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热点新闻信息,全力保证第一时间让大家看到我国的最新资讯。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个性小说《邪魅冷王:带球医妃哪里逃》在线免费阅读

2019/03/18 00:48:49 来源:网络
个性小说《邪魅冷王:带球医妃哪里逃》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名称:邪魅冷王:带球医妃哪里逃

第一章 和亲公主

浑身乏力的乔苏然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青绿色的蚊帐,蚊帐上绣着的一只只翩跹蝴蝶,栩栩如生,就如同在梦境。网站http://www.58fenlei.cn/

  “这是哪?”

  她抬手搓了搓惺忪睡眼,艰难的坐起身来,眼前是两双咕噜噜转的眼正紧盯着自己。

  “公主,您终于醒了!”

  约莫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着着翠绿的套裙,双髻分两侧,简单的翠绿花钿,一开口便带着哭腔,红了眼。

  公主?

  乔苏然微微一愣,越过小丫头的肩头往外看去,古色古香的梳妆台,模糊不清的铜镜,还有那雕花的门窗,这一切都仿佛在电视里。

  不是梦。

  她很清楚的明白,此时此刻的感觉是多么的清晰,脑袋昏昏沉沉,房间里花香。

  穿越了!

  这个词汇涌入脑海,身形不由的颤了颤。

  “你叫我什么?这是哪?”

  “公主您怎么了?您是临月国的公主殿下啊!这是您的凤仪宫!”丫头惊愕的瞪大了眼,更带着一丝恐慌。说明58fenlei.cn

  公主?

  乔苏然抿嘴一笑,反倒有了不可思议的兴奋。

  掀开被子,拖沓上了鞋,迅速的走到了铜镜前,镜子里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干净白皙的面容,蛾眉粉黛,一双杏眼澄澈如水,淡雅气质又带着几分忧郁柔弱。

  好个美人胚子!

  这是她新的体魄,不再是中医乔苏然!

  “我怎么会躺在床上?”此时,窗户外投来明亮霞光,正值傍晚,不会是就寝时分,而且丫鬟的脸色紧张,说明她之前定发生了什么事。

  绿衣丫鬟咬了咬唇角,眼里闪烁着泪光,又怔怔看了她好久,终是叹了一口气,吸了吸鼻子道:“公主,都怪馨儿失职,才让公主绝食晕了过去。”

  说来,她一阵自责,乔苏然安静的听馨儿娓娓道来。

  原来公主叫龙雪舞,是这临月国唯一的公主,父亲是当今圣上,母亲是一国之母,她自然是二老手上的掌上明珠。

  临月国乃神州大陆五国之一,却是最为弱小的,这些年愈发的不景气,眼看有灭国危难。58资讯网于是,朝中大臣便提议将她远嫁,和云曦国的四皇子和亲!

  这不,及笄之礼后,便是她嫁到云曦国时候,然而,她却不愿意和一个素未谋面传言冷血无情的四王爷成亲,故而绝食抵抗。

  “原来如此。”听得馨儿说完,她若有所思道,怕是真正的龙雪舞早就绝食身亡了,从而让她有机会魂穿附体。

  说罢,馨儿还在抹着眼泪,她目光落在了另一个丫鬟身上,她穿着粉衣板着脸,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仿若床榻旁杵着的人偶。

  “你又是谁?”

  “奴婢秀莲。”秀莲福了福身,连一丝笑颜也没有。

  相比馨儿泪眼婆娑,完全是天壤之别。原文58fenlei.cn

  还想问什么,忽然听得殿外公公的声音尖细:“皇后娘娘嫁到!”

  话音方落,房门推开,妇人碎步焦灼走来,约莫三十出头的面容,秀眉杏目,妆容精致,一袭玫红色群儒金丝绣边,行步间步摇伶仃作响。

  “舞儿,你可好些了?”

  眼里满是紧张,握住龙雪舞的手攥得有些紧。

  “母……母后。”

  这个称谓生涩的从嘴里喊出来,她看着眼前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有些尴尬。

  “你怎么能这么傻?”皇后一脸疼惜,“舞儿,你要知道,让你嫁到云曦国母后是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愿意,但是舞儿,临月国已别无选择!”

  云曦国是五国之首,如今邻国对临月国虎视眈眈三番两次进犯,只要和亲,依附着云曦国,他国定不敢轻举妄动。

  哪怕是有旁的法子,说什么她也不会将龙雪舞嫁出去的!

  “母后,女儿刚刚醒来,以前的事都记不得了,能不说这个吗?”龙雪舞悄然抽出了手,这个陌生的世界她还没摸清楚,就要她嫁人,怎么可能!

  “什么?”皇后愕然看她,抚上了她的额头,满眼不可置信:“舞儿,你当真记不得了?”

  龙雪舞点了点头,失忆来糊弄这些人是最好的由头。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宣太医来!”

  皇后立时变了脸色,喝斥着两个丫鬟道。58资讯网

  馨儿和秀莲吓得一哆嗦,赶忙退出房门去,皇后这才又扶着龙雪舞往床榻上坐:“舞儿,不要怕,母后陪着你,不会有事的。”

  她安慰着她,眼神里流露出的温柔宛如和旬的阳光般温暖。

  龙雪舞心弦一颤,顺着她的意躺回了床上,心头阵阵暖流。

  这种被人关爱的感觉陌生又让人难以抗拒,上辈子她出生染了肺炎成了弃婴,在孤儿院长大,靠着自身努力成了中医,单身二十五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母爱,对于她而言是奢侈品,如今唾手可得。

  “回皇后娘娘,公主只是太过虚弱并无大碍。”

  太医的话让皇后有些难以接受,又不得不接受,摆了摆手遣散了太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网站http://www.58fenlei.cn/

  “舞儿,好生将息身子,别再做傻事,母后明日再来看你。”她掖好被子,眉宇间尽是忧愁。

  龙雪舞颔首,忽然有些心疼她。

  为人父母的哪有不心疼子女,她怎能忍心告诉她其实她的女儿早已不在这个世道,目视着她孤独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龙雪舞暗暗下了决心。

  从今以后,她会当她是亲生母亲一样!

  夜,静谧无声。

  房中铜制的鸳鸯灯盏相对,灯火忽明忽暗。

  她站在书架前展开一幅画来,画上山水,笔墨浓淡相宜,落款是她的名字。

  听馨儿说起,以前的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如今,她除了会医术,那些本领根本丁点记不得。

  “叩叩叩!”

  三生不轻不重的声响,仿若啄木鸟啄树。

  寻着声源看去,西面的窗被轻轻推开来,吹进一阵凉风,月下一袭黑影,倚靠在窗外正往她看来。

  “谁?”

  她一惊,画卷从手中脱落,警惕的往后退了几步。

  “是我,断非墨。”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很轻很轻,生怕被人察觉。

  断非墨?是谁?

第二章 谁给下毒

男人见她愣在原地,似想到了什么,抬起手摸了摸后脑勺:“忘了你已经不记得我了。”

  语气带着挫败感,浓浓的失落浮现在了他的脸上,“我听宫里的人说了,没想到你真的连我也忘记。”

  看样子不是坏人。

  龙雪舞缓缓的挪移脚步靠近,月光下他硬朗的五官皮肤黝黑,一双眸子分外的亮,犹如星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忘记的。”

  他脸上的悲伤显而易见,总觉得好像亏欠了他很多。

  断非墨轻轻摇了摇头,眉头蹙了蹙:“只要你没事就好。”

  “不过龙音……”他兀地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腕,急切道:“你可不可以别做傻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而且为什么你都决定要去和亲了,还要绝食?”

  白日里他听闻她绝食昏倒的消息坐立不安,又紧接着听说她失去了记忆心慌意乱,趁着这夜色才能越墙而入,看她一眼。

  他手心温热,龙雪舞下意识的立马缩回了手。

  这个动作被他看在眼里,刺痛了心。

  “或许,我们以前的关系很密切,说不定是情人,不过现在我不记得了,你也自重。”她实际年龄都二十五岁了,断非墨的心思岂能看不透。

  “雪舞,你……”他一时语塞,脸涨了个通红。

  曾经轻柔细语笑带三分羞的女孩怎么会忽然口出狂言,这般露骨不知耻?

  “我怎么了?”龙雪舞轻笑一声,“既然你是旧情人,那你可得好好保护我。”

  龙雪舞啊!龙雪舞!你一走了之,把这烂摊子给了我,借用一下你的男人应该不为过吧!

  断非墨眼里的惊愕缓缓消逝,没了记忆的她转眼变了个人。

  可她依旧是雪舞,他最爱的雪舞。

  “好,我会保护你。”

  就算她不说,他也会保护着她,一生一世!

  “公主,奴婢为您熄灯了。”

  门外馨儿声音传来,两人面面相觑,断非墨转身就走:“你若是有事的话,记得飞鸽传书到护国将军府通知我。”

  月下,他轻轻一跃如一只轻盈的燕,转眼就不见了身影。

  “没想到,还是个会武功的,这可是能派上大用场的人物。”龙雪舞小声嘀咕着,对这个新‘护卫’相当满意。

  “公主,您还没歇息呢?”馨儿推门进来见她还站在窗前,上了灯罩,走过去关上了窗:“这夜风凉,公主殿下还是早些就寝吧!”

  “馨儿,断非墨是什么人?”

  馨儿神色微怔,手上没停下活,把除了桌上的其余灯盏都剪去灯芯:“公主殿下,您是记起来断将军了吗?护国大将军和您一起长大的呀!”

  龙雪舞摇头,又陷入了沉思。

  这么说来,断非墨是很值得信任的一个人,他说她其实已经同意了和亲。可是同意了和亲为何还要绝食,根本说不通不是?

  “公主早些歇息,馨儿告退。”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灯光朦胧,就像眼前有了一层纱,看不清事情真相。

  “咣当……”

  心不在焉的往床榻上坐,碰到了床头方几上的银碗,落在地上滚了几圈。

  她蹲下身捡起来,忽然僵住。

  银碗的底部隐隐发黑,这是有毒的表现。

  这个碗放在方几上恰好被蚊帐挡了去,要不是她不小心碰到,不会掉在地上,也就是说,这是丫鬟来不及收走的。

  “想害我?”

  脑子里浮现出秀莲那张脸来,那时候说不定是因为她没死而闷闷不乐呢!

  次日,天放亮,馨儿伺候着她梳妆,而秀莲正在衣橱里挑着衣裳。

  龙雪舞偶尔用余光瞟上她两眼,决口不提银碗的事情。

  “公主殿下,这紫色夕颜花的长裙可好?”秀莲拿出叠好的衣裙来,短衣是素白的色彩,紫色的丝线绣的花色很是艳丽出众。

  龙雪舞点了点头站起身张开手,她便拿着衣裳展开靠近为她着上。

  她似乎没有旁的心思,一心一意为她着装,穿好后,她又绕道背后,理着她背后衣襟。

  “嘶!”

  忽然脖子上轻微刺痛,龙雪舞反应得很快,一个闪身躲开来。

  此时便见秀莲将银色纤细之物往袖袋里藏!

  “果然是你!”龙雪舞脖子一阵发凉,摸了摸,还好只是出了一点点的血。

  “公主殿下,您怎么了?”馨儿丈二的和尚,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龙雪舞扫了馨儿一眼,又看向脸色煞白的秀莲,摊开手来:“自己把东西交出来,还是要侍卫搜?”

  “公主,您说什么呢?”

  秀莲扯着嘴角,脸上表情僵硬,手又不自觉的背到了背后。

  死鸭子嘴硬!

  龙雪舞冷哼一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银碗来丢在了地上,砸在了她脚边:“自己好好看看!”

  “我想的没错的话,你大概是谎称给我喝汤在汤里下了毒,因慌乱遗留下了碗。”龙雪舞说着一瞬不瞬的打量着秀莲的脸色,见她面色由青转紫更是笃定了自己想法续而又道:“可惜我没死,你现在又想用有毒的银针扎死我?”

  一语中的,秀莲站着瑟瑟发抖起来。

  “公主,您是说您之所以昏倒是秀莲想要害您?”

  馨儿瞠目结舌,小嘴张得能放下一颗鸡蛋!

  她和秀莲服侍龙雪舞好些年了,怎么也想不到秀莲会对龙雪舞暗下杀手。

  “噗通!”自知证据确凿躲不过,秀莲重重跪了下来:“公主殿下并非秀莲不忠,只是秀莲全家性命都在靖王爷手中,若是不从,一家老小性命不保。奴婢铤而走险,就没打算活着走出凤仪宫的,靖王爷本就给奴婢服下了剧毒!”

  秀莲说完,死命咬着唇角,悔恨的泪水湿润了脸颊。

  “靖王爷?”馨儿咂舌不已,连忙对她解释道:“公主殿下,这靖王爷可是您的皇叔,为什么要害您呐?”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不想和亲呗!”

  龙雪舞撇了撇嘴,眼下国之最重莫过于和亲之事,她遇害只能与这事有关。

  “那要不要禀告皇后娘娘?”

  她扫了跪在地上默声流泪的秀莲,眉头紧锁:“秀莲,我可以让你活下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第三章 下毒之人

“公主……”

  秀莲诧异看她,压根没想过还能活下去。

  “我帮你解毒保证你活下去,让你家人安全,怎么样?”

  能活下去当然最好不过,秀莲想也没想,点头似小鸡啄米,还不忘重重磕上三个响头:“公主,只要您能救我和家人,您就是秀莲的再生父母!”

  龙雪舞上前扶起了她,握着手把了把脉,脉象急促紊乱确实是中了毒。

  “张嘴。”

  她的命令下, 秀莲将嘴张开,舌苔发黄,紧接着又道:“近来哪里最为不适?”

  “睡觉时候,总感觉呼吸不畅。”

  秀莲一五一十的答,她时而沉思,时而提笔在纸上写下字来。

  “这是药方,馨儿去配药。”

  她看过的病人举不胜数,像秀莲这种中了少量砒霜毒的她还有把握救回来,大概靖王爷也只是诈唬她,下毒分量不重。

  馨儿手脚麻利,很快去而又返,给秀莲煎药让她服下。

  “怎么样了?”

  待她服下半个时辰,很明显的便看得出她有了血色,精神了很多。

  “好像身体都变轻了呢!”

  秀莲惊奇不已,只是喝了一碗药而已,连日来身心疲倦的感觉都渐渐蜕去似的。

  “好,那就一起面圣!”

  龙雪舞目光森冷,想要害她性命的人,她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而此时此刻,神州大陆最东边的国度,艳阳高照,万里晴空。

  一处偌大府邸,青枝绿叶遍地,石廊上的葡萄大颗饱满,垂在叶间,泛着黝黑的光华。

  “亦寒,二王爷已经三胜而归,这样下去怕是朝局不稳呐!”院中石桌前,站在轩辕清绝身后的男子,容颜柔美,面带焦灼。

  而坐在石凳上的轩辕清绝,将方收到的飞鸽传书揉做一团,掷在了花园中。

  “那又能怎样?那些墙头草,当初本王攻下五座城池也都纷纷拥护,如今又开始巴结二哥了!”他冷着脸,剑眉蹙紧。

  “储君之位势在必得,眼下陛下时日无多,你得抓紧时间。”宫若离郑重嘱咐。

  他同轩辕清绝一起长大,轩辕清绝的治国之道一直是他所推崇的,在宫若离心中,他日国君非轩辕清绝莫属!

  轩辕清绝‘嗯’了一声,眼色越发深邃沉着,他又何尝不知时不侯人。

  “临月国的女人同意和亲了?”偏着头,他忽然想起了那个遥远的公主,嘴角不自觉的抿出一丝嘲笑。

  “大概吧,临月国不保,他们别无选择。”宫若离望着南边的方向叹道,仿佛已经隔着千山万水是眺望到了那残破国门。

  “你亲自去一趟,把她给带回来。”他琥珀色的眼里有寒光附上,暗自攥紧了拳头道:“趁早顺了父皇的意。”

  他何尝不懂皇帝的意思,迟迟不肯立新储不过是想要抱孙子而已。

  谁能诞下嫡孙,谁就是下一任的储君,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至于那个和亲公主,也不过就是娶回来生个孩子罢了,况且他早说过只能给她个侧妃的身份,他堂堂云曦国四皇子的王妃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好,我这就回去准备。”宫若离拱手离去,从云曦国到临月国至少得数十天的路程。

  大殿之上,步入中年的皇帝正襟危坐,儒雅的容貌风度翩翩,身侧便是与龙雪舞几分相似的皇后。

  “舞儿,不是让你要好好休息,你这跑到大殿上来求见所为何事?”皇后轻柔发问。

  “女儿参见父皇,母后。”

  她学着宫廷剧里的行礼方式,跪下:“父皇万岁万岁万岁,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了,你这小捣蛋,又怎么了?”

  皇帝笑问着,扶着龙椅看着她,眼中写满慈爱。

  “父皇,舞儿有一事要请父皇做主!”龙雪舞莞尔一笑,印象中那些电视剧里威严的皇帝和这个父皇完全不符,让人不自觉的想亲近。

  或许,正因为宠爱她,才会温柔呵护吧?

  “什么事,还闹到大殿上来?”皇后无奈的摇头,这个小丫头,总是做一些出格的事,却又总拿她没办法。

  以前的龙雪舞也很任性,由着自己的思想。

  “秀莲,你来说。”

  她收敛了笑,瞥了眼身后的秀莲,厉声道。

  “皇上,皇后娘娘,奴婢有罪。”秀莲跪在地上,低低的埋下头,声音发颤毫不隐瞒的吐露真相:“其实公主殿下昨日里并非绝食昏厥而是因为奴婢在银耳汤里下了毒,毒发昏睡。”

  “什么?”

  皇帝和皇后大惊失色,腾地站起身来。

  “你为什么要害舞儿!”皇后怒色质问,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龙雪舞非要大殿求见!

  她的宝贝女儿,居然在她眼皮子低下被人下了毒!

  “秀莲也是身不由己!”秀莲吓了一跳,忙不迭的解释道:“是靖王爷,靖王爷威胁奴婢,要奴婢杀了公主殿下!”

  此言一出,皇帝和皇后都怔住了。

  靖王爷是谁!那可是皇帝同胞兄弟,这些年一直在朝野鞠躬尽瘁,怎么敢相信他是幕后主使?

  “父皇,母后,皇叔一向都很疼爱女儿的,不如找王叔上殿当面对质?”龙雪舞早就有了打算,必须要让那个老狐狸认错。

  皇帝毕竟是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情绪又缓缓落座,摆了摆手吩咐宫人道:“去,传靖王上殿。”

  靖王府就在皇城中,来去不过半个时辰不到。

  “臣叩见皇上,皇后娘娘。”

  一进大殿,长胡子的男人一揽长袖拱手行礼,再抬眼,目光便不自觉的往秀莲身上瞟去,转而脸色立马铁青下来。

  “皇叔,你可认得这丫头?”龙雪舞走到秀莲身旁,把她拖起来,弯着眉眼看着靖王爷问道。

  人畜无害的样子,好像就是平常问话。

  “本王并不认得,雪舞今日怎么到大殿上来了?”靖王打着哈哈,心里其实如明镜一般。

  “胡说!靖王爷,你下毒害我,还控制我家人,要我杀了公主,你怎么可以翻脸不认人!”一听靖王爷的话,秀莲激动的吼起来。

  “这个丫头莫不是得了失心疯?”靖王嫌恶的瞪着秀莲,依旧装傻充愣。

  他要是真承认他想杀害龙雪舞的心,今日大抵要横着出这大殿了!

第四章 答应和亲

“靖王叔,我丫鬟可清醒得很,她可说了,你除了给她下毒还给了她一些银票。”龙雪舞早就料到官场如战场,老狐狸不会轻易的承认。转而,她悠悠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来在他面前扬了扬:“这银票上可是有靖王爷府印的,您要不要确认一下?”

  “……”靖王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皇帝一个眼色,公公便走到她身边,接过银票呈了上去。

  “试想,我府中的一个丫鬟为什么要对主子下手,而且她又为何要偏偏指证靖王叔你,况且手中还有你府上银票,难不成她真疯了?”

  龙雪舞字字珠玑,眼看靖王的脸色一点点惨白,她愈发的纳闷。

  一个看起来忠厚老实的人,为何要害她?而且从馨儿口中得知,靖王待她其实很好的,每逢去宫中,总会给她带一些市井小玩意儿。

  “大胆龙萧,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皇帝一看是靖王府的银票,拍案而起龙颜大怒,双眼冒着浓浓火光。

  靖王眼看瞒不住,跪了下去:“陛下息怒,臣弟也是一时糊涂受人蛊惑,不想让公主嫁到云曦国!”

  “为何?”皇帝拉长着老脸,眼前一个是自己的亲弟弟,一个是亲闺女,手心手背都是肉,心痛不已。

  “岭南国君主承诺,说什么不让公主和亲就放弃攻打我国,故而臣弟才会……”

  “糊涂!”

  皇帝一听更是怒发冲冠,指着靖王恨铁不成钢:“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这么傻?那岭南国一连破我国两道边防,你以为他真愿意放弃进攻?”

  靖王哑口无言,他没办法,虽然龙雪舞派去云曦国和亲,但是那四王爷传言冷血无情,从没有女人能取悦他,龙雪舞去了又能有什么用?

  “真是,气煞寡人。”

  皇帝怒不可遏,拂袖坐下,一个劲的喘气。

  皇后赶忙顺着他的胸口,龙雪舞听完始末也略显无奈,说到底靖王也只是为了这个国家着想。

  “父皇,母后,消消气。”龙雪舞宽慰着二老,又看了看垂头丧气的靖王:“皇叔也并无怀心思,想必也知道错了。”

  “舞儿……”听得龙雪舞为自己求情,靖王错愕的抬起眼看她。

  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她居然懂得宽恕。

  “皇叔,舞儿相信你只是听信谗言罢了,不是真心想要害我的。”龙雪舞满腹悲凉,国门将破,匹夫有责。

  “嗯。”靖王应着,忽然迷了眼,再看向高位的皇帝皇后磕了三个头:“皇兄,臣弟一时鲁莽还请皇兄恕罪,从今往后臣弟一定为临月国死而后已!”

  还好,龙雪舞无事,否则他得愧疚一辈子。

  “好啦,好啦,父皇母后,我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你们看女儿吉人有天相好好的不是?”

  她乘机跳上了台阶到二老面前,小小的撒娇为靖王开脱。

  皇帝皇后见她这般,纵使有滔天怒火也烟消云散了。

  “靖王,你这条命是舞儿给你的,你可牢牢记住!”皇帝依旧板着脸,但显然情绪已经趋于平稳。

  “是!”

  靖王应声,皇帝摆了摆手:“你回去好生反思,呈上悔过书来。”

  待靖王一走,他立马捏上了龙雪舞的脸颊,勉强浮上和颜之色:“你啊,你啊,真是越来越懂事了,让父皇怎么舍得让你远嫁!”

  龙雪舞这么做,既能提现出她豁达心胸,又能让他不为难,求情求得恰到好处。

  “父皇,我不想嫁!”龙雪舞嘟着嘴道。

  她才不要嫁给什么四王爷,谁知道对方是不是一个满脸长满麻子,左路一瘸一拐的男人,或者是身高不过一米五,满口黄牙口臭?

  上辈子她忙着工作没时间谈恋爱,好不容易老天给她机会重生成公主,那不得挑个如意郎君过日子?

  “放肆,都同意了,岂能反悔?”皇帝皱紧了眉头喝斥道。

  “我不想嫁!”她再次郑重申明。

  救国有很多种办法的,为什么偏偏要和亲,古人就是愚钝,她一个女流之辈,嫁过去了又能怎样?

  “你!”皇帝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带公主上望月楼!”

  正值午时,望月楼高耸入云,清风拂来,带来阵阵清凉。

  放眼望去,天好似就在头顶,一片片的白云变幻莫测,好似伸手就能轻易的握在手中。背是皇宫,面是皇城。

  “这可是个赏景的好地方!”

  她嘴角含笑,想起那句诗词中的摘星楼来,大抵也不过如此。

  “你再仔细看看!”皇帝冷声道,指着摘星楼下:“你看看那些平民百姓!”

  龙雪舞这才看清,皇城街道人烟稀疏,这么好的天气,反倒呈现出荒凉之感,哪有皇城脚下的繁荣?

  “公主殿下!”

  不知是谁,抬眼看见了她,立马激动起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围在望月楼下,纷纷伏跪:“求公主殿下和亲,求公主殿下和亲!”

  “战乱连连,百姓衣不暖食不饱,这就是你的子民,你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活活饿死?!”

  皇帝掷地有声,面是沧桑。

  他作为一国之君,只能靠嫁女儿和亲换来和平,谁又知他多么的无助?

  “求公主和亲……”

  声浪此起彼伏,震耳欲聋,龙雪舞心底震撼不已,却愈发的反感,捂着耳朵大喊起来:“我不听!不听!”

  哪有人逼着嫁人的!

  说着,她转身就往成楼下跑去。

  楼下便是官道,跑出望月楼,站在百姓面前,更是感觉到他们那一份诉求的强烈。

  “公主殿下,我求求你,和亲好不好?”

  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猛地扑倒在了她脚边,粗布麻衣皆是破洞,一张脸都是土,瘦骨嶙峋如一只猴。

  “我娘饿死了,爹爹参军阵亡了,我不想死,救救我们好不好?”他说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死死的攥着她的衣裙不放。

  我不想死!

  这是最直接,最实际的渴望。

  龙雪舞,你的医德去哪了?你的心被狗吃了?你上辈子是怎么活过去的?

  一连串的记忆袭来,如一把利刃剜在了她的心头,汨汨的溢出鲜血,疼痛不已。

  “好,我答应你,我会去和亲!”

  她俯下身,妥协但却不认命。

  嫁就嫁,但是她是为了这些人的性命而嫁,至于那个什么四王爷,她半点心思也没有!

  满城欢呼,如庆典,他们展开的笑颜比苍穹烈日刺眼,看到这一切,她忽然觉得不管怎样都值得!

邪魅冷王:带球医妃哪里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魅冷王】 或 【带球医妃哪里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58fenlei.cn/html/27924821.html
首 发:个性小说《邪魅冷王:带球医妃哪里逃》在线免费阅读
  • 《天堂在左,婚姻向右》《天堂在左,婚姻向右》

    原标题:《天堂在左,婚姻向右》《天堂在左,婚姻向右》小说名字:天堂在左,婚姻向右第001章取悦我“取悦我。”秦墨眼眸微眯,靠在宽大的沙发上,身上散发出让人绝望的冷厉气息。苏璃脸色苍白,她看着眼前本来非常熟悉的男人,突然感到无比的陌生。“这里是办公室啊?怎么可以?”苏璃咬了咬唇,眼眸有些微红,有些难受。“办公室又怎么?要钱还是要脸你自己选!”秦墨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可是那……”苏璃想要解释一下,却发现没等自己开口就被打断了。“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脱衣服,取悦我,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会给你钱。”秦

  • 神话之我的军队遍布万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话之我的军队遍布万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神话之我的军队遍布万界目录预览:第1章:神秘的游戏!《神话》降临!第2章:往生殿,鸿蒙之印!第1章:神秘的游戏!《神话》降临!“呼……”“如来和玉皇大帝也不过如此嘛。”一家破旧的网吧中,一个遗憾的抱怨声传来,只见一个穿着拖拉板、牛仔裤、白衬衫的男青年,微微的眯起眼睛,悠闲的点了一支烟,目光刚刚从一款界面精美的单机游戏中收回,机子旁边还放着喝了一半的可乐。“不得不说,这一款叫做《神话》的游戏,是我见过的最好玩的游戏了!”男青年叫做石峰,是一名普

  •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我若离去,后会无期目录预览:第1章你活该第2章你欠我一个解释第3章我早晚跟她离婚第4章好久不见第1章你活该“延之,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别去找她,别走,好吗?”穿着洁白婚纱的夏尔若,看到秦延之要离开,连忙追了上去,放低姿态的抱住男人的大腿。被她挽留的男人,正是她新婚的丈夫——秦延之。秦延之低下头,不屑的看着拽住自己大腿哭泣的女人,语气鄙夷,“呵,夏尔若,你可真贱,竟然还妄想要留住我?”夏尔若吸了吸气,不肯放开抱住男人的手,“延之,对不起

  • 女神的至尊兵王免费阅读

    原标题:女神的至尊兵王免费阅读小说名:女神的至尊兵王目录预览:第0001章龙潜市井第0002章请美女吃麻辣烫第0003章神秘狼侠第0001章龙潜市井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李少彦正在蜀东市的步行街口动作麻利的煎饼,在他的煎饼摊前,已经排了几十人的长队,蔚为壮观。煎饼摊边,有一块看着气势不凡的招牌:天下第一煎饼。李少彦又动作娴熟地煎好一轮饼,边递给顾客边收补着钱,突然,他发现了不对。几个凶神恶煞的小青年从队列后边走来,手里都提着钢管,杀气腾腾的,引得排队的顾客纷纷闪躲,生怕招惹到一样。“天下第一煎饼

  • 独宠一号小娇妻 大结局

    原标题:独宠一号小娇妻大结局小说名字:独宠一号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第2章第二章高贵的名媛第3章第三章做我的女人第1章第一章委屈的模样锦城富悦大酒店“别走!不要走!”浑身滚烫无力的盛伊人软软得挂在男人的身上,滚烫柔软的双手胡乱得去解男人昂贵的西装。陆安爵嫌恶得将女孩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但是怀里的女孩红润的小脸和迷离的双眼早已撩拨得陆安爵燃起了熊熊烈火。“放开!”陆安爵压抑住从小腹处窜上来的熊熊烈火,磁性的嗓音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不要!我不!帮我!我要你……”盛伊人紧紧抱住那强装的

  • 小说:阴间夜总会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阴间夜总会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阴间夜总会目录预览:第3章:更衣室换袜子第4章:小姐给的冥币第5章:客串男公关,巧遇班花第6章:班花离开,小梅又约我第7章:当洁西卡的专属鸭子第3章:更衣室换袜子我激动得呼吸急促,活都顾不上做了,立马往更衣室跑去。从小梅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上看,她长得漂亮,身材又火辣骚气,如果能睡她一次,那我可是走大运了。我兴冲冲地跑到更衣室一看,哪有什么小梅啊,空荡荡的更衣室里只有花姐坐在凳子上。一看到花姐,我转头就走,不敢多逗留。花姐的脾气不好,性子又冷傲。场子里没谁

  • 今日20190321推荐小说之《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1推荐小说之《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目录预览:《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G城女子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出去后好好做人,往前走,永远不要回头。”女狱警扭头瞥了眼简初貌美如花的脸,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谢谢。”一股冷风夹着雨雪迎面扑来,简初打了个寒噤,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衣服,红唇紧抿,低声道谢后,五指搼紧了手中的皮包,快速踏出了监狱笨重的大门。今天,她出狱了

  • 小说爹地,妈咪是戏精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爹地,妈咪是戏精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爹地,妈咪是戏精第8章有实力的人从来不怕“考核?”翟倚梅双眼微眯,刚要说些什么,却被顾悠拦了下来。“我接受你们的考核。”顾悠说,“现在开始吗?”陈耀眼中异色一闪而逝,第一次正视起了眼前的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说实话,他在接收到顾悠的相关资料时是不信的,毕竟能在国外获得奖杯的女星,有几个不是年纪稍大的?二十三岁?在他眼里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顾悠的外貌太过抢眼,在荧幕里太过抢眼,只会让人出戏。“不,考核是在三楼的考核大厅,我带你们过去,稍后会有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