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热点新闻信息,全力保证第一时间让大家看到我国的最新资讯。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晴时有风》在线全文阅读

2019/03/18 01:03:33 来源:网络
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晴时有风》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名称:晴时有风

第1章 未婚夫劈腿暴露

楔子

卫天雄来电话,劈头就是一顿毫不客气地诘问:“夏梦招,你特么脑子没被门夹吧?都有决心把孩子做了,居然还要跟姓杨的结婚?”

此时已近傍晚,因为小产在家休养的夏梦招刚刚干掉一只清蒸鸽子,是未婚夫杨勇康午休时间特意回家亲手弄的。阅读58fenlei.cn

她边接电话,边抽了张纸巾在擦嘴角边的油渍:“结婚的事我跟勇康两家早就在计划当中,这你又不是不清楚,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么?”

“话说你是长了对顺风耳么?我们结婚的事前天才确定,你怎么就知道了?” 夏梦招懒懒地捡了个抱枕靠在沙发上,平静无波的调调。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杨勇康那种伪君子,你也敢嫁?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我都劳心费力给你搞了几张暧昧图片为证,你丫的居然还执迷不悟?”

卫天雄恨铁不成钢地唾了一口,忽而语调一转,重重地嗤笑一声:“我就直接告诉你吧,刚刚就是你那个好姐妹凌美娇打电话,跟我汇报了你的这档子破事。”

夏梦招心头一疑,美娇?!

十天前陪着一起去医院做过手术后,作为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她不但没再过来看望过,连关心慰问的电话都没有一个。

前天正值周六,杨勇康开车将夏父夏母以及杨母接过来,两家人坐在一起将电话里商讨的结婚之事落了实,并敲定了结婚日期,身边的几个朋友,夏梦招一个都还没说,凌美娇是怎么知道的?是杨勇康告诉她的?难道真如卫天雄所说……

默声沉吟片刻,夏梦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深吸一口气:“如果可以,能再帮我一次吗?”

她不道听途说,也不会因为几张地点巧合的图片而绞尽脑细胞猜测,她要眼见为实。

“呵!终于领悟到苦海无边,想回头是岸了?现在才想起来求我,你特么不觉得迟了点么?”

卫天雄虽然一副‘活该你丫的’的语气,但在撂下电话前,还是勉力承下了她的托付。

他跟凌美娇那个女人没什么交情,连‘熟’都谈不上,但他在认识她时就一眼看出,那女的不是什么好鸟。

卫天雄当然知道凌美娇的居心,不过那不重要,他只是无法对夏梦招这个倔强得让人发恨的蠢蛋见死不救而已。58资讯网

卫天雄效率很高,两天后的晌午时分,夏梦招接到了他的来电:“马上换衣服下楼,我过来接你。”

真的,来了?

没有一秒耽搁,夏梦招由他开车领着,像是奔赴一场生死博弈,来到凌美娇住处,这儿她来过好几次,以发小的身份。

下车,上楼,夏梦招都步子从容没有丝毫犹豫,可当到了门前,抬手欲敲时,她却突然心生胆怯了。

是的,纵然性格果决的她有了定要弄清黑白的决心,可,事到临头,她承认自己的心理建设远没有那般强大。

卫天雄鄙夷地瞥了她一眼,掏钥匙,轻轻插进钥匙孔,扭头,痞痞一笑,压着声得意地炫耀:“这叫不打无准备的仗!哥哥我够牛吧?连她家钥匙都配到手了。”

夏梦招来不及讶异于他的非常手段,立刻被另一幅画面震得目瞪口呆手脚僵硬血液凝固。

五十来平的单身公寓,大门一推,客厅里的情形一览无余,随着开门声起,沙发上俩人的动作骤停齐齐抬头。推荐58fenlei.cn

被缠住脖颈被动接受着猛啃的杨勇康一脸震惊,慌乱中失措地看向门口,凌美娇也是一脸惊呆,只有冷眼旁观的卫天雄注意到,她在惊了一秒不到,眼中悄悄滑过一丝得逞。

卫天雄像个手握着剧本扶着摄像机的导演,志得意满地欣赏着演员们制造的生动镜头。

短暂的目光相接后,入戏太深的男女演员都找回了些许神智。

杨勇康一把扒开挂在身上的肉藤,猛地站起身:“梦招……”

“嘘!”夏梦招食指竖在唇前,生涩而艰难地咽下口水,深深吸气,表情和语气平静得不像话,“你们继续。”

转身,移步,行动缓慢似僵尸,双肩下垂眼神空洞,似刚从大河里捞起来的落水狗。

杨勇康往卫天雄身上投以愤怒一瞪,表情惊慌地将视线移向离去的背影上,抬腿欲追:“梦招,等等……”

“勇康?!”凌美娇反应敏捷,双手死死拽住他手臂,满含深情的眼中噙着泪,如泣如诉,“你还有我!”

“哈哈哈哈!婊子配狗!”

卫天雄轻蔑地瞅着屋内的俩人,张狂大笑,很有公德心地一把将门带上,转身追上去,赶在电梯门合上前挤进去,长臂一伸一把将摇摇欲坠的夏梦招圈住。

把人丢上副驾驶用安全带捆上,卫公子手扶着车门嫌弃地皱眉:“丫的咋瘦成这样?骨头硌死个人!以有的结实劲到哪儿去了?”

夏梦招眼圈见红,但没有水溢出的痕迹,冷冷地白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夏梦招,不识好歹了哈!”卫天雄气得咬牙,又气得无奈,手指头在半空中挥了挥,“行,哥们儿今天暂时不跟你计较。58资讯网

‘砰!’以砸代关合上车门,绕过车头,某人又是一声‘砰!’,拉上驾驶座车门。

“没关系,使劲砸,反正又不是我的车。”夏梦招事不关己仰靠着,闭上双眼不看他。

卫天雄侧头,恶狠狠地瞪她一眼:“去哪儿?”

“……”夏梦招双眼紧闭,默了片刻,“回家。”

“回家?回哪个家?你丫的脑子没坏吧?还要回杨勇康的狼窝去?”卫天雄声大如牛,咬着牙板着脸,就跟老子训儿子似的。

夏梦招又目紧闭,半晌后才慢慢睁开双眼,侧头,嘴角轻扯以作笑意:“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

要断,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事。网站58fenlei.cn

到底还是没拗得过她,事实上,卫天雄好像从来就没有制服过这个女人。

谈恋爱两年多,订婚一年多,前后算起来,他们也算是在一起近四年,夏梦招冷静清晰从头到尾捋了一遍,隐约猜测出,杨勇康应该是从订婚前两个多月那次,开始偏离轨道的。

第2章 勇康的处女情结

十月金秋,国庆长假的第一天。

清晨,夏梦招被抚在额头上的手掌弄醒时,便感受到了身体的酸疼。

同在床上的杨勇康侧着身,手肘抵在枕头上半撑着上半身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双眸中透出柔情和蜜意。

他们已经谈了快两年的纯恋爱,他承认,早在提出到古镇泡温泉游玩的行程前,他就蓄谋在心。

和她结婚是迟早的事,对于自己认定了的事,他需要有尽在掌握中的笃定。来自http://www.58fenlei.cn/

抬脸跟他的目光对视片刻后,夏梦招觉得自己需要说点什么,但身边的杨勇康却已低声笑笑掀开被子起了床。

她叹了口气,也起了身,而身后的杨永康抓起被子一抖——

洁白的床单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有件事我一直没机会跟你说。”

她走近些站在他身后,一直等到他动作稍显缓慢地转身,抬头迎上目光他失沉的双眼,声色平静地坦白:“我在大学期间,谈过一场恋爱。”

“……什么时候?”

“准确地说,是在大一下学期。”

杨勇康咬牙压制出呼之欲出的某种情绪,咄咄追问:“谈了多久?”

“前后大约两个多月时间。”不待他继续问出口,夏梦招直接坦白,“和你猜测的一样,的确发生过某些事。”

夏梦招准确地捕捉到,杨勇康的脸色骤然一黑的同时,眼神和身体,都倏地僵硬。

看得出来,他除了难以置信,还有太多的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他?为什么谈恋爱两个月就跟发生了关系?为什么得到她第一次的不是他……

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夏梦招觉得还是可以理解他的,但她又能怎么办呢?难道为了这个向他道歉吗?

早餐桌上阴沉着脸,在江上划船时还是阴沉着脸,下午去泡温泉时,还是阴沉着脸,明明今天是个阳光明朗的大睛天,搞得夏梦招感觉像被扔到雾霾都市中心似的,无形的低气压压抑得人只想逃。

如果有些事注定是遗憾,那也只能遗憾终身,她无法让时光倒流从头来过,面对某些缺憾,他们都无能为力。

杨勇康要去露天的小池躲清静,夏梦招抬出‘怕晒’的借口,撇下他独自一人混进了室内的大温泉池里。

一头扎进水里,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也因为水的浮力作用减了重,真好!

因为素来喜欢多种运动项目,夏梦招的泳姿着实标准泳技着实不错,很快就吸引旁边几个年轻男女过来搭讪,求指导。

夏梦招爽朗一笑:“好说,半小时速成班,教会了你们之后记得结账就行。”

杨勇康寻进来时,看到骨架匀称皮肤细白的夏梦招,在水里就像一条鱼似的,身姿敏捷而灵动地穿梭在一群雄鱼中央,泳衣遮不住她的好身材,湿漉漉的短发伏帖向后,眉眼间英气自成,又不乏清秀干净之感。

好看是好看!

可那一道道雄性目光把她围得水泄不通,偏偏她还一点避嫌的自觉都没有,杨勇康在边上越看脸色越沉,就像带着六月天时大暴雷将要携着倾盆之雨进行轰炸之势。

夏梦招其实老早就发现他进来了,但她装作未曾察觉故意往另一边游,直到杨勇康忍无可忍绕过去,挺立如山居高临下虎视着他们一群人。

“时间还早啊,怎么就不泡了?”

夏梦招出水后没正面看他,随口淡淡问了一句后,便绕到池子的对面去拿浴巾。

杨勇康沉着脸跟过来,双手大力扯浴巾将她裹紧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从牙齿缝里坚硬地吐出俩字儿:“回了。”

夏梦招本来想在冲洗室多磨蹭会儿的,但她的短发实在是太好处理了,根本都不好意思赖在花洒下面久占着资源不让位。

冲洗完出来,杨勇康已经候着了,她站在女更衣室门口停了两秒才走过去:“先吃东西吗?”

“先回房间。”杨勇康接过她装着湿泳衣的袋子,两袋合一手后,腾出一手来攥住她手腕,跟钳犯人似的用力。

夏梦招挣了一下没挣脱,碍于周围过往的行人多才没做过多挣扎,直到随他进了电梯,终于只有他们俩人的时候,她才咬牙使劲将可怜的手腕解救出来。

不知道杨勇康看到她被捏得发红的手腕,有没有点冒犯了她的自责,反正俩人都杠着气没交流,出了电梯后他也没再固执地过来拉她。

回到房间,夏梦招一声不吭就开始收拾行李。

杨勇康把湿泳衣放到洗手间出来,皱着眉头质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夏梦招手上的动作停了停,背对着他委屈地咬咬唇,极力吞下鼻到喉咙口的涩味,“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收拾东西回家呗。”

到底没控制们濡湿了眼眶,她不想示弱,头也没回,继续往行李袋里装东西。

大忙人难得忙里偷闲腾出三天时间出来散心,还兴致高昂地携上她昨天晚上就赶过来,可惜,这游戏不好耍,才一天她就烦了,不想玩了。

或许,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就不该开局。

身后沉默了半晌,在夏梦招收拾完自己的衣物刚合上袋子准备转身时,被一股大力拽着跌进他的怀里,旋即便是铺天盖地的窒息似的疯吻,然后几乎是被龙卷风裹挟之势带到大床上。

一阵如强风暴雨似的疯狂摧残后,夏梦招如同一个被榨干了汁严重蹂躏变了形的瘦橘子,缩在被窝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杨勇康还算有点良知和体贴心,亲自下楼将晚餐买到房间里来。

“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夏梦招撩起眼皮扫了一眼端到床边的食物,拖着散架的身子艰难而倔强地转身朝里,缩着身子继续睡。

天知道,她也有委屈有无奈,她很想哭着质问他,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那是多少年前发生的事了?那时候他是她的谁?

到底,梨花带雨不是她的风格。

杨勇康在床边默站了一会儿,将东西放回桌面上再回来后,直接掀开被子准备动武力抱人,当看到灯光下她白净的皮肤上那些明显的伤痕时,突然愣着下不去手。

第3章 可能就要分手了

良久后,夏梦招微微扭动身子躺平,缓缓睁开双眼,一动不动,连暴露在外的裸体都没去拉被子来遮,红着双眼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了许久,许久。

“你应该清楚,只要是我不愿意的事,没有任何人能强迫得了我。”

说这话时,她已经重新闭上了双眼,如若不然,杨勇康觉得,她的眼神肯定比她说话的语气还要冰冷。

三天的假期,到底还是没圆满,夏梦招的任性和坚持是其一,其二呢,似乎双方都确实没了了继续逗留的好心情。

次日中午启程返回,下午天黑之前到的家。

回来后,杨勇康假期都没休完又开始忙起来,算得上异地工作的他们俩中间大约断联一个多月。

夹着寒气的冬风四起之时,杨勇康主动打来电话,询问过她的周末安排后说:“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周末也要加班,又回不了家了,只能是你过来将就我了。”

挂掉这通电话后,夏梦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失而复得的欣喜吗?好像,有点,但,又好像,没多大所谓的味道。

周五这天并不忙,夏梦招本来可能提前下班赶过去,但她没有那么做,也不知道是提不起奔赴的热情,还是在犹豫着前进与否。

失眠了一晚上,似乎还是没想明白,缩在被窝里捱到了快十点,夏母第四次进门催:“小招,再不起床出门一天就过去了哈。”

“过去了更好。”夏梦招用被子蒙上头,痛苦又纠结地紧紧闭上双眼。

“怎么啦你们?”夏母走过来,拉开她蒙在脸上的被子,焦急地问:“你跟勇康吵架了?”

吵架?他们这算是吵架吗?

夏梦招不知道怎么给她妈妈解释,就点点头,算是默认。

夏母直接将被子掀起大半截:“哎呀,好好的吵什么架嘛?赶紧的,趁着今天周六过去一趟,有什么话两个人一起说清楚就好了。”

“妈。”夏梦招坐起来,拉着夏母落坐在床边,沉吟片刻后犹疑着说,“我想,我跟勇康可能就要分手了。”

“啊?!”

在小县城的工厂里当了半辈子工人的夏母一听,急得猛地站起身:“好好的分什么手?你这孩子又在耍小脾气了不是?”

旋即,夏母以苦口婆心的口吻开启了碎碎念模式,核心大意归结起来有三点:

一,杨勇康身形高大人才端正,他的工作和收入都稳定,大家知根知底。

二,他们俩已经在邻里眼中出双入对了两年多,要是结不成婚的话,岂不是让大家笑话。

三,夏梦招已经年满24往25岁跨了,如果错过了杨勇康还上哪儿找去。

就这样,夏梦招被轰出了被窝,并轰上了为爱奔跑的大汽车直奔市里。

杨勇康打电话过来时,她人还在半道上,汽车到站后,是他亲自开了单位的车过来接。

他们吃了饭,她陪他回办公室加班,他干他的事,她看她的书,似乎,一切都也之前没有异样,仿佛之前的不愉快以及这一个多月的冷淡和疏离从来没发生过。

之前夏梦招来看过他一次,和今天不同的是,上次他睡沙发他睡床,而这一次,好像再没有分塌而眠的道理了。

杨勇康洗漱完走出洗手间,过来将坐在沙发上的她打横抱起,径直走进卧室。

从客厅到卧室一直到床上,夏梦招的视线始终丝毫不离地盯着他,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探究。

杨勇康保持着弯腰放下她的姿势,站在床边与她对视了片刻,一笑过后,冷定的神情中似盈上了曾出现过的柔情,目光也有了生动的颜色。

虽说绞在脑子里的疑团没寻出答案,但夏梦招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所表示才是。

于是乎,她伸出双臂主动勾住他的脖颈。

杨勇康很配合地俯低身子,唇一点一点靠近她,眉心,鼻尖,一路向下,落在唇上。

但,这个吻并不深,更谈不上吻出了意乱或情迷,甚至停留的时间也不算长。

然后,杨勇康摸摸她的头顶,绕过去从床的另一边脱衣服上床,竟,一夜相安无事。

夏梦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疑惑重重,难以入眠,而在黑夜中听到身旁响起均匀的呼吸声时,她竟然有点如释重负。

次日清晨,杨勇康已经出门了很久,夏梦招还懒懒地赖在被窝里,好像有太多的心事,但不知道该找谁说合适。

凑巧,好久没联系过的发小凌美娇来电话,挺心有灵犀的嘛。

“听说你过来了,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凌美娇虽然高中都没正式毕业,但已经在这个市级小城市混了好几年,卖过二手房,推销保险以及烟酒化妆品保健品等,只要能挣到钱的,好像就没有她不卖的。

“你怎么知道的?”夏梦招转念一想,“你碰到勇康了?”

因为总少不了找杨勇康帮忙,这两年来,她跟他的联系可比跟夏梦招的要频繁多了。

电话对面的凌美‘嗯’了一声,默了一瞬,又问:“你什么时候回去呀?”

“可能下午吧,明天要早起上班。”说话时,夏梦招已经咬牙爬出了暖被窝。

好长时间没跟凌美娇见面了,有些事情,也许跟她说一说聊一聊,心里会舒服很多。

谁知,夏梦招想跟她见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凌美娇那头‘哦’了一声:“我今天已经跟一帮朋友有约,那这次就先不跟你碰头了。”

嘟!嘟!嘟!电话忙音响起。

买过她东西并且还有继续买卖可能的是她朋友,吃过两次饭的某总是她朋友,有过一面之缘的某领导是她朋友……从凌美娇口里流出的朋友很多,所以,她们十几年的发小关系,怕是只能被挤到记忆里去了。

晴时有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晴时有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58fenlei.cn/html/27925157.html
首 发: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晴时有风》在线全文阅读
  • 炮灰嫡女打脸守则免费阅读

    原标题:炮灰嫡女打脸守则免费阅读小说:炮灰嫡女打脸守则目录预览:第一章: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第二章:重生退婚第三章:太子殿下把婚书还给我吧第一章: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隆冬,漫天白色雪花纷飞。太子府喜气洋洋,满府的红绸彰显着喜庆的新婚。府内最偏僻的荒芜小院,一片凄凉。“太子妃,您不能再受寒了。”“他还是不肯见我?”破败的院内,舒箐躺在陈旧的大床上,虚弱的开口,眼睛木然的看着轻纱床帐。“太子妃,今日是太子大婚之日,恐怕……”跪在地上的御医低着头,看不见表情。舒箐心里一阵刺痛,就像被尖锐的东西狠狠扎着:“

  • 甜妻撩人:穆少请关灯18章

    原标题:甜妻撩人:穆少请关灯18章小说名字:甜妻撩人:穆少请关灯第十八章春梦了无痕周小芒睁着湿漉漉的眼睛迷茫的看着穆聿琛,被他眸中的暗光所震慑,咬着唇不敢再发出声音,可是又被身体里的火焰烧的难受不已。穆聿琛挫败的叹口气,大掌顺着少女玲珑的腰线往下……周小芒闭上眼长长的舒了口气,一番折腾下来,周小芒的体力也所剩无几,她敌不过倦意沉沉睡去。看着她平静下来的小脸,穆聿琛这才咬着牙起身,带着满身的汗水和蒸腾的燥热去冲冷水澡。等到彻底的用冷水浇熄了热焰,穆聿琛才回到卧室,把蜷缩成一团的周小芒搂进怀里,嗅着

  • 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13章(第13章 半路遭伏)

    原标题: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13章(第13章半路遭伏)小说名字: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第13章半路遭伏霍青遥回来就开始一脸不爽的收拾着细软,无非就是平日里用的一些东西,司凤缺看着霍青遥的样子,估计是在外面受了委屈。“看看你这样子,嘴皮再翘起来一点,都可以挂酱油瓶了。”司凤缺一本正经的说着,霍青遥听到声音,转过来,然后诡异的笑了笑。“司凤缺,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死契应该是有一定范围的吧?”司凤缺点头,不可否置。“家族宗法祠让我去断林山脉历练,你也跟着去吧。”并不是和司凤缺商量,语气到更像是通

  • 小说奉子成婚:总裁的心尖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奉子成婚:总裁的心尖宝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奉子成婚:总裁的心尖宝第四章要多少钱“你要带我的孩子去哪里!”周晓苒看着陆峥抱着她的孩子,烧心烧肺的难受,“不,你不能带走他们!”“为什么不能?他们是我的孩子,我当然要带走他们。”他薄唇一掀,眼底森冷彻骨!——“啊!”周晓苒噩梦中惊醒,下意识摸索身旁,“晨晨,曦曦?”“他们在后车。”来自身旁的声音让周晓苒浑身僵住,她迅速清醒过来,察觉背后已经湿透、浑身都是冷汗津津。调整好呼吸,周晓苒尽量保持平静,“这位先生。”天黑了,街边灯红酒绿,车

  • 【今日20190322】推荐《一不小心爱上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2】推荐《一不小心爱上你》在线阅读小说名:一不小心爱上你目录预览:第1章他回来了第2章我的身价何止3000万?第3章你被调教的不错第4章终于找到你了第5章陪他出席……第1章他回来了我叫薛蕊汐,在我20岁那年,我已经名扬瑞泽市。很多女人虽然口口声声说看不起我,但暗中却模仿我的言行举止、穿衣打扮。甚至,很多人想要模仿我的“成名史”。我是一位“名媛”,十八岁开始混迹上流社会交际圈,瑞泽市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多都曾为了与我共舞而一掷千金。我今年24岁,在这个圈子里混迹了6年

  • 你不入戏,我怎合拍小说完本+阅读

    原标题:你不入戏,我怎合拍小说完本+阅读小说:你不入戏,我怎合拍目录预览:1男人的技巧问题2是个女人总得装装清纯1男人的技巧问题我和慕焰的第一次,是我为了报复主动爬了他的床。狗血,却又现实。只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是我一生之戏的开幕。那天……“第一次?”低沉的男音带着蛊惑人心的性感,钻进耳涡,荼毒着我的神经。我疼得要死,强撑着抿嘴一笑:“怎么,第一次的女人就不能让你快乐?”“确实不错。”昏暗的橘黄灯下,他居高临下看我的眼神带着两分让我看不懂的情绪。我猜那是愤怒。在我身上的运动的男生叫慕焰,我前

  • 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恋成婚:宝贝,来叫爹地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孽种是谁的第2章她没有做背叛他的事第1章这个孽种是谁的“人工受孕?!”苏澄没想到,她的婆婆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季母无奈道:“澄澄,我知道这么做委曲了你,可是……辰希的情况你也清楚,这都晕迷了一年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们季家家大业大……不能无后啊!”苏澄拧着眉,咬了咬牙,她说:“妈,我同意。”“真的?哎呀,太好了!”季母激动不已,“澄澄啊,妈就知道你懂事!以后,绝对不会让辰希辜负你的!”

  • 你的爱伤我太深17章(第17章 重新找份工作?)

    原标题:你的爱伤我太深17章(第17章重新找份工作?)小说:你的爱伤我太深第17章重新找份工作?一觉醒来,屋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只能看见,窗边的帘子间微微透出一些窗外的亮光。细心的子淇,在我睡着的时候为我拉上了窗帘。我慢慢起身,走到窗户前,轻轻拉开窗帘。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走出子淇的房间,来到客厅,望了眼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四处观望着,正想看看子淇在哪儿,厨房里传来了子淇的声音:“哎呀!”我急忙向厨房走去,只见地上躺着一摊无辜的蛋液,旁边还有一只倒扣在地上的小碗。我无语地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