠子一转:“等等,那次在宫里,我们突然生病,是不是你捣的鬼?”

  聂霖暗叫一声不好,赶紧夺门而出,迅速消失在穆羽商的视线里。

  穆羽商无奈的摇摇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想事情简单,做事情冲动,没有什么逻辑性可言。

  第二天的品茶,穆羽商原以为唐苯会带很多人,比如他的同谋什么的,结果后花园人很少,只有他们几个人而已,穆羽商觉得唐苯果真是心思缜密,到这个时候,跟他走进的官员,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可见在唐苯的心里,他对穆羽商几个人,绝对是有戒心的。

  唐苯的的茶都是新茶,也都是上等的茶品。还有很多新鲜的水果,穆羽商暗中看了看聂霖,他还算是正常,一般正经的品着茶,穆羽商真怕他突然又闹出点什么来,让穆羽商心里凉飕飕的感觉。

  看到聂霖一切正常,穆羽商心里也就安稳了,他认真跟唐苯寒暄,两个人看似风轻云淡,实则暗藏涌动。

  不一会琴音升起,一个美丽的舞女弹奏着琴音,却不是唐素素在弹。穆羽商想起聂霖的话,知道唐素素已经被下了药,肯定是出席不了。

  但是很快一群舞女进来,彩衣飘飘的样子,像极了宫里的演奏。穆羽商喝了口茶,心里赞叹,小小地方有这么好的训练,真是比宫里还要好。

  很快窈窕的身姿在出现在大家的视线,穆羽商和聂霖同时有些懵,虽然这个女人带着面纱,但是从服装和身材都能看的出来,这个人是唐素素无疑了。

  穆羽商看了看聂霖,两个人眼睛都有惊讶的表情,但是又想到唐素素带着面纱,这个事也就了然了。

  唐素素青丝墨然,彩扇飘逸,若仙若灵。就算是带着面纱,也遮挡不住他那灵动的身姿,这般身形在皇宫里也是难找的,称唐素素为扬州第一美女,真是不为过。

  唐素素玉袖生风,灵动的眼睛对着穆羽商含情脉脉。穆羽商脸上带着明显的尴尬,端起茶水低头只顾着喝水。

  唐苯看着穆羽商的表情,脸上带着笑容,最后又对唐素素使了个眼色,唐素素马上明白,移动了自己的脚步,悄悄向穆羽商这边移动,聂霖的眼睛就没有离开穆羽商,看到穆羽商的为难,他想过去给穆羽商解围,但是想到穆羽商的话,如果他在鲁莽行动,只怕会破坏计划,也只能看着着急,不能过去帮忙。

  唐素素的舞步渐渐接近,穆羽商只能无奈的迎笑,眼看着唐素素的手放到了自己肩膀上,穆羽商非常配合的笑了笑。

  唐素素就在穆羽商的身边,左右跳了一大圈的节奏,才带着妖艳的笑容离开穆羽商,又到了舞曲中央跳起来。

  穆羽商冒了一身冷汗,终于把那个恶心的人甩掉了,他喝了口茶,就看到唐苯对着他笑,穆羽商只能迎合着笑了笑,又向唐苯举了举手,跟他继续喝茶。

  唐府一片欢乐,但是城外是很危险的地方。陵墓主室出来了,陪葬品开始继续计划,唐府的师爷明业在这里亲自监工,为什么府里突然品茶,因为这里有更重要事,怕被穆羽商他们发现。于是府里拖住穆羽商他们,明业在这里开始最重要的活动。

  关于陪葬品,通常都是最后进行,但是这次唐苯不想按照旧规矩来,主墓室出来,唐苯就要开始填手里的陪葬品,一大批的陪葬品被几个人推过来,明业上前看了看,检查了一下陪葬品,全部都是高档贵重的物品。明业满意的点了点头,命令工匠推了进去。

  这一切被草丛里的陆七惜和杜晓飞尽收眼底,看着东西被一车车送进去,一共推了七车陪葬品,面对这么多的陪葬品,陆七惜吓了一跳,真是太恐怖了,怎么会有这么多。

  “怎么办?要不要直接抓师爷?”杜晓飞问陆七惜。

  陆七惜摇了摇头,“抓师爷惊动太大,只能抓个工匠问问,师爷留着吧。”陆七惜又看了看那边的形式,“我去做点小动作,你在这里等着。”

  陆七惜绕过这里,从草丛直接过去,一些人已经到了地下。陆七惜诱敌的感觉方式很简单,拿出一锭银子,滚到了草丛里。一个擦汗的工匠听到了动静,转头看到了银灿灿的东西,工匠眼睛里冒着精光,起身就要去拿银子,却无奈的发现银子自己竟然滚动,工匠也不管这些事情,他也怕被工友看到,只能跪在地上,跟着银子慢慢爬进了草丛里,看到的却是一双靴子,他惊恐的看着陆七惜。

  陆七惜蹲下捡起银子,对工匠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工匠看到陆七惜腰间的佩刀,眼睛里有些害怕,而且陆七惜的装扮,也让工匠不敢说话。

  陆七惜对他的表现十分满意,把银子直接放到了工匠的手掌里。

  工匠感受到沉甸甸的银子,眼睛里带着莫名的喜悦,冲着陆七惜感激的笑了笑。

  陆七惜贴近工匠,轻声问:“你们县太爷怎么这么多陪葬品?都是哪里来的?”

  工匠喜悦的眼神变的茫然,摇了摇头,显然他只是个做工的,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陆七惜笑了笑,威胁道:“你不说是吧,银子不是你的,而且我现在就大声嚷嚷,让他们知道你为了银子,来出卖你的主子,到时候你的性命真的难保啊。”

  “不可能,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做工人,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呢?大爷您就不要为难我一个小民工了吧。”工匠求饶道。

  陆七惜笑了笑,摸了摸工匠的脑袋,坏笑道:“怎么可能了?我看的很清楚,你是带领他们来的,你没有动手干活,你说你不知道,我真的不相信你。”

  这句话出来,工匠心里惊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明显被捕捉到。陆七惜笑的得意,他早就看穿了工匠心理活动。

  工匠看了看身后的情况,绝对不想再表达什么,只有默默地点了点头道:“我家里还有生病的孩子,有高龄的母亲,我为县令做事很多年了,都是迫于县令的威胁。”

  陆七惜看着工匠,慢慢把眼光放远,就在他失神的那一瞬间,工匠起身要跑,陆七惜根本不给他机会,反手扣住他咽喉,把他托在了地上。

  “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就范,你要是敢给我耍花样,我不仅要了你的命,你还杀你全家。县令养活你们全家对不对,那很简单,我让你全家死光光。”陆七惜皱着眉头,狠狠掐着工匠的咽喉。

  工匠感觉慢慢被吸收空气,脸上带着苍白的颜色,他拼命的点了点头,陆七惜看着工匠真的是认真了,才慢慢放下了手。

  工匠不敢再耍什么花样,只有和盘托出。县令的陪葬品很多,全部都是赈灾款的银两,他说的时候,吓得已经瑟瑟发抖,最后只能求陆七惜放过自己一家。

  陆七惜笑了笑:“我现在放你回去,你别给我闹出什么,我是为皇上办事的,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要是想让你家里活,你就配合我,到时候我会保你全家。你要是带着脑子,就给我聪明一点,你县太爷已经被皇帝盯上了,你觉得他还能嘚瑟多久?”

  工匠拼命的点头,他帮助县太爷做了那么多害人的事,自然知道罪孽深重。现在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他真的愿意接受。

  陆七惜交代了很多事情,工匠认真听着,最后陆七惜也知道了工匠的名字,姓刘名孱,他愿意为陆七惜做事,陆七惜交代完毕才走了。刘孱还是拿到了银子,慢慢爬了出去,然后一脸无事的坐在一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过一样。

  陆七惜舒了口气,这事终于可以解决,下面可以飞鸽传书到京城,皇帝说过这事很重要,一旦水落石出,皇帝必定亲自来扬州,赈灾款的事情很严重,关系到皇家颜面,他必须亲自出面。

 

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58fenlei.cn/html/27927173.html
首 发: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要我最新章节目录
  • 炮灰嫡女打脸守则免费阅读

    原标题:炮灰嫡女打脸守则免费阅读小说:炮灰嫡女打脸守则目录预览:第一章: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第二章:重生退婚第三章:太子殿下把婚书还给我吧第一章: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隆冬,漫天白色雪花纷飞。太子府喜气洋洋,满府的红绸彰显着喜庆的新婚。府内最偏僻的荒芜小院,一片凄凉。“太子妃,您不能再受寒了。”“他还是不肯见我?”破败的院内,舒箐躺在陈旧的大床上,虚弱的开口,眼睛木然的看着轻纱床帐。“太子妃,今日是太子大婚之日,恐怕……”跪在地上的御医低着头,看不见表情。舒箐心里一阵刺痛,就像被尖锐的东西狠狠扎着:“

  • 甜妻撩人:穆少请关灯18章

    原标题:甜妻撩人:穆少请关灯18章小说名字:甜妻撩人:穆少请关灯第十八章春梦了无痕周小芒睁着湿漉漉的眼睛迷茫的看着穆聿琛,被他眸中的暗光所震慑,咬着唇不敢再发出声音,可是又被身体里的火焰烧的难受不已。穆聿琛挫败的叹口气,大掌顺着少女玲珑的腰线往下……周小芒闭上眼长长的舒了口气,一番折腾下来,周小芒的体力也所剩无几,她敌不过倦意沉沉睡去。看着她平静下来的小脸,穆聿琛这才咬着牙起身,带着满身的汗水和蒸腾的燥热去冲冷水澡。等到彻底的用冷水浇熄了热焰,穆聿琛才回到卧室,把蜷缩成一团的周小芒搂进怀里,嗅着

  • 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13章(第13章 半路遭伏)

    原标题: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13章(第13章半路遭伏)小说名字: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第13章半路遭伏霍青遥回来就开始一脸不爽的收拾着细软,无非就是平日里用的一些东西,司凤缺看着霍青遥的样子,估计是在外面受了委屈。“看看你这样子,嘴皮再翘起来一点,都可以挂酱油瓶了。”司凤缺一本正经的说着,霍青遥听到声音,转过来,然后诡异的笑了笑。“司凤缺,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死契应该是有一定范围的吧?”司凤缺点头,不可否置。“家族宗法祠让我去断林山脉历练,你也跟着去吧。”并不是和司凤缺商量,语气到更像是通

  • 小说奉子成婚:总裁的心尖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奉子成婚:总裁的心尖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奉子成婚:总裁的心尖宝第四章要多少钱“你要带我的孩子去哪里!”周晓苒看着陆峥抱着她的孩子,烧心烧肺的难受,“不,你不能带走他们!”“为什么不能?他们是我的孩子,我当然要带走他们。”他薄唇一掀,眼底森冷彻骨!——“啊!”周晓苒噩梦中惊醒,下意识摸索身旁,“晨晨,曦曦?”“他们在后车。”来自身旁的声音让周晓苒浑身僵住,她迅速清醒过来,察觉背后已经湿透、浑身都是冷汗津津。调整好呼吸,周晓苒尽量保持平静,“这位先生。”天黑了,街边灯红酒绿,车

  • 【今日20190322】推荐《一不小心爱上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2】推荐《一不小心爱上你》在线阅读小说名:一不小心爱上你目录预览:第1章他回来了第2章我的身价何止3000万?第3章你被调教的不错第4章终于找到你了第5章陪他出席……第1章他回来了我叫薛蕊汐,在我20岁那年,我已经名扬瑞泽市。很多女人虽然口口声声说看不起我,但暗中却模仿我的言行举止、穿衣打扮。甚至,很多人想要模仿我的“成名史”。我是一位“名媛”,十八岁开始混迹上流社会交际圈,瑞泽市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多都曾为了与我共舞而一掷千金。我今年24岁,在这个圈子里混迹了6年

  • 你不入戏,我怎合拍小说完本+阅读

    原标题:你不入戏,我怎合拍小说完本+阅读小说:你不入戏,我怎合拍目录预览:1男人的技巧问题2是个女人总得装装清纯1男人的技巧问题我和慕焰的第一次,是我为了报复主动爬了他的床。狗血,却又现实。只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是我一生之戏的开幕。那天……“第一次?”低沉的男音带着蛊惑人心的性感,钻进耳涡,荼毒着我的神经。我疼得要死,强撑着抿嘴一笑:“怎么,第一次的女人就不能让你快乐?”“确实不错。”昏暗的橘黄灯下,他居高临下看我的眼神带着两分让我看不懂的情绪。我猜那是愤怒。在我身上的运动的男生叫慕焰,我前

  • 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孽种是谁的第2章她没有做背叛他的事第1章这个孽种是谁的“人工受孕?!”苏澄没想到,她的婆婆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季母无奈道:“澄澄,我知道这么做委曲了你,可是……辰希的情况你也清楚,这都晕迷了一年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们季家家大业大……不能无后啊!”苏澄拧着眉,咬了咬牙,她说:“妈,我同意。”“真的?哎呀,太好了!”季母激动不已,“澄澄啊,妈就知道你懂事!以后,绝对不会让辰希辜负你的!”

  • 你的爱伤我太深17章(第17章 重新找份工作?)

    原标题:你的爱伤我太深17章(第17章重新找份工作?)小说:你的爱伤我太深第17章重新找份工作?一觉醒来,屋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只能看见,窗边的帘子间微微透出一些窗外的亮光。细心的子淇,在我睡着的时候为我拉上了窗帘。我慢慢起身,走到窗户前,轻轻拉开窗帘。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走出子淇的房间,来到客厅,望了眼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四处观望着,正想看看子淇在哪儿,厨房里传来了子淇的声音:“哎呀!”我急忙向厨房走去,只见地上躺着一摊无辜的蛋液,旁边还有一只倒扣在地上的小碗。我无语地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