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热点新闻信息,全力保证第一时间让大家看到我国的最新资讯。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有家客栈12章

2019/03/18 01:45:50 来源:网络
有家客栈12章
小说名:有家客栈
第十二章龙潭·3

“我在这,我在这!”小三子撒丫子跑出竹林兴匆匆的来的众人面前,气都还没喘匀称,嘴就管不住飞出一句“我找到,我找到龙潭了。网站http://www.58fenlei.cn/

  “什么?”大毛子好像没听过明白。

  “我说,我说,我找到龙潭了。”三娃子的重复一遍。

  “在哪,在哪?”一群小伙伴兴奋的叽叽喳喳。

  “就在这附近的竹林里,我带你们去!”

  一群小伙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飞奔出去的三娃子,反应了半天才有人喊道:“唉!三娃子你慢一点!等一下我们啊!”

  风吹竹林,竹随风摆,绿林间现出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小不点来。

  “三娃子!三娃子!”妮子擦擦脸上的汗,“你是不是在骗我们啊!”

  “没骗你们,没骗你们,就在这附近,就在这附近。我刚刚还在那里喂鱼呢。阅读58fenlei.cn”三娃子急的直嚷嚷。

  “唉!别找了这片竹林你带我们兜了两圈了。”

  “而且,这竹林我们又不是没有来过,大家以前也都没有发现啊!”

  “就是,就是,三娃子你吹牛皮,羞羞脸!”

  “没有吹牛皮!我没有,你们来过很多遍但你们又仔细找么?”三娃子争辩道。

  “有用么,我们找了两遍了,都是竹子,大家十几双眼睛总不会出错吧!”

  “哈哈你是做梦见大的吧!”

  “三娃子,瞎说话,吹牛皮,羞羞脸~”一个孩子带头唱起了歌,一群孩子附和着。

  “三娃子,瞎说话,吹牛皮,羞羞脸~”

  “走喽,走咯,回家喽!让他自己一个人找吧。”一群孩子嬉笑着,走出了林子边走边唱。

  “都说了,我是真的看到过了嘛龙潭啊,龙潭,你怎么就不见了呢。推荐http://www.58fenlei.cn/”三娃子委屈的瘪瘪嘴,颓丧的走出了林子。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家家户户的炊烟直上,空气中融合着菜油的香味。三娃子独自一人走在村里的那条泥土路上,影子被拉的老长。他耷拉着脑袋,耷拉着手,连脚步都拖拖踏踏的,脑中不断回想着今天发生的种种,连自己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累了在竹林里睡了一觉做了个梦呢。

  “孙爷爷,孙爷爷,孙爷爷你在家么。”三娃子在孙爷爷家的门口喊着。58资讯网

  “来喽,来喽。”屋里传来了回应。

  不一会儿,孙爷爷就从里屋走了出来,见只有三娃子一人,奇道:“来听故事么,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三娃子,低着头不说话。

  “哎哟,这是怎么啦啊,垂头丧气的。”孙爷爷领着三娃子在门前的石凳下坐下,笑容慈祥。

  “说吧,有什么事跟爷爷说。”

  “我,我,我今天。有家客栈12章”三娃子嗫嚅了一会,道,“我今天看到龙潭了。”

  “哦?”孙爷爷的语气有点惊讶,“发现龙潭是好事呀,你为什么不高兴呀。”

  三娃子抬头看看了孙爷爷的表情。孙爷爷笑的依然很慈祥,神情没有丝毫的不信任,才敢小心翼翼的接着说,“其实我自己都有点不信,我就是在大家都去过的,大路边上的那片林子里看到的,我还在里边喂了一群五颜六色的鱼,可是等我出来想带大毛他们去龙潭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龙潭了,然后他们就开始笑我吹牛皮,不跟我玩啦。”

  “傻孩子。”孙爷爷揉揉三娃子的头发,“爷爷也说过,只有和龙潭有缘的人才能发现龙潭呢。这算是你和龙潭的一个秘密哦!”

  “哈哈,只有我能找到,他们都和龙潭没有缘分!”三娃子的眼睛又亮了起来。推荐58fenlei.cn

  孙爷爷笑而不语。

  “哈哈,谢谢孙爷爷,我回去了,我以后在也不带人去找龙潭啦,我自己偷偷去!”

  “唉!慢些跑啊!”孙爷爷注视着一溜烟跑远的三娃子,“这个三娃子哟!哈,没想到竟然是个又灵性的。”

  之后,三娃子又自个儿偷跑去龙潭好几次,每一次都带上一些吃的,又一次甚至带了一点自己家酿的高粱黄酒去,醉的那群鱼没头苍蝇似得乱转,边转圈还边吐泡,吐的泡泡一个比一个大,乐的三娃子嘴都合不上。那条小黑鱼和三娃子的关系也好起来了,见了三娃子不躲了,有时三娃子伸手下去,它也会轻轻蹭着三娃子的手心。虽然好像别的鱼还是孤立他,但至少它不会自虐似得一个劲的往石头缝里钻了。这几次去三娃子一次也没和外人说过,连父母也没有反正他们又都去不了,说了也不会信。

  一天,天气晴好,天朗日清,村民还是和平常一样日出而归,日落而归,安安心心吃完晚饭,安安心心准备休息。突然一声惊雷,“轰!”的炸裂,震得整个村庄抖了三抖。村民们惊的心脏都漏了一拍,耳朵里嗡嗡嗡的回响不断。

  不一会儿,村口那棵槐树下便聚满了议论纷纷的人。

  “吓死我了,刚才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呢,还以为山崩了呢。”

  “我还以为地震呢,这平地一声雷,老吓人了。”

  “说真的这么大的雷,我还以为山崩了呢。”

  “莫不是山神爷生气了,打个雷发泄发泄?”

  “啧啧,神神鬼鬼之事少说把,犯了忌讳怎么办。”

  “不会是哪个缺德的炸山盗墓吧。”

  “行了吧,盗墓哪敢搞这么大动静呢。”

  “看着应该也没啥事?大家人都没啥事吧,家里也都没啥损失吧。”

  “没有。”

  “没有,不就一声空响么,还能有啥损失。”

  “那行,都散了吧。”

  “走,走,走,散了散了。”

  聊了这么一会儿,也没没搞白究竟发生什么,总之,大家也没什么损失,这村没变样,山也没变样,大家这也就耳不鸣心不慌了。又瞎扯了一会儿,村民就陆陆续续走了。

  “孙爷爷,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三娃子歪着脑袋问。

  “不知道哟,走了走了。”孙爷爷皱着的眉松开了,念念叨叨地转过身,“管他是什么呢,不管喽。”

  “哦,对了,三娃子你啊,记着这两天,别往南山上跑喽”

  “嗯?知道了,孙爷爷。”三娃子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孙爷爷这话还只能是一只耳朵进三娃子脑子,另一只耳朵就出去喽。才不过两天,三娃子就找了个空往南山上跑啦,不同往常的是,这一次三娃子也找不到到龙潭啦。他急得在竹林里转了十圈,把每一个竹子都摸遍了,愣是没摸围着那龙潭的一圈竹子,更别说找到龙潭了。

  三娃子跺脚,转身就往孙爷爷家跑。

  “孙爷爷!孙爷爷!”三娃子便喊边敲门。

  “怎么啦,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啦。”孙爷爷大步从屋里走出来。

  “龙潭,龙潭,我,我。”三娃子急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别急,别急,你先进屋来喝口水。”

  三娃子跟着孙爷爷进屋,捧着水碗咕咚咕咚一碗下肚,他擦了擦嘴,道:“孙爷爷,我上山把竹林都翻遍了都没看到龙潭,我,我也找不到龙潭了,怎么办啊?”

  “怎么办?”孙爷爷看了看眼前那双盯着他满怀期待又焦急的眼睛,无奈道,“这只能说明你和龙潭缘分尽了啊,孙爷爷也没办法。”

  “那,那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我以后,再也去不了龙潭了?”三娃子眼圈一下子红了。

  孙爷爷点了点头。

  “哇,我,哇,我。”三娃子低头忍住不哭,“我的小黑,怎么办啊,我一走,谁还理它啊。”

  “唉,说不定以后还有缘呢,这缘分这种东西哪里说的准啊。”孙爷爷拍拍三娃子的肩膀,“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轻易哭鼻子呀。”

  三娃子赶紧用手胡乱在脸上瞎抹一通,鼻涕眼泪都糊到一起去了。

  “我没有哭,我哪里哭了?”

  “行了,行了,你没哭,你没哭。刚才那一阵呜哩哇啦,是村口里的那只爱哭猫到爷爷家窜门啦。”孙爷爷一边揶揄,一边拿出手绢替三娃子擦脸。

  三娃子的脸一下子红了,直红到耳根子去,但嘴上不能认啊,接嘴到:“对,就是那只老野猫,多大猫了还和大毛他们一样在别人出丑的时候取笑别人。”

  “啊?”孙爷爷替三娃子擦脸的手顿了顿,“哈哈哈哈哈”就是一阵捧腹大笑。

  孙爷爷将手绢丢给三娃子:“你个机灵鬼,还不乐意人说你,喏,自己擦脸去,我可要在笑一会。”

  三娃子的脸更红了,红的直滴血来。

  孙爷爷笑得更开心了,笑了好一会儿才扶着老腰起来,“唉,呀呀,老了老了,才笑这么一会儿腰都疼了。”

  孙爷爷捏了捏三娃子的鼻子:“现在的小孩子都又那么机灵的么,真是不服老不行。”

  “三娃子!哈哈,三娃子,就知道你在孙爷爷这里,走,快走,跟我去田里捉田鸡去,我们要去塘里钓龙虾!”孙爷爷门口一波小孩新高彩烈的呼朋引伴。

  “哦,知道了,来啦!”三娃子朝外面喊到。

  “孙爷爷,那我先走了。”

  “唉,别急。“孙爷爷一把拉住往外跑的三娃子,语重心长地说,“你最近几个月是肯定不会找到龙潭的,没事别一个人跑去南山去。”

  “嗯,知道了”三娃子点头。

  “记牢了你啊,男子汉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孙爷爷又强调了一遍。

  “嗯,知道了,我不会去啦。”看着三娃子认真的回答,孙爷爷这才松手。

  “孙爷爷,再见!”声音已经老远了。

  “唉,这猴皮孩子。”孙爷爷又叹气了,“不管他,不管他,神仙家的事,哪里是能管的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哦~”

 

有家客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有家客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58fenlei.cn/html/27925925.html
首 发:有家客栈12章
  • 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小说免费试读书名: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目录预览:第一章活腻了第二章禽兽不如第三章老天给我的机会第一章活腻了黑暗中,连天上那一点莹莹的星光,都被夜幕所代替。黯夜宛若张着血盆大口,要将所有的光明都吞噬干净!周围,只剩下风和云在追逐的声音。还有,庶妹苏锦妆和凌松鹤肆虐的无尽冷酷的笑声……“哼!苏锦绣,你居然还妄想参加皇宫的选秀?想要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吗?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说话间,一个身形高挑,眉目如画的女子朝着苏锦绣走近,桃花眼中生出恶毒的寒芒,轻轻抬起右手,搭在苏

  • 十年深爱终成殇 十年深爱终成殇 全文免费

    原标题:十年深爱终成殇十年深爱终成殇全文免费小说名称:十年深爱终成殇目录预览:第一章瞿焱,救我第二章极乐世界第三章如此不堪第四章一见钟情第一章瞿焱,救我陆欣被辣椒水泼醒的瞬间,睁开的眼睛受到辣椒水的刺激,感觉要被烈火灼烧成灰烬。她来不及看清楚自身状况,鞭子就狠狠抽打在身上。“啊,疼!”好痛,带钩的鞭子撕裂皮肤,辣椒水渗入,陆欣疼得大声尖叫。到底发生了什么?陆欣有种下了地狱的错觉。她挣扎大动,绳子却紧紧地拴住四肢,将她悬空吊在空中。“瞿焱,瞿焱……救救我!”陆欣下意识地喊着她喜欢的男人名字。陆欣从

  • 今日20190322推荐小说之《遛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2推荐小说之《遛鸟》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遛鸟目录预览:第1章张巧巧第2章不是肿第3章天生喜嫩第1章张巧巧老王退休后无所事事,索性养起了鸟。这天他去找隔壁老张遛鸟,一敲门老王愣住了,开门的不是张老头,而是张老头的孙女娃子,叫做张巧巧。这张巧巧今年刚满十八,生的那可是玲珑俊俏,整个大院无比称赞张巧巧长得漂亮。“王大爷?什么事啊?”张巧巧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道。这张巧巧刚才在睡觉,整个人都还迷糊的,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长长的T恤,刚刚遮住腿根子,露出一双浑圆饱满,且又

  • 总裁的亲亲小宝贝11章(第11章 低头吻住她)

    原标题:总裁的亲亲小宝贝11章(第11章低头吻住她)小说书名:总裁的亲亲小宝贝第11章低头吻住她她是真的困了,头柔柔地歪向一边,怀里还抱着一个抱枕,露出两只白嫩的脚丫子,带着种婴儿般的安详。凌异洲好半天才记得要放下碗,“木木?”走到她耳边轻声叫了声,夏林并没有回应,只是转了个身,耳朵擦过他的唇,枕在了他的手臂上,俨然已经睡着了。“先生,洗澡水……”黄嫂从楼上下来,想告诉他洗澡水放好了,凌异洲立马一个刀子般的眼神射过去,示意她不要吵。黄嫂会意,连忙点头,轻手轻脚地回房了。凌异洲把她的脑袋移来自己怀

  • 总裁大人不能惹6章

    原标题:总裁大人不能惹6章小说:总裁大人不能惹第六章老夫人!不行!当江熠然赶到医院的时候,老夫人已经在病房里和夏小冉有说有笑了。老夫人是江熠然的奶奶,也是江氏集团非常传奇的一位女性。当年,江熠然的父母和爷爷一同在去往飞机场的路上不幸罹难,江家只剩下老夫人和5岁的江熠然。当时的江氏集团,内有亲戚蠢蠢欲动,外有竞争对手虎视眈眈,不少人都预言不出半年,江氏要么改朝换代,要么毁于一旦。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夫人一边扛起了江氏集团的重担,一边将江熠然拉扯大。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平定了内乱,堵住了所有唱衰江氏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6章

    原标题:余生太长,你太难忘6章书名: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第6章孩子是个野种“真是对不起啊,若尔,我不是故意的……”慕思雨口里说着道歉的话,抬起高跟鞋,一脚猛的踩在了摔散的胎宝宝上。————————————————————————————————————————尖细的鞋跟,直接硬生生扎进了胎肉里,刺出一个肉洞来。“不要……”林若尔失控的大喊,半个上身翻下床,颤抖着双手,想要去捡起胎宝宝。手刚碰到那团胎肉,慕思雨的高跟鞋立即碾在了她的手背上。钻心的痛感传来,林若尔蹙紧了双眉,可是就是不肯抽回手。她宁可

  • 今日20190322推荐小说之《听说爱情回来过》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2推荐小说之《听说爱情回来过》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听说爱情回来过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你大嫂第二章你居然敢偷人第三章打上他的脸第一章我是你大嫂民国,渭城。初夏之夜。睡衣推到了胸线以上,慕雪被突如其来的凉意惊醒。男人的手,如同凉薄的毒蛇,钻了衣内,一路蜿蜒而上,爬山越岭,到了她身体的最高处……她颤了颤身子,一瞬间的迷茫无措被愤怒代替。“戚少成,你够了没有?我是你大嫂!”慕雪压低声音,冷冷的说,眼底有着火光,更有着困兽般的恨意。他这样对她……何其是对她的不尊重,根本就是对她

  • 江山错8章

    原标题:江山错8章小说:江山错第八章危机顾冥封走后,苏落一个人倚着窗发呆。她真的挺怀恋以前的时光,无忧无虑多好啊,哪像现在,大家都戴上面具做人。苏落以前最讨厌以假面示人之人,没想到如今的自己竟变成当初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切都是她做的,从顾冥辰告诉她那些人具体进宫的时间,她就想好了要利用母后。不管她因为什么原因召见了太医,都会被顾冥辰查。所以她不能出现一丝偏差,除了利用母后,她别无办法。昨天,她带着诗情和画意一起去见母后,她一直都知道母后有头疼病。每回她来,母后都会让她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