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热点新闻信息,全力保证第一时间让大家看到我国的最新资讯。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独宠神医纨绔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2/03 14:38:21 来源:网络
独宠神医纨绔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小说名字:独宠神医纨绔妃

第6章 原来你就是大皇子

她进了朝阳宫后,张公公就离开了,这么大的宫殿,也没个宫女出来招呼她,可想而知这个大皇子过着怎样的生活了。版权http://www.58fenlei.cn/

她在正殿坐了一会儿,实在太过无趣,她竟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昨晚一夜未眠,今天又折腾了一天,她是真的很困了。

想她在二十一世纪为病人开刀做手术,那一做就是十几个小时,等她下了手术台,那是站着都能睡着,所以她根本就不挑环境的。

龙吟风回来的时候,就见她趴在桌上酣睡着,他本以为她不会这么快进宫,所以还没来得及吩咐手下准备一番,好迎一迎他新纳的大皇子妃。

背着他回宫的莫恒,看到慕兮月也是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这燕子去哪儿了?怎么放了个女人进朝阳宫?”

龙吟风拍了拍他的肩,“把我放在她旁边的椅子上。”

“您身上的伤……”

莫恒话还没说完,龙吟风就冷冷的打断了他,“我没事。”

莫恒只好把他放在了慕兮月旁边的椅子上,随后准备推醒慕兮月,龙吟风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脸色微沉,“以后她就是我的皇子妃了,也是你们的主子,你们要像保护我一样保护她的安全,可明白?”

莫恒瞥了一眼慕兮月,看她瘦瘦小小的样子,只怕是才到及竿的年纪,而且她的身份乃是德王妃,嫁过一次人的女子,配不上他的主子。来自58fenlei.cn

“主子,你为何要允诺这桩婚事,这女人以前是德王府的人,她不配进朝阳宫。”莫恒愤愤不平的说着。

龙吟风露出不悦的表情,眸光冷冽的盯着他,“你要再敢多说一个字,我立马就废了你。”

莫恒低下头,知道自己今天说的话太多了。

“滚!”

简单的一个字,却让莫恒感觉到了杀气,他紧皱着眉头退了出去。

龙吟风看着趴在桌上睡得香甜的女人,伸出手细细描绘着她精致的五官,先是她的眉眼,再到她小巧的鼻子,而后是柔软的红唇。

指腹下那柔软的触感,让他想到了昨天夜里,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肌肤,那细腻的感觉,仿佛还在指尖上。说明http://www.58fenlei.cn/

他就这样坐着,看着她熟睡的容颜一直到了天黑。

慕兮月醒来时,正殿里漆黑一片,她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太舒服了。

“你可算是醒了。”

黑暗中突然有人说话,把她吓了一跳,她定睛一看,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个人。

她拍拍胸脯,抱怨着:“你这样会吓死人的。”

龙吟风大手一挥,正殿里的蜡烛就燃了起来,他刚毅俊美的脸,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原来你就是大皇子。58资讯网

她看着他,觉得他长得可真好看,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又是一个众星捧月的国民男神。

他深邃的黑眸闪了闪,“你认识我?”

“白天在御书房里,我见过你呀。”她向他靠近了些,羞涩一笑,“你长得比龙逸晨好看多了。”

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草味,看来他真的是长期浸在药罐子里。

他垂下眼眸,唇角勾起浅浅的笑,“我还以为你认出我了。”

他的声音极低,她听不太真切,又向他靠拢了一些,“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一股女儿家的馨香在鼻尖萦绕,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唇,不自然的撇开了头,淡淡说道:“没事。说明58fenlei.cn

她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手摸着肚子,撇着嘴说道:“一天没有吃东西,我好饿哟。”

“燕子,把晚膳端上来吧。”

他的话才落下,一名身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她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把手里的晚膳一一摆放在了桌上。

只听她说道:“奴婢也不知皇子妃喜欢吃什么,所以全都做了一点,希望皇子妃不要嫌弃奴婢的手艺才好。”

慕兮月扑向了桌子,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不挑食的,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她拿起碗筷正准备开动,突然想起了龙吟风,她扭头看向他,“你还坐哪儿干嘛,快过来吃啊。版权58fenlei.cn

燕子敛去脸上的笑,正要解释一下,就听龙吟风自己开了口,“你先吃吧,我腿脚不方便,等莫言进来背我过去。”

说这话时,他的黑眸显得暗淡无光,慕兮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对她摇摇头,“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他轻飘飘的一句没关系,却让她莫名的心酸起来。

堂堂一个大皇子,当年驰骋沙场,眉飞色舞的少年,现在却要人背来背去,那种巨大的落差感,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接受。

他不仅要独自一人承受,还要默默听着那些流言蜚语,这样的男人让人心疼得紧。

她抿了抿唇,看着桌上的佳肴却没了食欲。

“昨晚我遇到一个男人,他满身是伤,双腿也是站不起来,我还许诺他,若是有缘再见,定会帮他治好双腿,也不知那男人现如今怎么样了?”

这时莫恒从外面走了进来,把龙吟风背起,慕兮月拍了拍她身旁的位置,“坐这里吧。”

莫恒看了她一眼,却并不打算让主子坐她的身旁。

“莫恒!”

龙吟风沉声唤着他的名字,已经很不悦了。

立在一旁的燕子递了眼色给莫恒,莫恒这才把龙吟风放在了慕兮月身旁的位置上。

慕兮月咬着筷子,瞥了一眼莫恒,对龙吟风说道:“你这手下,好像看我不太顺眼。”

龙吟风面无表情,冷冷说道:“你自个儿下去领罚吧。”

莫恒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化作了一个字,“是。”

看着莫恒离去的背影,慕兮月蹙了蹙眉,“我只是说说而已,你责罚了他,他会更加看不惯我的。”

他拿起筷子,夹了菜到她的碗里,“你不是饿了么,再不吃,饭菜就该凉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她就感觉饿得慌,端起饭碗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一点也没有女子的形象可言。

第6章 原来你就是大皇子

她进了朝阳宫后,张公公就离开了,这么大的宫殿,也没个宫女出来招呼她,可想而知这个大皇子过着怎样的生活了。

她在正殿坐了一会儿,实在太过无趣,她竟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昨晚一夜未眠,今天又折腾了一天,她是真的很困了。

想她在二十一世纪为病人开刀做手术,那一做就是十几个小时,等她下了手术台,那是站着都能睡着,所以她根本就不挑环境的。

龙吟风回来的时候,就见她趴在桌上酣睡着,他本以为她不会这么快进宫,所以还没来得及吩咐手下准备一番,好迎一迎他新纳的大皇子妃。

背着他回宫的莫恒,看到慕兮月也是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这燕子去哪儿了?怎么放了个女人进朝阳宫?”

龙吟风拍了拍他的肩,“把我放在她旁边的椅子上。”

“您身上的伤……”

莫恒话还没说完,龙吟风就冷冷的打断了他,“我没事。”

莫恒只好把他放在了慕兮月旁边的椅子上,随后准备推醒慕兮月,龙吟风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脸色微沉,“以后她就是我的皇子妃了,也是你们的主子,你们要像保护我一样保护她的安全,可明白?”

莫恒瞥了一眼慕兮月,看她瘦瘦小小的样子,只怕是才到及竿的年纪,而且她的身份乃是德王妃,嫁过一次人的女子,配不上他的主子。

“主子,你为何要允诺这桩婚事,这女人以前是德王府的人,她不配进朝阳宫。”莫恒愤愤不平的说着。

龙吟风露出不悦的表情,眸光冷冽的盯着他,“你要再敢多说一个字,我立马就废了你。”

莫恒低下头,知道自己今天说的话太多了。

“滚!”

简单的一个字,却让莫恒感觉到了杀气,他紧皱着眉头退了出去。

龙吟风看着趴在桌上睡得香甜的女人,伸出手细细描绘着她精致的五官,先是她的眉眼,再到她小巧的鼻子,而后是柔软的红唇。

指腹下那柔软的触感,让他想到了昨天夜里,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肌肤,那细腻的感觉,仿佛还在指尖上。

他就这样坐着,看着她熟睡的容颜一直到了天黑。

慕兮月醒来时,正殿里漆黑一片,她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太舒服了。

“你可算是醒了。”

黑暗中突然有人说话,把她吓了一跳,她定睛一看,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个人。

她拍拍胸脯,抱怨着:“你这样会吓死人的。”

龙吟风大手一挥,正殿里的蜡烛就燃了起来,他刚毅俊美的脸,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原来你就是大皇子。”

她看着他,觉得他长得可真好看,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又是一个众星捧月的国民男神。

他深邃的黑眸闪了闪,“你认识我?”

“白天在御书房里,我见过你呀。”她向他靠近了些,羞涩一笑,“你长得比龙逸晨好看多了。”

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草味,看来他真的是长期浸在药罐子里。

他垂下眼眸,唇角勾起浅浅的笑,“我还以为你认出我了。”

他的声音极低,她听不太真切,又向他靠拢了一些,“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一股女儿家的馨香在鼻尖萦绕,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唇,不自然的撇开了头,淡淡说道:“没事。”

她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手摸着肚子,撇着嘴说道:“一天没有吃东西,我好饿哟。”

“燕子,把晚膳端上来吧。”

他的话才落下,一名身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她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把手里的晚膳一一摆放在了桌上。

只听她说道:“奴婢也不知皇子妃喜欢吃什么,所以全都做了一点,希望皇子妃不要嫌弃奴婢的手艺才好。”

慕兮月扑向了桌子,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不挑食的,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她拿起碗筷正准备开动,突然想起了龙吟风,她扭头看向他,“你还坐哪儿干嘛,快过来吃啊。”

燕子敛去脸上的笑,正要解释一下,就听龙吟风自己开了口,“你先吃吧,我腿脚不方便,等莫言进来背我过去。”

说这话时,他的黑眸显得暗淡无光,慕兮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对她摇摇头,“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他轻飘飘的一句没关系,却让她莫名的心酸起来。

堂堂一个大皇子,当年驰骋沙场,眉飞色舞的少年,现在却要人背来背去,那种巨大的落差感,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接受。

他不仅要独自一人承受,还要默默听着那些流言蜚语,这样的男人让人心疼得紧。

她抿了抿唇,看着桌上的佳肴却没了食欲。

“昨晚我遇到一个男人,他满身是伤,双腿也是站不起来,我还许诺他,若是有缘再见,定会帮他治好双腿,也不知那男人现如今怎么样了?”

这时莫恒从外面走了进来,把龙吟风背起,慕兮月拍了拍她身旁的位置,“坐这里吧。”

莫恒看了她一眼,却并不打算让主子坐她的身旁。

“莫恒!”

龙吟风沉声唤着他的名字,已经很不悦了。

立在一旁的燕子递了眼色给莫恒,莫恒这才把龙吟风放在了慕兮月身旁的位置上。

慕兮月咬着筷子,瞥了一眼莫恒,对龙吟风说道:“你这手下,好像看我不太顺眼。”

龙吟风面无表情,冷冷说道:“你自个儿下去领罚吧。”

莫恒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化作了一个字,“是。”

看着莫恒离去的背影,慕兮月蹙了蹙眉,“我只是说说而已,你责罚了他,他会更加看不惯我的。”

他拿起筷子,夹了菜到她的碗里,“你不是饿了么,再不吃,饭菜就该凉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她就感觉饿得慌,端起饭碗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一点也没有女子的形象可言。

第7章 今晚我要自己回房

他不停的给她夹菜,一边嘱咐着她,“慢点吃,别噎着了。”

作为一名医生,吃饭就跟打仗似得,吃完以后,她还得继续去给病人看病,有时候连下班了也没时间休息,要随时随地准备待命。

她风风火火的吃完后,才发现他还没动筷呢,她瞬间觉得很尴尬,“我……我真的饿了。”

他淡淡一笑,低头吃着碗里的饭菜,动作优雅,细嚼慢咽,看得慕兮月脸红了又红。

她刚才的吃相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尊贵和良好的教养,而她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黄毛丫头。

见她一直盯着自己,龙吟风放下碗筷,对上她的视线,“你可还记得你说过的话?”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呐呐问道:“什么话?”

他垂下眼眸,声音很轻,“你说有缘再见,一定会帮我治好双腿的。”

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瞪大双眼看着他,“你……你……”

你了半天,她还没你个所以然出来。

他抬眸看着她,“嗯,我就是昨晚你遇到的那个男人。”

想起白天她在御书房里,还说是一个英雄救了她,幸好他没有揭穿她的谎言。

她又缓缓坐下,理了一下思绪,才开口说道:“要我帮你治腿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条件?”

他一点也不惊讶,好像她接下来说的,都在他意料之中似得。

她眼珠一转,随后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们只做名义上的夫妻,我帮你治好腿,等你能走了,就放我出宫,怎么样?”

他的神色讳莫如深,不知在想什么,只听他淡淡回了一个字,“好。”

能这么快达成共识,她的心情一下变得很好,开始闲聊起来,“你这宫里太冷清了,我进来一个宫女太监都没见着。”

他看着她问道:“你喜欢热闹?”

她摇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怎么说你也是皇子嘛。”

“御医说我的身体不好,需要静养,所以我就遣散了宫女和太监,这整个朝阳宫,就燕子和莫恒,还有我三个人。”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薄唇微微上扬,“加上你,现在有四个人了。”

“主子,你该回房休息了,等会儿我会把药送进房间去的。”

燕子在一旁提醒着他,为了陪着皇子妃,主子坐了太久,对身体不好。

他语气淡淡,“去叫莫恒来吧。”

燕子出了正殿,慕兮月见他行动诸多不便,用意识打开了她的随身空间。

“我送你一样东西,就算莫言没在你身边,你一样可以行动自如。”

他正好奇她口中能让他行动自如的东西,就见她凭空拿出了一辆银白色,还带着两个大轮子的椅子。

他伸手摸了摸,“这是什么?”

“轮椅。”她推到他跟前,“我扶你坐上去试试。”

“好。”

他的手搭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她紧皱着眉头,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才把他连拖带拽的扶上轮椅坐下。

她的额上渗出汗来,想着莫言随时要背着他,那还真是个体力活。

他坐在轮椅上,东摸摸西看看,好奇得很,“这个该怎么用?”

她给他做了一次示范,用手滑动那两个大轮子,他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了。

他学着她的样子推动两边的大轮子,果真轮椅就自己动了起来,他用大轮子掌控着方向,以后莫言不在他身边,他也能到处走走了。

“主子。”

燕子和莫恒双双愣住,都好奇的看着他身下能行动的大椅子。

龙吟风把他们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慕兮月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么?每次都带给他不同的惊喜。

“今晚我要自己回房。”

说完,他转动轮椅,向着他的寝殿而去。

慕兮月跟在他的身后,他还不怎么熟练,需要时她会出手,从后面握住轮椅的把手,帮他重新回到正轨上。

好不容易回到寝殿,他的内心雀跃不已,看向她郑重的说道:“谢谢你。”

她笑道:“不用客气,我们这是等价交换,我帮你,你帮我。”

他深邃的黑眸闪过一道精光,侧头看向了她身后的莫恒,“扶我上榻吧,我有点累了。”

莫恒一语不发的走上前,轻而易举的背起他,又把他轻轻地放在了床榻上。

随后,莫恒和燕子一块儿离去,燕子顺手还把寝殿的门给关上了。

慕兮月尴尬的站在原地,“今晚我睡哪儿啊?”

龙吟风瞥了她一眼,一边宽衣解带,一边说道:“今晚就睡这里吧,其他的房间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他脱去身上的衣袍,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那上面还有一层白纱布,是她那晚给他缝合伤口包扎的。

看他这一天像个没事人一样,她都快忘记他是有伤在身的了。

她微微上前一步,关心的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给你的药可有吃?”

他扯去身上的纱布,露出红肿的伤口,语气淡淡,“我忘记吃了。”

她立即走到他面前,眉头紧蹙,犯起了职业病,“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给你药你还能忘记吃?你这伤口又红又肿,肯定是发炎了,你怎么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略微苦涩的说道:“这副残废之躯,不要也罢。”

她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叹了口气,从随身的空间里,又拿出许多的药来。

“你坐好,我给你重新上点药。”

他坐着不动,她用棉签抹了些外用的消炎药,涂抹在他的伤口上,然后又给他打了点滴,这样他的伤口就能恢复的快一点。

他看着她手中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忍不住问道:“你是谁?你不是慕兮月对不对?”

她手里的动作一顿,“我就是慕兮月啊。”

“可你跟传闻中的不一样。”他淡淡说道。

她抬头看着他,“传闻的我是怎么样的?”

第7章 今晚我要自己回房

他不停的给她夹菜,一边嘱咐着她,“慢点吃,别噎着了。”

作为一名医生,吃饭就跟打仗似得,吃完以后,她还得继续去给病人看病,有时候连下班了也没时间休息,要随时随地准备待命。

她风风火火的吃完后,才发现他还没动筷呢,她瞬间觉得很尴尬,“我……我真的饿了。”

他淡淡一笑,低头吃着碗里的饭菜,动作优雅,细嚼慢咽,看得慕兮月脸红了又红。

她刚才的吃相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尊贵和良好的教养,而她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黄毛丫头。

见她一直盯着自己,龙吟风放下碗筷,对上她的视线,“你可还记得你说过的话?”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呐呐问道:“什么话?”

他垂下眼眸,声音很轻,“你说有缘再见,一定会帮我治好双腿的。”

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瞪大双眼看着他,“你……你……”

你了半天,她还没你个所以然出来。

他抬眸看着她,“嗯,我就是昨晚你遇到的那个男人。”

想起白天她在御书房里,还说是一个英雄救了她,幸好他没有揭穿她的谎言。

她又缓缓坐下,理了一下思绪,才开口说道:“要我帮你治腿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条件?”

他一点也不惊讶,好像她接下来说的,都在他意料之中似得。

她眼珠一转,随后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们只做名义上的夫妻,我帮你治好腿,等你能走了,就放我出宫,怎么样?”

他的神色讳莫如深,不知在想什么,只听他淡淡回了一个字,“好。”

能这么快达成共识,她的心情一下变得很好,开始闲聊起来,“你这宫里太冷清了,我进来一个宫女太监都没见着。”

他看着她问道:“你喜欢热闹?”

她摇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奇怪而已,怎么说你也是皇子嘛。”

“御医说我的身体不好,需要静养,所以我就遣散了宫女和太监,这整个朝阳宫,就燕子和莫恒,还有我三个人。”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薄唇微微上扬,“加上你,现在有四个人了。”

“主子,你该回房休息了,等会儿我会把药送进房间去的。”

燕子在一旁提醒着他,为了陪着皇子妃,主子坐了太久,对身体不好。

他语气淡淡,“去叫莫恒来吧。”

燕子出了正殿,慕兮月见他行动诸多不便,用意识打开了她的随身空间。

“我送你一样东西,就算莫言没在你身边,你一样可以行动自如。”

他正好奇她口中能让他行动自如的东西,就见她凭空拿出了一辆银白色,还带着两个大轮子的椅子。

他伸手摸了摸,“这是什么?”

“轮椅。”她推到他跟前,“我扶你坐上去试试。”

“好。”

他的手搭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她紧皱着眉头,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才把他连拖带拽的扶上轮椅坐下。

她的额上渗出汗来,想着莫言随时要背着他,那还真是个体力活。

他坐在轮椅上,东摸摸西看看,好奇得很,“这个该怎么用?”

她给他做了一次示范,用手滑动那两个大轮子,他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了。

他学着她的样子推动两边的大轮子,果真轮椅就自己动了起来,他用大轮子掌控着方向,以后莫言不在他身边,他也能到处走走了。

“主子。”

燕子和莫恒双双愣住,都好奇的看着他身下能行动的大椅子。

龙吟风把他们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慕兮月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么?每次都带给他不同的惊喜。

“今晚我要自己回房。”

说完,他转动轮椅,向着他的寝殿而去。

慕兮月跟在他的身后,他还不怎么熟练,需要时她会出手,从后面握住轮椅的把手,帮他重新回到正轨上。

好不容易回到寝殿,他的内心雀跃不已,看向她郑重的说道:“谢谢你。”

她笑道:“不用客气,我们这是等价交换,我帮你,你帮我。”

他深邃的黑眸闪过一道精光,侧头看向了她身后的莫恒,“扶我上榻吧,我有点累了。”

莫恒一语不发的走上前,轻而易举的背起他,又把他轻轻地放在了床榻上。

随后,莫恒和燕子一块儿离去,燕子顺手还把寝殿的门给关上了。

慕兮月尴尬的站在原地,“今晚我睡哪儿啊?”

龙吟风瞥了她一眼,一边宽衣解带,一边说道:“今晚就睡这里吧,其他的房间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他脱去身上的衣袍,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那上面还有一层白纱布,是她那晚给他缝合伤口包扎的。

看他这一天像个没事人一样,她都快忘记他是有伤在身的了。

她微微上前一步,关心的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给你的药可有吃?”

他扯去身上的纱布,露出红肿的伤口,语气淡淡,“我忘记吃了。”

她立即走到他面前,眉头紧蹙,犯起了职业病,“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给你药你还能忘记吃?你这伤口又红又肿,肯定是发炎了,你怎么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略微苦涩的说道:“这副残废之躯,不要也罢。”

她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叹了口气,从随身的空间里,又拿出许多的药来。

“你坐好,我给你重新上点药。”

他坐着不动,她用棉签抹了些外用的消炎药,涂抹在他的伤口上,然后又给他打了点滴,这样他的伤口就能恢复的快一点。

他看着她手中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忍不住问道:“你是谁?你不是慕兮月对不对?”

她手里的动作一顿,“我就是慕兮月啊。”

“可你跟传闻中的不一样。”他淡淡说道。

她抬头看着他,“传闻的我是怎么样的?”

第8章 你这是老牛吃嫩草

“不学无术,放荡形骸,小小年纪就给德王戴了无数绿帽子,还是个爱耍无赖的泼妇。”

听了他的话,她嘴角抽了抽,这恶毒的传闻到底是谁放出去的,竟这般诋毁她。

“这些人也太没趣了,就爱嚼舌根,我懒得搭理他们。”

她扶着他躺下,又把液体瓶子挂在了床头上,她则坐在了床边。

“那些人确实挺无趣的。”他附和着她的话,身体朝里边挪了挪,“你也躺下来吧。”

她摇摇头,“不了,我替你守着药瓶,等输完了再给你换新的。”

他看向那些药瓶子,提醒着她,“你这些东西太奇怪了,以后可别在人前拿出来,否则人家会把你当妖怪抓起来的。”

“我知道,这不就你一个人晓得么?你会替我保密的,对吧?”她眨眨眼,模样甚是俏皮。

“对。”

他睨着她,如墨般的黑眸好似一个吸盘,像是要把她给吸进去似得。

她移开眼看向别处,随口问了一句,“你今年多大了?”

他回答道:“二十五了。”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大叔,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啊。”

“大叔?”

这个词蛮新鲜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我今年才十五,你足足大了我十岁,不是大叔是什么?”

她又叹了叹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啊,才十五的年纪就嫁了两次人了,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啧啧,你们这完全是在犯罪。”

“二十一……世纪?”他对她说的话产生了兴趣,“那是个什么地方?你的家乡么?”

她看着他,眸子里流光溢彩,脸上的神色很柔和,她的声音轻轻地,给人一种很缥缈的感觉。

“那是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女人也可以挣钱养家,没有战争,没有君王,一个很和平的年代。”

她说得眉飞色舞,龙吟风痴痴的看着她,突然很想到她口中的那个世界去看看。

惊觉自己说的太多了,她小心翼翼的问着他,“你会不会把我当成妖怪啊?”

他淡淡一笑,“不会。”

她帮他捏了捏被角,“你有伤在身,需要多休息,快点儿睡觉吧。”

“你也躺下来吧。”说着,他又往里边挪了挪。

她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指了指挂在床头上的药瓶子,“不用了,我还要看着它呢,等它完了,又给你换一瓶新的,对你的伤有好处。”

“你是不是嫌弃我,不愿跟我睡一张床?你不用担心的,我这残废之躯什么也做不了。”

他用甚是凄凉的眼神看着她,唇边勾起自嘲的笑,看得她心里难受。

她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从来没和男人同床共枕过,让她和他睡一起,她肯定会睡不着的。

她本想拒绝他的,可对上他哀伤的眼眸,到嘴边的话却变了,“我没换衣服,怕弄脏了你的床。”

她孜然一身进了宫,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现在想来有点冲动了,她应该在龙逸晨的德王府,搬一些贵重的东西走的。

“没事,你把外衣脱了就好。”

她蹙起细长的眉,低头看着衣裙上繁琐的结,声音低低的,“我不会穿,也不会脱。”

想她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居然就这样被古代繁琐的衣裙给难住了。

他轻轻一笑,对她说道:“你过来些,我帮你。”

她向他靠近了一点,方便他帮她解开衣裙,她专注的看着,觉得还蛮简单的嘛。

脱去外衣后,她穿着一身白色的亵衣躺在他的身旁,她四肢僵硬,动也不敢动一下。

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睡吧,我累了。”

她嗯了一声,紧紧闭上了眼睛,等身旁的人传来逐渐绵长均匀的呼吸声,她这才又睁开眼。

她偏头看了他一眼,蹑手蹑脚的从床上起身,给他换了一个药瓶后,这才又轻轻地躺下。

可身旁多了一个人,她是真的睡不着,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她的内心其实是忐忑的。

有史以来,她第一次知道了失眠的滋味,给他把液体输完以后,她是睁着眼睛等到天亮的。

他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起床了,正和身上的衣服作斗争。

“你都说很脏了,今天还想穿着这件衣服么?”

听到龙吟风的声音,她转过身看向他,“可是,我没别的衣服了。”

他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唤道:“燕子。”

寝殿的门被打开,燕子缓缓走了进来,对着她和龙吟风福了福身,“主子,皇子妃。”

只听龙吟风说道:“你去拿一套干净的衣裙来,顺便准备一桶热水。”

“是。”

燕子应了一声,就又退了出去。

她知道他让燕子拿干净的衣裙来是给她的,她索性就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

这时莫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主子,需要我进去么?”

他语气淡淡的回了两个字,“不用。”

随后又看向她,朝她伸出一只手,“过来,扶我坐到轮椅上去。”

“还是让莫恒进来吧,我怕把你摔着了。”她这小身板,扶他上轮椅会很费力的。

“你过来。”

她朝他走去,他把他的墨色外袍披在了她的身上,这才唤着门外的莫恒。

“莫恒,你进来。”

“是。”

莫恒推门而入,抱着龙吟风坐到了轮椅上,燕子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了进来,莫恒识趣的退出了寝殿。

燕子把衣服一一拿给她看,一边说道:“这是贴身的肚兜,这是里面穿的亵衣,这水绿色的千水裙是穿外边的。”

她接过衣服,“好,我知道了。”

燕子抿嘴一笑,“皇子妃放心,这些都是新的,等会儿奴婢会让尚衣局的嬷嬷来为皇子妃量一下尺寸,做几套新衣裳。”

慕兮月看着她,“谢谢。”

燕子福了福身,“这是奴婢该做的,皇子妃客气了,热水奴婢也已经备好了,皇子妃现在可是要沐浴?”

她抱着手里的衣服,身上有点黏糊糊的感觉,洗个热水澡一定会很舒服的。

“好。”她应答道。

燕子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皇子妃跟奴婢来。”

第8章 你这是老牛吃嫩草

“不学无术,放荡形骸,小小年纪就给德王戴了无数绿帽子,还是个爱耍无赖的泼妇。”

听了他的话,她嘴角抽了抽,这恶毒的传闻到底是谁放出去的,竟这般诋毁她。

“这些人也太没趣了,就爱嚼舌根,我懒得搭理他们。”

她扶着他躺下,又把液体瓶子挂在了床头上,她则坐在了床边。

“那些人确实挺无趣的。”他附和着她的话,身体朝里边挪了挪,“你也躺下来吧。”

她摇摇头,“不了,我替你守着药瓶,等输完了再给你换新的。”

他看向那些药瓶子,提醒着她,“你这些东西太奇怪了,以后可别在人前拿出来,否则人家会把你当妖怪抓起来的。”

“我知道,这不就你一个人晓得么?你会替我保密的,对吧?”她眨眨眼,模样甚是俏皮。

“对。”

他睨着她,如墨般的黑眸好似一个吸盘,像是要把她给吸进去似得。

她移开眼看向别处,随口问了一句,“你今年多大了?”

他回答道:“二十五了。”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大叔,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啊。”

“大叔?”

这个词蛮新鲜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我今年才十五,你足足大了我十岁,不是大叔是什么?”

她又叹了叹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啊,才十五的年纪就嫁了两次人了,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啧啧,你们这完全是在犯罪。”

“二十一……世纪?”他对她说的话产生了兴趣,“那是个什么地方?你的家乡么?”

她看着他,眸子里流光溢彩,脸上的神色很柔和,她的声音轻轻地,给人一种很缥缈的感觉。

“那是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女人也可以挣钱养家,没有战争,没有君王,一个很和平的年代。”

她说得眉飞色舞,龙吟风痴痴的看着她,突然很想到她口中的那个世界去看看。

惊觉自己说的太多了,她小心翼翼的问着他,“你会不会把我当成妖怪啊?”

他淡淡一笑,“不会。”

她帮他捏了捏被角,“你有伤在身,需要多休息,快点儿睡觉吧。”

“你也躺下来吧。”说着,他又往里边挪了挪。

她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指了指挂在床头上的药瓶子,“不用了,我还要看着它呢,等它完了,又给你换一瓶新的,对你的伤有好处。”

“你是不是嫌弃我,不愿跟我睡一张床?你不用担心的,我这残废之躯什么也做不了。”

他用甚是凄凉的眼神看着她,唇边勾起自嘲的笑,看得她心里难受。

她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从来没和男人同床共枕过,让她和他睡一起,她肯定会睡不着的。

她本想拒绝他的,可对上他哀伤的眼眸,到嘴边的话却变了,“我没换衣服,怕弄脏了你的床。”

她孜然一身进了宫,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现在想来有点冲动了,她应该在龙逸晨的德王府,搬一些贵重的东西走的。

“没事,你把外衣脱了就好。”

她蹙起细长的眉,低头看着衣裙上繁琐的结,声音低低的,“我不会穿,也不会脱。”

想她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居然就这样被古代繁琐的衣裙给难住了。

他轻轻一笑,对她说道:“你过来些,我帮你。”

她向他靠近了一点,方便他帮她解开衣裙,她专注的看着,觉得还蛮简单的嘛。

脱去外衣后,她穿着一身白色的亵衣躺在他的身旁,她四肢僵硬,动也不敢动一下。

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睡吧,我累了。”

她嗯了一声,紧紧闭上了眼睛,等身旁的人传来逐渐绵长均匀的呼吸声,她这才又睁开眼。

她偏头看了他一眼,蹑手蹑脚的从床上起身,给他换了一个药瓶后,这才又轻轻地躺下。

可身旁多了一个人,她是真的睡不着,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她的内心其实是忐忑的。

有史以来,她第一次知道了失眠的滋味,给他把液体输完以后,她是睁着眼睛等到天亮的。

他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起床了,正和身上的衣服作斗争。

“你都说很脏了,今天还想穿着这件衣服么?”

听到龙吟风的声音,她转过身看向他,“可是,我没别的衣服了。”

他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唤道:“燕子。”

寝殿的门被打开,燕子缓缓走了进来,对着她和龙吟风福了福身,“主子,皇子妃。”

只听龙吟风说道:“你去拿一套干净的衣裙来,顺便准备一桶热水。”

“是。”

燕子应了一声,就又退了出去。

她知道他让燕子拿干净的衣裙来是给她的,她索性就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

这时莫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主子,需要我进去么?”

他语气淡淡的回了两个字,“不用。”

随后又看向她,朝她伸出一只手,“过来,扶我坐到轮椅上去。”

“还是让莫恒进来吧,我怕把你摔着了。”她这小身板,扶他上轮椅会很费力的。

“你过来。”

她朝他走去,他把他的墨色外袍披在了她的身上,这才唤着门外的莫恒。

“莫恒,你进来。”

“是。”

莫恒推门而入,抱着龙吟风坐到了轮椅上,燕子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了进来,莫恒识趣的退出了寝殿。

燕子把衣服一一拿给她看,一边说道:“这是贴身的肚兜,这是里面穿的亵衣,这水绿色的千水裙是穿外边的。”

她接过衣服,“好,我知道了。”

燕子抿嘴一笑,“皇子妃放心,这些都是新的,等会儿奴婢会让尚衣局的嬷嬷来为皇子妃量一下尺寸,做几套新衣裳。”

慕兮月看着她,“谢谢。”

燕子福了福身,“这是奴婢该做的,皇子妃客气了,热水奴婢也已经备好了,皇子妃现在可是要沐浴?”

她抱着手里的衣服,身上有点黏糊糊的感觉,洗个热水澡一定会很舒服的。

“好。”她应答道。

燕子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皇子妃跟奴婢来。”

第9章 生活白痴

她跟着燕子走到寝殿里面的一处屏风后面,一个大大的木桶里边正冒着热气。

她走近一看,满满的一桶热水,她扭头看向燕子,“我都没见你提水进来耶。”

燕子指了指从墙外延伸进来的一根竹筒,解释道:“水是从外面流进来的,皇子妃要是觉得水不够,或是凉了,可以叫我,我会把烧好的热水从外面经过竹筒流进木桶里的。”

“这办法倒是不错。”她赞赏道。

燕子替她把干净的衣物都搁在了一旁,正要伸手帮她脱衣服,她后退了一步,略尴尬的说道:“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出去吧。”

她知道,这有钱有势的人家里,小姐洗澡是有人服侍的,更何况这是在帝王家,可她作为一个现代人,明显不能适应,洗澡的时候旁边还有人看着。

“奴婢就退下了,皇子妃有什么需要,唤奴婢的名字就是,奴婢会在门外守着。”

她点点头,“好。”

燕子退了出去,她从屏风后面伸出头,看到龙吟风好像正在看书,他离屏风还有一段距离,想来不会偷看她洗澡的吧?

她动作麻利的脱掉身上的亵衣和肚兜,然后泡进了热水里。

“呼,好舒服啊。”

她把头靠在木桶的边缘上,闭上眼享受着。

龙吟风望着屏风,隐约只见到她的一个轮廓,昨夜她根本就没睡,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才会让燕子准备热水,让她泡个热水澡会轻松很多。

因为太过舒服了,慕兮月竟趴在木桶上睡着了,龙吟风见她迟迟没有出来,不得不推着轮椅走到了屏风后。

她肤如凝脂,或许是被热水泡得太久的缘故,脸颊泛着红,就连身上的皮肤也成了淡粉色。

她本来就很美,现在这副模样更加诱惑人,他的黑眸深邃无比,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燕子。”

他轻声唤道。

燕子从外面走了进来,龙吟风说道:“你把她抱出来,别凉着她了。”

燕子走到屏风后,这才看到慕兮月竟在浴桶里睡着了。

她轻而易举就把慕兮月从水里抱了起来,龙吟风把视线移向了别处,等燕子把她放在了床榻上,又给她盖好了棉被,他这才又转过头,看着床上熟睡的女人。

燕子恭敬的退出了寝殿,龙吟风把轮椅推到了床边,就这样一直看着她。

这一日,朝阳宫如往常一样冷清,而皇宫中却流言四起。

大家议论纷纷,嘲笑着一个残废和一个破鞋,还真是绝配。

又夸德王如何聪明,总算能摆脱慕兮月的纠缠,而那大皇子又如何如何倒霉,本就是残废,如今又娶了个不守妇道的泼妇。

这宫里的人向来是拜高踩低,一副市侩的嘴脸。

慕兮月这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血红色的夕阳透过窗柩洒了一地。

她从床上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一股凉凉的感觉袭来,她才惊觉自己居然没穿衣服。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泡澡啊,为何莫名其妙的躺在床上了?

一道灼热的视线在她身上游走,她侧头看去,猛的抓住被子紧紧裹在了身上。

“你……你怎么在这里?”

她瞪着龙吟风,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他收回视线,语气淡淡,“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她咬着下唇,紧皱着眉头,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他,“是你把我放到床上来的?”

如果真是他,那岂不是她的身体就被他看光光了?

她看着他,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好像要从嗓子里面蹦出来似得,脸上如火烧一般的滚烫。

他如墨的黑眸闪了闪,唇角上扬似笑非笑,“不是我,是燕子。”

听到他的话,她明显松了一口气,轻轻拍着胸脯,呢喃道:“还好,还好。”

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她睡了整整一天,是被饿醒的。

她想起床,却发现她的衣服都还在屏风后面搁着呢。

她尴尬的看着龙吟风,“不知道燕子可在门外?”

“她应该在小厨房里,怎么了?”

“我……”她目光闪躲,不太好意思看他,“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下衣服,在屏风后面。”

“好。”

他一口应下,推动轮椅到了屏风后,然后拿着折叠好的干净衣服又移到了床边。

由于他的双手要推动轮子,她的衣服就放在了他的腿上,精致小巧的粉色荷花肚兜,就这样摆放在他的眼前。

到底是女儿家的贴身内衣,虽不比现代的小罩罩,可她还是红了脸颊,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拿过他腿上的衣物。

“你……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了。”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动轮椅背对着她,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能想象出她正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她说道:“大叔,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穿这件裙子啊?”

他转过身来,就看到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微扬起嘴角,语气淡淡,“过来。”

她下了床,赤着一双白皙的脚走到他面前,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如墨般的黑眸沉了沉。

“你看看,这裙子该怎么穿?”

她手里拿着一件水绿色的千水裙,还有一件薄纱,也不知是该先穿裙子,还是该先穿薄纱。

她撇着嘴,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这医学界的奇葩,如今成了一个生活白痴,连衣服都不会穿了。

他拿过她手上的千水裙,她很配合的蹲下身体,和他平视着,他耐心的指导她穿裙子,又教她如何系裙上的纽带,最后她以为是衣服的薄纱,原来是挽在手臂上的臂纱。

他们离得很近,近到她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草味,他的眼神很专注,那淡粉色的薄唇轻抿着,她的心突然跳快了一下。

她不自然的移开视线,脸上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好了。”他收回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站直了身体,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裙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她对着龙吟风眨眨眼,“我好看吗?”

他轻嗯了一声,“好看。”

第9章 生活白痴

她跟着燕子走到寝殿里面的一处屏风后面,一个大大的木桶里边正冒着热气。

她走近一看,满满的一桶热水,她扭头看向燕子,“我都没见你提水进来耶。”

燕子指了指从墙外延伸进来的一根竹筒,解释道:“水是从外面流进来的,皇子妃要是觉得水不够,或是凉了,可以叫我,我会把烧好的热水从外面经过竹筒流进木桶里的。”

“这办法倒是不错。”她赞赏道。

燕子替她把干净的衣物都搁在了一旁,正要伸手帮她脱衣服,她后退了一步,略尴尬的说道:“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出去吧。”

她知道,这有钱有势的人家里,小姐洗澡是有人服侍的,更何况这是在帝王家,可她作为一个现代人,明显不能适应,洗澡的时候旁边还有人看着。

“奴婢就退下了,皇子妃有什么需要,唤奴婢的名字就是,奴婢会在门外守着。”

她点点头,“好。”

燕子退了出去,她从屏风后面伸出头,看到龙吟风好像正在看书,他离屏风还有一段距离,想来不会偷看她洗澡的吧?

她动作麻利的脱掉身上的亵衣和肚兜,然后泡进了热水里。

“呼,好舒服啊。”

她把头靠在木桶的边缘上,闭上眼享受着。

龙吟风望着屏风,隐约只见到她的一个轮廓,昨夜她根本就没睡,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才会让燕子准备热水,让她泡个热水澡会轻松很多。

因为太过舒服了,慕兮月竟趴在木桶上睡着了,龙吟风见她迟迟没有出来,不得不推着轮椅走到了屏风后。

她肤如凝脂,或许是被热水泡得太久的缘故,脸颊泛着红,就连身上的皮肤也成了淡粉色。

她本来就很美,现在这副模样更加诱惑人,他的黑眸深邃无比,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燕子。”

他轻声唤道。

燕子从外面走了进来,龙吟风说道:“你把她抱出来,别凉着她了。”

燕子走到屏风后,这才看到慕兮月竟在浴桶里睡着了。

她轻而易举就把慕兮月从水里抱了起来,龙吟风把视线移向了别处,等燕子把她放在了床榻上,又给她盖好了棉被,他这才又转过头,看着床上熟睡的女人。

燕子恭敬的退出了寝殿,龙吟风把轮椅推到了床边,就这样一直看着她。

这一日,朝阳宫如往常一样冷清,而皇宫中却流言四起。

大家议论纷纷,嘲笑着一个残废和一个破鞋,还真是绝配。

又夸德王如何聪明,总算能摆脱慕兮月的纠缠,而那大皇子又如何如何倒霉,本就是残废,如今又娶了个不守妇道的泼妇。

这宫里的人向来是拜高踩低,一副市侩的嘴脸。

慕兮月这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血红色的夕阳透过窗柩洒了一地。

她从床上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一股凉凉的感觉袭来,她才惊觉自己居然没穿衣服。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泡澡啊,为何莫名其妙的躺在床上了?

一道灼热的视线在她身上游走,她侧头看去,猛的抓住被子紧紧裹在了身上。

“你……你怎么在这里?”

她瞪着龙吟风,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他收回视线,语气淡淡,“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她咬着下唇,紧皱着眉头,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他,“是你把我放到床上来的?”

如果真是他,那岂不是她的身体就被他看光光了?

她看着他,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好像要从嗓子里面蹦出来似得,脸上如火烧一般的滚烫。

他如墨的黑眸闪了闪,唇角上扬似笑非笑,“不是我,是燕子。”

听到他的话,她明显松了一口气,轻轻拍着胸脯,呢喃道:“还好,还好。”

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她睡了整整一天,是被饿醒的。

她想起床,却发现她的衣服都还在屏风后面搁着呢。

她尴尬的看着龙吟风,“不知道燕子可在门外?”

“她应该在小厨房里,怎么了?”

“我……”她目光闪躲,不太好意思看他,“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一下衣服,在屏风后面。”

“好。”

他一口应下,推动轮椅到了屏风后,然后拿着折叠好的干净衣服又移到了床边。

由于他的双手要推动轮子,她的衣服就放在了他的腿上,精致小巧的粉色荷花肚兜,就这样摆放在他的眼前。

到底是女儿家的贴身内衣,虽不比现代的小罩罩,可她还是红了脸颊,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拿过他腿上的衣物。

“你……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了。”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动轮椅背对着她,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能想象出她正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她说道:“大叔,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穿这件裙子啊?”

他转过身来,就看到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微扬起嘴角,语气淡淡,“过来。”

她下了床,赤着一双白皙的脚走到他面前,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如墨般的黑眸沉了沉。

“你看看,这裙子该怎么穿?”

她手里拿着一件水绿色的千水裙,还有一件薄纱,也不知是该先穿裙子,还是该先穿薄纱。

她撇着嘴,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这医学界的奇葩,如今成了一个生活白痴,连衣服都不会穿了。

他拿过她手上的千水裙,她很配合的蹲下身体,和他平视着,他耐心的指导她穿裙子,又教她如何系裙上的纽带,最后她以为是衣服的薄纱,原来是挽在手臂上的臂纱。

他们离得很近,近到她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草味,他的眼神很专注,那淡粉色的薄唇轻抿着,她的心突然跳快了一下。

她不自然的移开视线,脸上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好了。”他收回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站直了身体,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裙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她对着龙吟风眨眨眼,“我好看吗?”

他轻嗯了一声,“好看。”

独宠神医纨绔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独宠神医纨绔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58fenlei.cn/html/24486315.html
首 发:独宠神医纨绔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 生气不如争气,斗气不如斗志

    人生漫漫路,途中难免会有杂草、碎石挡路。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面对恶意的中伤,嘲讽的眼神和怀疑的目光。有的人能够坦然面对,化气愤为力量;有的人却整日心烦上火,愁眉不展......01与其生气不如争气生活中,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受人欢迎,被人重视,受人尊重;但有时,又难免受人诋毁,被人排挤。生气,是“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没有任何意义;争气,是把嫉妒化为向上的力量,做出成绩,让事实说话。切记:当你比别人强一点点的时候,别人就会嫉妒你;但当你比他强大很多时,他就只能心服口服了。02与其斗气不如斗志有位

  • 【今日20181214】推荐《总裁,与你授受不亲》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1214】推荐《总裁,与你授受不亲》在线阅读书名:总裁,与你授受不亲目录预览:第1章好巧呀,老公第2章名副其实的夫妻第3章曾孙第4章想折磨她第5章秦却第1章好巧呀,老公阳城国际机场,来往的乘客匆匆,人声鼎沸。一个优雅的女人拖着行李箱穿过人群,步伐轻盈。女人淡扫蛾眉,略施粉黛,白皙精致的五官如同上帝的佳作,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带着距离,让旁边想靠近的男人都停下了脚步。苏涵对周围的一切并不太感兴趣,她看着机场的指示走向出口。站在机场门口,一阵暖风迎面吹过,当即把她披肩的长发吹得稍微

  • 噬毒恶后16章

    原标题:噬毒恶后16章小说名称:噬毒恶后第十六章潭底莫轻舞已经游到了岸边,坐在那边的石块上了,凌墨也往岸边游去,莫轻舞坐在石块上,把衣服上的水拧干。“上面全是青苔,你还是在水里呆着吧!”莫轻舞看着他朝着自己这边游过来,不咸不淡地说道。凌墨伸手,伸出湿淋淋的手指在上面刮了刮,果然一层滑腻的青苔。他一转眼,看见莫轻舞的手臂上,血水已经渗透了衣衫,一片鲜红色染了开来。莫轻舞脸色有些白,头发湿哒哒的,她随意擦了一把,把袖子上的血水弄到了脸上。“灵芝可以治愈百病,你本来就受了伤,又在水里泡了这么久,再不弄

  •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15章(第8章 天生一对)

    原标题: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15章(第8章天生一对)小说: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第8章天生一对“乱说。我和你徐爷爷是互相欣赏,互相信任。他教育出来的孩子,绝对差不了。配你,绰绰有余。”老太太起身,“人家可是海德堡大学高材生,高中大学都连跳两级呢。”表情那叫一个得意。“您孙子还是慕尼黑大学高材生呢。连跳了几级?您自己算算。”“所以呀,你们两个人是天生一对,奶奶不会看错的。”夏媛瑛拍着尹文贤的胳膊。“我的奶奶。我要怎么说您?”尹文贤气的一屁股坐下,完全是无法和这个老太太沟通了。胡搅蛮缠,固执己

  • 无删节都市之王者归来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都市之王者归来免费阅读全文书名:都市之王者归来目录预览:第一章回归都市送上门的狗熊(上)送上门的狗熊(下)第四章就差那么一点点第一章回归都市在华国,青城监狱是唯一一座警戒防护等级从未低于过S级——华国最高警戒标准的监狱。这座监狱关押的犯人大概有二百左右,但防护力量却达到了一千人。在这里关押的都是全国最高级别的特殊要犯,他们虽不象黑道巨枭、变态杀人狂那样双手沾满血腥、凶名赫赫,但在各个领域却都是传说级的人物。这里有曾用小霸王学习机将电脑病毒漫延到世界各个角落的超级黑客;有仅用一支牙签

  • 仙修强少3章(第2章:独一无二)

    原标题:仙修强少3章(第2章:独一无二)小说名称:仙修强少第2章:独一无二第2章:独一无二现在的这个周阳体内的灵魂,是一个修真世界穿越来的灵魂,在修真世界,他喜欢的圣女被人抢走,属于自己的宗主位置被抢走,飞灰湮灭之际通过秘法保住了灵魂,飘到了这里,刚好遇到被人打死的周阳,所以才有了附身的一幕。可以说,他很幸运,如果不能及时附身,很快他的灵魂就会飞灰湮灭。哎……片刻后,周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于前世,周阳有万般不舍,可是如今再不舍也是回不去了。至少,在他没有到达一种足可穿梭空间的境界时回不去。他唯

  • 小说学霸萌妻带回家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学霸萌妻带回家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学霸萌妻带回家《学霸萌妻带回家》回越城第一天,我就知道了孟老师之前说的“好消息”是什么意思。学院里头,这事都已经传遍了。曹欣透露说钟楠好几次想找我麻烦,还好我去旅游,避开了风头。学院里每年都会往各大相关单位推荐一些实习生,这种实习不是普通的走过场,而是相当于已经被对方单位签下,只要实习期间不出错,一毕业就可以顺利成为正式员工。今年恰好有一个名额是要送去杏林集团的,这令有可能成为幸运儿的博二、博三学生几乎挤破了头。毕竟杏林集团效益好待遇高,出国

  • 《妃常嚣张,阎王殿下太给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4】

    原标题:《妃常嚣张,阎王殿下太给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4】小说:妃常嚣张,阎王殿下太给力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到一片坟地第2章王妃回来了第3章第一次交锋第4章差点吓尿了,有木有?第1章穿越到一片坟地刚回过神,月璃就被身边的景象吓懵了。她坐在一片坟地里!揉了揉眼睛,用力眨了眨,没错,屁股底下是一座新添的坟头,送殡的冥纸还没烧尽……几分钟之前,她的医学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了,剪彩仪式上,月璃莫名其秒的被重物砸了脑袋,眼睛一黑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到了这片坟地!伸手摸摸头顶上,不痛,也没有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