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热点新闻信息,全力保证第一时间让大家看到我国的最新资讯。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逆者御天穹全文在线阅读

2018/12/03 14:01:36 来源:网络
逆者御天穹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名:逆者御天穹
第3章 武道天阶

李东的手下扶着他,仓惶离去。网站58fenlei.cn

母亲与小妹早已看呆,好半天,小妹李露震惊道:“你……你居然可以修炼了?”

“好歹叫我一声哥吧?”

李尘苦笑,自从几年前父亲因他而死,小妹便无法原谅自己,但在他心里,小妹和母亲却是最亲的两人。

“哼。”

李露虽小,但见识不小,倩丽的身影亭亭玉立,好奇道:“你刚刚修炼,就突破到武徒二层?”

“对,或许是天雷的力量。”

李尘早已想好借口,当即开口道:“你也知道,这十年来,我经历不下数十次雷霆轰击,但这一次不知为何,我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可以修炼,而且修为还一举突破到了武徒二层。”

“原来如此。”

小妹没再说什么,扫了眼院子,随后淡然离去。

母亲却是激动无比,抓着李尘的手臂,喃喃道:“好孩子,辛苦你了。网站58fenlei.cn

“娘,我没事。”李尘也很是激动的说道。

“尘儿,既然你可以修炼了,那那家族死士就不要再当了,今后你就好好修炼吧。”张氏欣慰道。

“只是咱们家……却是没有多余的钱财供养你修炼……我倒是要想个办法。”张氏又陷入烦恼中。

“娘,放心吧,我当死士这几年,每一次出手,三叔公都赏赐了不少功法丹药,之前因为不能修炼,所以我暂时没有领取,都放在长老那,准备给小妹留着以后修炼用。原文http://www.58fenlei.cn/”李尘不由一笑道。

“不过我现在既然可以修炼了,倒是可以将这些东西取出来利用一番,你放心,今后我不会再让您提心吊胆了。”

对于夺天造化诀,李尘有十足信心,他绝对可以在武道一途走得很远,成为强者也不在话下!

“那就好,孩子他爹若泉下有知,也当放心了。”

说到李尘的父亲,张氏又哭了,好一阵哀伤。

当天晚上,母子三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晚饭,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这一餐,却是李尘从出生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顿。

临睡前,李尘在院子汲取月华之气,突然间听到声响,扭头一看,便见小妹款款而来。

她身形瘦弱,虽年仅十二,但眼神却异常清明,秀气的脸孔带着一丝复杂之色。版权58fenlei.cn

“小妹,怎么了?”

李尘还以为她有要事,随口问道。

“这瓶蛟血炼体膏是你拿命换来的,你既已能修炼,还是你自己用吧。”

小妹冷冰冰一声,随即抛来一个药瓶,头也不会的走掉。

“小妹……”

李尘却是蓦然一喜,颇为激动,并不是因为这瓶蛟血炼体膏,而是他醒悟到,小妹或许还在因为父亲的死而埋怨他,但心中对他还是有一分兄妹之情的,否则不会将这瓶蛟血炼体膏拿出来。

“小妹,你放心,等你能修炼时,我一定给你找来更好的炼体丹药!”李尘暗暗发誓。

…………

隔天,李尘还没出门,就被得知消息的家主叫到了议事厅。

“李尘,你真的可以修炼了!”

李怀远一眼就瞧出李尘武徒二层的实力,顿时神色大变。推荐http://www.58fenlei.cn/

“是的,三叔公。”李尘早有准备,将之前一番说辞拿出了,倒也合理解释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这……也不知是福是祸?”李怀远目瞪口呆,和长老们对视一眼,都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

毕竟以前,李家有李尘这个“杀手锏”在,不知道利用他干掉了多少对手,但现在李尘既然无法引来天雷,那便等于李家没了这个后招,以后若有其他家族的少年高手挑战上门,就有得头疼了。

“孩子,你既已能修炼,过来测试下天赋如何。”

倒是一位辈分极高的长辈颇为欣慰,朝李尘招招手。

当年李尘的父亲,乃是他看重之人,可惜中年陨落,让这位李家长老哀叹不已,此后对李尘一家也颇为照顾,算是家族里亲近李尘的唯一一位长辈。说明58fenlei.cn

“那就劳烦五叔公了。”

李尘乖巧走过去,看到五叔公拿出一个圆盘。

这叫“测灵仪”,武者只要往圆盘上滴一滴血液,就能显现“武道天阶”,传闻,武道天阶由武者天赋决定,天赋越好,武道天阶便越长,甚至扶摇直上青云,代表成就强者的几率极高!

若是天赋一般,那武阶便极短,也代表潜力一般,就算勉强成为武者,也不过在武者最底层挣扎,毫无前途。

像如今李家少年一代最杰出的天才“李梵音”,觉醒十丈“武阶”,玄光伴随,在北玄城十八岁以下少年当中,足以排进前十!

还有李尘之前打败的李东,虽然实力不高,但他的“武道天阶”,也有三丈,也是李家同代少年潜力不错的一个。

当李尘咬破食指,一滴精血滴在测灵仪上,过了片刻,一座迷你小桥缓缓浮现虚空。

“啊?不是通天直上,以供武者步步登天的武道天阶,而是一座小桥虚影!“

“怎么会这样?玄黄大陆几万年,也没听说有人的武道天阶,会是一座小桥?”

“这……简直是荒谬!”

“废材之资,废材之资啊!传闻一些武道废人,在测灵时,无法开启武道天阶,反而开启一些稀奇古怪的虚影,想不到今天咱们李家的血脉里,居然也有这种废材资质!”

李尘自己也傻眼了,看着虚空显现的神光小桥,几秒后消散于天地。

“哎,孩子,今后,你便好好当个凡人吧。”

五叔公叹了一声,看着李尘闪过一道失望。

李怀远等长辈直接便没了兴趣,各自脸色一沉,挥挥手,示意李尘可以退下了。

没多久,李尘可以修炼,但却又开启了一座“废桥”的消息,便传遍整个李家,以至于人人嘲讽,李尘也一瞬成为李家垫底的存在。

从议事厅离开,李尘的心绪倒是颇为冷静。

“就算我没有打开武道天阶,只有一座‘废桥’,但最起码我可以修炼了不是?”李尘这样安慰自己。

而且他这几年死士当下来,积攒了不少灵药和灵石,足够自己武徒境修炼所用的了。

来到家族内务府,李尘便准备将这几年寄存在家族的奖赏全部领走。

“什么,怎么会只有一瓶普通炼体膏和两块低级灵石?”

下一刻,李尘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拿来的东西,一脸不解。

“就这些了,赶紧拿了滚吧!”

对面是李尘一位长辈,四十来岁的年纪,名为李天星,此刻正一脸阴沉的看着李尘。

“不对,我最起码在内务府寄存了三瓶虎元炼体膏,虚灵丹,六本武技书,三件黄品武器和几百枚灵石,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东西!”

李尘马上双眼一眯,疑惑自语道。

“哈哈,李尘,你还想要这些东西?就凭你的天赋,你也配用?”

就在这时,一声得意的大笑传来,李劫傲然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他的亲弟弟李东。

“是你们!”

刹那,李尘醒悟过来。

“李尘,你太天真!不怕实话告诉你,你寄存在内务府的各种宝贝资源,都被我们兄弟俩拿走了,别一副要吃了我的表情,这是家主亲自同意的,偌,这是给你的补偿。”

李劫嘿嘿一笑,掏出一张三千两的银票,戏谑道:“我看,你还是到凡尘里当个富家翁吧,别指望在武道一途争雄了。”

“李尘,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李东则哈哈大笑,轻蔑的盯着他。

“李尘,这的确是家主的意思。”

李天星也在一旁玩味笑着,得意的指着两个侄儿,说道:“那些物资用在你身上,实在浪费,想必你自己也明白的。”

三千两银票甩在李尘面前的地面,犹如一把把利剑,直刺入李尘的心窝。

“我那些资源,就算拿去贩卖,也不可能只值这点钱……我明白了,你们知道我无法引来天雷,在武道一途上的潜力又不高,所以对我便不再顾忌,霸占本属于我的修炼资源,摆明了巧取豪夺!哈哈,真是我的好堂哥,我的好叔父啊!”

李尘蓦然大笑,握紧拳头,牙齿咬得作响,双眸涨红,露出狼一般的疯狂,随后毅然捡起地上的银票,留下冰冷的话语转身离去。

“你们想要那些资源是吧?好,我给你们,但三个月后家族试剑大会上,属于你们的机缘,特别是你李劫的机缘,我会十倍百倍的夺回来!”

“试剑大会,我必争外堂第一!”

第3章 武道天阶

李东的手下扶着他,仓惶离去。

母亲与小妹早已看呆,好半天,小妹李露震惊道:“你……你居然可以修炼了?”

“好歹叫我一声哥吧?”

李尘苦笑,自从几年前父亲因他而死,小妹便无法原谅自己,但在他心里,小妹和母亲却是最亲的两人。

“哼。”

李露虽小,但见识不小,倩丽的身影亭亭玉立,好奇道:“你刚刚修炼,就突破到武徒二层?”

“对,或许是天雷的力量。”

李尘早已想好借口,当即开口道:“你也知道,这十年来,我经历不下数十次雷霆轰击,但这一次不知为何,我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可以修炼,而且修为还一举突破到了武徒二层。”

“原来如此。”

小妹没再说什么,扫了眼院子,随后淡然离去。

母亲却是激动无比,抓着李尘的手臂,喃喃道:“好孩子,辛苦你了。”

“娘,我没事。”李尘也很是激动的说道。

“尘儿,既然你可以修炼了,那那家族死士就不要再当了,今后你就好好修炼吧。”张氏欣慰道。

“只是咱们家……却是没有多余的钱财供养你修炼……我倒是要想个办法。”张氏又陷入烦恼中。

“娘,放心吧,我当死士这几年,每一次出手,三叔公都赏赐了不少功法丹药,之前因为不能修炼,所以我暂时没有领取,都放在长老那,准备给小妹留着以后修炼用。”李尘不由一笑道。

“不过我现在既然可以修炼了,倒是可以将这些东西取出来利用一番,你放心,今后我不会再让您提心吊胆了。”

对于夺天造化诀,李尘有十足信心,他绝对可以在武道一途走得很远,成为强者也不在话下!

“那就好,孩子他爹若泉下有知,也当放心了。”

说到李尘的父亲,张氏又哭了,好一阵哀伤。

当天晚上,母子三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晚饭,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这一餐,却是李尘从出生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顿。

临睡前,李尘在院子汲取月华之气,突然间听到声响,扭头一看,便见小妹款款而来。

她身形瘦弱,虽年仅十二,但眼神却异常清明,秀气的脸孔带着一丝复杂之色。

“小妹,怎么了?”

李尘还以为她有要事,随口问道。

“这瓶蛟血炼体膏是你拿命换来的,你既已能修炼,还是你自己用吧。”

小妹冷冰冰一声,随即抛来一个药瓶,头也不会的走掉。

“小妹……”

李尘却是蓦然一喜,颇为激动,并不是因为这瓶蛟血炼体膏,而是他醒悟到,小妹或许还在因为父亲的死而埋怨他,但心中对他还是有一分兄妹之情的,否则不会将这瓶蛟血炼体膏拿出来。

“小妹,你放心,等你能修炼时,我一定给你找来更好的炼体丹药!”李尘暗暗发誓。

…………

隔天,李尘还没出门,就被得知消息的家主叫到了议事厅。

“李尘,你真的可以修炼了!”

李怀远一眼就瞧出李尘武徒二层的实力,顿时神色大变。

“是的,三叔公。”李尘早有准备,将之前一番说辞拿出了,倒也合理解释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这……也不知是福是祸?”李怀远目瞪口呆,和长老们对视一眼,都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

毕竟以前,李家有李尘这个“杀手锏”在,不知道利用他干掉了多少对手,但现在李尘既然无法引来天雷,那便等于李家没了这个后招,以后若有其他家族的少年高手挑战上门,就有得头疼了。

“孩子,你既已能修炼,过来测试下天赋如何。”

倒是一位辈分极高的长辈颇为欣慰,朝李尘招招手。

当年李尘的父亲,乃是他看重之人,可惜中年陨落,让这位李家长老哀叹不已,此后对李尘一家也颇为照顾,算是家族里亲近李尘的唯一一位长辈。

“那就劳烦五叔公了。”

李尘乖巧走过去,看到五叔公拿出一个圆盘。

这叫“测灵仪”,武者只要往圆盘上滴一滴血液,就能显现“武道天阶”,传闻,武道天阶由武者天赋决定,天赋越好,武道天阶便越长,甚至扶摇直上青云,代表成就强者的几率极高!

若是天赋一般,那武阶便极短,也代表潜力一般,就算勉强成为武者,也不过在武者最底层挣扎,毫无前途。

像如今李家少年一代最杰出的天才“李梵音”,觉醒十丈“武阶”,玄光伴随,在北玄城十八岁以下少年当中,足以排进前十!

还有李尘之前打败的李东,虽然实力不高,但他的“武道天阶”,也有三丈,也是李家同代少年潜力不错的一个。

当李尘咬破食指,一滴精血滴在测灵仪上,过了片刻,一座迷你小桥缓缓浮现虚空。

“啊?不是通天直上,以供武者步步登天的武道天阶,而是一座小桥虚影!“

“怎么会这样?玄黄大陆几万年,也没听说有人的武道天阶,会是一座小桥?”

“这……简直是荒谬!”

“废材之资,废材之资啊!传闻一些武道废人,在测灵时,无法开启武道天阶,反而开启一些稀奇古怪的虚影,想不到今天咱们李家的血脉里,居然也有这种废材资质!”

李尘自己也傻眼了,看着虚空显现的神光小桥,几秒后消散于天地。

“哎,孩子,今后,你便好好当个凡人吧。”

五叔公叹了一声,看着李尘闪过一道失望。

李怀远等长辈直接便没了兴趣,各自脸色一沉,挥挥手,示意李尘可以退下了。

没多久,李尘可以修炼,但却又开启了一座“废桥”的消息,便传遍整个李家,以至于人人嘲讽,李尘也一瞬成为李家垫底的存在。

从议事厅离开,李尘的心绪倒是颇为冷静。

“就算我没有打开武道天阶,只有一座‘废桥’,但最起码我可以修炼了不是?”李尘这样安慰自己。

而且他这几年死士当下来,积攒了不少灵药和灵石,足够自己武徒境修炼所用的了。

来到家族内务府,李尘便准备将这几年寄存在家族的奖赏全部领走。

“什么,怎么会只有一瓶普通炼体膏和两块低级灵石?”

下一刻,李尘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拿来的东西,一脸不解。

“就这些了,赶紧拿了滚吧!”

对面是李尘一位长辈,四十来岁的年纪,名为李天星,此刻正一脸阴沉的看着李尘。

“不对,我最起码在内务府寄存了三瓶虎元炼体膏,虚灵丹,六本武技书,三件黄品武器和几百枚灵石,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东西!”

李尘马上双眼一眯,疑惑自语道。

“哈哈,李尘,你还想要这些东西?就凭你的天赋,你也配用?”

就在这时,一声得意的大笑传来,李劫傲然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他的亲弟弟李东。

“是你们!”

刹那,李尘醒悟过来。

“李尘,你太天真!不怕实话告诉你,你寄存在内务府的各种宝贝资源,都被我们兄弟俩拿走了,别一副要吃了我的表情,这是家主亲自同意的,偌,这是给你的补偿。”

李劫嘿嘿一笑,掏出一张三千两的银票,戏谑道:“我看,你还是到凡尘里当个富家翁吧,别指望在武道一途争雄了。”

“李尘,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李东则哈哈大笑,轻蔑的盯着他。

“李尘,这的确是家主的意思。”

李天星也在一旁玩味笑着,得意的指着两个侄儿,说道:“那些物资用在你身上,实在浪费,想必你自己也明白的。”

三千两银票甩在李尘面前的地面,犹如一把把利剑,直刺入李尘的心窝。

“我那些资源,就算拿去贩卖,也不可能只值这点钱……我明白了,你们知道我无法引来天雷,在武道一途上的潜力又不高,所以对我便不再顾忌,霸占本属于我的修炼资源,摆明了巧取豪夺!哈哈,真是我的好堂哥,我的好叔父啊!”

李尘蓦然大笑,握紧拳头,牙齿咬得作响,双眸涨红,露出狼一般的疯狂,随后毅然捡起地上的银票,留下冰冷的话语转身离去。

“你们想要那些资源是吧?好,我给你们,但三个月后家族试剑大会上,属于你们的机缘,特别是你李劫的机缘,我会十倍百倍的夺回来!”

“试剑大会,我必争外堂第一!”

第4章 十方镇狱拳

看着李尘的背影,李劫兄弟俩都是轻蔑不屑,特别是李东,嗷嗷狂笑:“简直不自量力,哥,他居然敢跟你挑战?他以为自己是什么觉醒了百丈天阶的天才人物吗?”

“呵呵,以前这小子猖狂得很,仗着可以引来天雷,对我等不屑一顾,如今就算他可以修炼,但不过废材资质,凭什么跟我们平起平坐?”李劫也是冷笑,根本不将李尘放在心上。

“走吧,这次霸占了这小子几年来积攒的家底,可谓大丰收!等着吧,试剑大会召开之际,我一定能够突破到武徒六层境!”

李劫傲然一笑,带着弟弟扬长离去。

“我这侄儿可不得了,虽然如今修为只有武徒境五层,但觉醒的武道天阶却有八丈,比起内堂第一天才李梵音也只少了两丈罢了,来日定能问鼎大玄士!”

李天星眯起双眼,暗自思虑,觉得这一刻帮李劫兄弟俩霸占了李尘的资源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反正那小子不过觉醒了一座“废桥”,又有什么潜力可言?

正喃喃自语着,李天星突然神色一顿,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慌忙往内务府一间摆放杂乱书册的房间走去。

过了片刻,李天星找到一本祖先曾经游历大陆,边走边写下来的一本游记,翻开其中一页,李天星情不自禁喃喃念叨出来。

“吾曾经游历大陆,来到天穹大国,传闻此地乃武道圣地,少年天才辈出,觉醒百丈,千丈武道天阶的天才也不在少数,但让吾第一次震撼心神的,乃是听闻一种‘异相’,通过测灵仪,并未显现天阶,而是显现‘神桥!”

“这位显现神桥之人,乃是天穹宗宗主,修行三十年,便突破武宗,进入神话中强者境界,其威能,冠绝人间巅峰!”

“我曾寻访高人,高人言,世间武者,大多攀登‘武道天阶’,天阶有多长,走的路便有多远,但有极少部分天才人物,却能搭建‘神桥’,宛如在地与天之间,武道苦海之内,构筑一座神桥,轻松通往强者彼岸!”

“这等人物,方是世间真龙,万年罕见!”

放下古册,李天星刹那神色发白,目瞪口呆,好半天浮现一抹阴狠之色,喃喃道:“神桥?怎么可能!对,那小子怎么可能搭建一座神桥!”

……

离开内务府,李尘满腔憋屈和愤怒,一个人走在山谷内。

沿途所过,碰到一些李家族人,原本众人忌惮他“死士”身份,大多不想跟他有任何一点接触。

但此刻,这些族人们全部用轻蔑嘲讽的目光看着李尘,有那几个心高气傲之辈,还故意贬低李尘,抬高自己,仿佛是多大的荣耀一般。

“三叔公啊三叔公,想不到我为家族奉献这么多年,但一旦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你便如此狠心无情的抛弃我!”

“废材资质?废桥吗?而李劫只是开辟八丈天阶,就能在家族里为所欲为吗?”

“果然,父亲逝世前,叮嘱我,武道世界,残酷无情,唯有实力为尊,就算是亲人好友,也会因为你的弱小而背叛你,舍弃你!而只有自己掌控力量,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不被人所欺凌!”

“我李尘,绝不愿当任人凌辱之辈!”

李尘眼中露出锋芒之意,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李劫,三个月后的试剑大会,我定要夺走你的机缘,让你也尝一尝失望到决定的滋味!”

这一番话若是别其他族人听见,定会嘲笑不已。

李劫可是开辟了八丈武道天阶的精英,实力达到武徒五层境巅峰!

而李尘呢?不过刚刚踏上修炼,实力堪堪为武徒境二层,加上开辟了一座“废桥”,根本毫无潜力可言!

但李尘自知,他有夺天造化功,体内有神秘莫测的昆墟石碑,在三个月内超越李劫,这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罢了,现在先不去考虑其他事情,当务之急是加紧修炼才是!”

李尘行走在李家的地界,思考着未来的方向。

突然,他脚步一顿,看到四周李家的武者多了起来,各个带着不同的表情,有果敢杀伐,也有遗憾叹息,更有惊喜连连。

不远处,一座通天建筑物在落日余晖下,散发磅礴气势。

“龙门武塔?”

这是李家的修炼圣地。

传闻武塔乃是开创李家千年盛世的第一代祖先从一位强者手中夺取而来的宝物,被无上神通炼化后,与李家的祖地融合在一起。

龙门武塔总共有三十六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历练考核,闯关者每通过一层武塔,能够吸收的灵气就越多,修炼的速度也越快。

当然好处不少,但闯关的费用也不低,一枚低级灵石一次,或者世俗界钱银,也就是三百两银子一次!

“对,我现在实力达到武徒二层,但战斗经验还不足,在这武塔内修炼,磨砺战斗技巧,正好合适!”

李尘当即赶往武塔,不多时,来到武塔前的广场上,朝一名镇守在武塔的家族长辈拱手一礼。

“晚辈李尘,前来武塔历练,这是闯塔费用。”

李尘毫不犹豫的取出一枚低级灵石,虽然他身上也只有三枚而已。

“你是李尘!”

那镇守在武塔的李家长辈倒也认得他,虽然有点疑惑,但倒也没有为难他,点头道:“进去吧。”

“多谢前辈。”

李尘再次一礼,身躯一闪,掠入武塔。

“武徒境二层?看来传闻是真的,这小子被雷霆劈了几十次,虽然苦不堪言,但也获得了一些好处。不过他的天赋实在不行,这辈子最多也就修炼到武徒境大圆满罢了。”

摇摇头,对方再次闭眼,陷入静定中。

……

武塔,第一层。

李尘正在和一尊傀儡对练,这尊傀儡不过是最低级的青铜傀儡,按照闯关者的实力境界,显现出与之对等的实力,正好和李尘一样,都是武徒二层境。

“好强的力量,这傀儡倒是不可小觑!”

一拳和傀儡对击,李尘只觉一股巨力反冲,胳膊一阵剧痛,忍不住后退三步。

而这时,傀儡坚硬的铜臂一甩,一道虎虎生风的拳印袭来,当场又将李尘打退七步,连续几拳轰来,十分生猛。

李尘只有躲避,虽然他以前也学过一些武技,但毕竟都是一些低等级的武技,对上武塔的傀儡,颇有点不够看的意思。

“可恨啊,这些年我积攒的物资,里面可是有好几本黄品中阶的武技,就这么被夺了,真是不甘!”

“李劫最起码修炼了黄品中阶,甚至高阶的武技,就算我能够在三个月内将修为提升到跟他同一个境界,但没有强悍的武技,只怕也不能对他造成威胁!”

“若是夺天造化诀里有强大武技就好了,这样我打败他的几率就更大了!”

李尘又是一拳和傀儡碰击,身躯一震,气血忍不住在身体翻滚,让他剧痛非凡,但李尘还是露出狂热的战意,继续和傀儡对练。

唰!

这时候,李尘蓦然一震,就觉得体内的昆墟石碑一阵异动,跟着脑海里,一股浩瀚信息涌入。

“十方镇狱拳:玄品武技,修炼至大成,可拳破山河,镇压黄泉!”

第4章 十方镇狱拳

看着李尘的背影,李劫兄弟俩都是轻蔑不屑,特别是李东,嗷嗷狂笑:“简直不自量力,哥,他居然敢跟你挑战?他以为自己是什么觉醒了百丈天阶的天才人物吗?”

“呵呵,以前这小子猖狂得很,仗着可以引来天雷,对我等不屑一顾,如今就算他可以修炼,但不过废材资质,凭什么跟我们平起平坐?”李劫也是冷笑,根本不将李尘放在心上。

“走吧,这次霸占了这小子几年来积攒的家底,可谓大丰收!等着吧,试剑大会召开之际,我一定能够突破到武徒六层境!”

李劫傲然一笑,带着弟弟扬长离去。

“我这侄儿可不得了,虽然如今修为只有武徒境五层,但觉醒的武道天阶却有八丈,比起内堂第一天才李梵音也只少了两丈罢了,来日定能问鼎大玄士!”

李天星眯起双眼,暗自思虑,觉得这一刻帮李劫兄弟俩霸占了李尘的资源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反正那小子不过觉醒了一座“废桥”,又有什么潜力可言?

正喃喃自语着,李天星突然神色一顿,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慌忙往内务府一间摆放杂乱书册的房间走去。

过了片刻,李天星找到一本祖先曾经游历大陆,边走边写下来的一本游记,翻开其中一页,李天星情不自禁喃喃念叨出来。

“吾曾经游历大陆,来到天穹大国,传闻此地乃武道圣地,少年天才辈出,觉醒百丈,千丈武道天阶的天才也不在少数,但让吾第一次震撼心神的,乃是听闻一种‘异相’,通过测灵仪,并未显现天阶,而是显现‘神桥!”

“这位显现神桥之人,乃是天穹宗宗主,修行三十年,便突破武宗,进入神话中强者境界,其威能,冠绝人间巅峰!”

“我曾寻访高人,高人言,世间武者,大多攀登‘武道天阶’,天阶有多长,走的路便有多远,但有极少部分天才人物,却能搭建‘神桥’,宛如在地与天之间,武道苦海之内,构筑一座神桥,轻松通往强者彼岸!”

“这等人物,方是世间真龙,万年罕见!”

放下古册,李天星刹那神色发白,目瞪口呆,好半天浮现一抹阴狠之色,喃喃道:“神桥?怎么可能!对,那小子怎么可能搭建一座神桥!”

……

离开内务府,李尘满腔憋屈和愤怒,一个人走在山谷内。

沿途所过,碰到一些李家族人,原本众人忌惮他“死士”身份,大多不想跟他有任何一点接触。

但此刻,这些族人们全部用轻蔑嘲讽的目光看着李尘,有那几个心高气傲之辈,还故意贬低李尘,抬高自己,仿佛是多大的荣耀一般。

“三叔公啊三叔公,想不到我为家族奉献这么多年,但一旦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你便如此狠心无情的抛弃我!”

“废材资质?废桥吗?而李劫只是开辟八丈天阶,就能在家族里为所欲为吗?”

“果然,父亲逝世前,叮嘱我,武道世界,残酷无情,唯有实力为尊,就算是亲人好友,也会因为你的弱小而背叛你,舍弃你!而只有自己掌控力量,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不被人所欺凌!”

“我李尘,绝不愿当任人凌辱之辈!”

李尘眼中露出锋芒之意,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李劫,三个月后的试剑大会,我定要夺走你的机缘,让你也尝一尝失望到决定的滋味!”

这一番话若是别其他族人听见,定会嘲笑不已。

李劫可是开辟了八丈武道天阶的精英,实力达到武徒五层境巅峰!

而李尘呢?不过刚刚踏上修炼,实力堪堪为武徒境二层,加上开辟了一座“废桥”,根本毫无潜力可言!

但李尘自知,他有夺天造化功,体内有神秘莫测的昆墟石碑,在三个月内超越李劫,这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罢了,现在先不去考虑其他事情,当务之急是加紧修炼才是!”

李尘行走在李家的地界,思考着未来的方向。

突然,他脚步一顿,看到四周李家的武者多了起来,各个带着不同的表情,有果敢杀伐,也有遗憾叹息,更有惊喜连连。

不远处,一座通天建筑物在落日余晖下,散发磅礴气势。

“龙门武塔?”

这是李家的修炼圣地。

传闻武塔乃是开创李家千年盛世的第一代祖先从一位强者手中夺取而来的宝物,被无上神通炼化后,与李家的祖地融合在一起。

龙门武塔总共有三十六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历练考核,闯关者每通过一层武塔,能够吸收的灵气就越多,修炼的速度也越快。

当然好处不少,但闯关的费用也不低,一枚低级灵石一次,或者世俗界钱银,也就是三百两银子一次!

“对,我现在实力达到武徒二层,但战斗经验还不足,在这武塔内修炼,磨砺战斗技巧,正好合适!”

李尘当即赶往武塔,不多时,来到武塔前的广场上,朝一名镇守在武塔的家族长辈拱手一礼。

“晚辈李尘,前来武塔历练,这是闯塔费用。”

李尘毫不犹豫的取出一枚低级灵石,虽然他身上也只有三枚而已。

“你是李尘!”

那镇守在武塔的李家长辈倒也认得他,虽然有点疑惑,但倒也没有为难他,点头道:“进去吧。”

“多谢前辈。”

李尘再次一礼,身躯一闪,掠入武塔。

“武徒境二层?看来传闻是真的,这小子被雷霆劈了几十次,虽然苦不堪言,但也获得了一些好处。不过他的天赋实在不行,这辈子最多也就修炼到武徒境大圆满罢了。”

摇摇头,对方再次闭眼,陷入静定中。

……

武塔,第一层。

李尘正在和一尊傀儡对练,这尊傀儡不过是最低级的青铜傀儡,按照闯关者的实力境界,显现出与之对等的实力,正好和李尘一样,都是武徒二层境。

“好强的力量,这傀儡倒是不可小觑!”

一拳和傀儡对击,李尘只觉一股巨力反冲,胳膊一阵剧痛,忍不住后退三步。

而这时,傀儡坚硬的铜臂一甩,一道虎虎生风的拳印袭来,当场又将李尘打退七步,连续几拳轰来,十分生猛。

李尘只有躲避,虽然他以前也学过一些武技,但毕竟都是一些低等级的武技,对上武塔的傀儡,颇有点不够看的意思。

“可恨啊,这些年我积攒的物资,里面可是有好几本黄品中阶的武技,就这么被夺了,真是不甘!”

“李劫最起码修炼了黄品中阶,甚至高阶的武技,就算我能够在三个月内将修为提升到跟他同一个境界,但没有强悍的武技,只怕也不能对他造成威胁!”

“若是夺天造化诀里有强大武技就好了,这样我打败他的几率就更大了!”

李尘又是一拳和傀儡碰击,身躯一震,气血忍不住在身体翻滚,让他剧痛非凡,但李尘还是露出狂热的战意,继续和傀儡对练。

唰!

这时候,李尘蓦然一震,就觉得体内的昆墟石碑一阵异动,跟着脑海里,一股浩瀚信息涌入。

“十方镇狱拳:玄品武技,修炼至大成,可拳破山河,镇压黄泉!”

第5章 二层苦练

“好霸道的拳法!”李尘心中大喜!刚可惜自己的几本黄品中阶的武技被夺走,昆虚石碑便给自己传授了一本玄品武技!

玄品武技!这是什么概念!

武技本就是难得的宝物,上一次出现玄阶武技还是十年前的事,李尘听说那次拍卖会竟然将一本玄阶武技拍卖到一亿金币的天价!一本玄阶武技可以迅速打造一个中级门派,整个李家最好的武技不过是玄品下级,而且还轮不到自己来修炼,李尘的心渐渐热了起来。

如果自己将其练好,三个月之后的试剑大会不愁打不过李劫!

李尘当即入定,心念一动将整个武技从脑海里过了一遍。

再睁开眼睛时,熟悉李尘的人当即会发现他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他的目光如炬,仿佛纵使前方千难万阻也无法抵挡他前进万分。

再次对上武塔的傀儡,李尘双手紧握,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来吧!让我看看这十方镇狱拳到底有多厉害!

青铜傀儡的虎臂一甩,李尘顺势甩手,一拳与青铜傀儡的臂膀对上,这一次,李尘没有后退,反而是那青铜傀儡被他打的后退了几步。

一拳之后又来一拳,李尘与青铜傀儡越是对峙便越是心惊,玄阶武技果然名不虚传!之前自己武技低级,与傀儡对打感觉很是吃力,气血翻涌更是常事,而炼了这武技之后竟然越打越是轻松。

李尘心中激动,在青铜傀儡再次出手时全力一击,只听“嘭”一声,青铜傀儡的身子被打得飞了出去,直接撞到房间的墙壁上。

若非这房间是用的是特制的建筑材料,李尘怀疑刚刚那一拳说不定能把墙壁都打穿了两层!

整个房屋跟着震了震便回归平静。李尘缓缓站直了身子,那青铜傀儡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处于了报废的状态。

第一层已经没有他需要的东西了。

李尘转身走出房间,走向第二层武塔的步伐铿锵有力,背后,青铜傀儡忽然发出一声细小的咔嚓声,仔细去看的话便能看到那青铜傀儡的胸口处竟然有着一个细小的创口,紧接着以创口为中心,整个青铜傀儡忽然裂开无数的裂缝,接着“嘭”的一声化成了无数碎块。

不远处的少年迎光而行,对身后的动静丝毫不在意,只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便拾级而上。

武塔二层。

在李家,武塔一层是专门让五级炼体武徒修炼的地方,李尘不过炼体二层的境界,如今一层的青铜傀儡他已经可以不放在眼里了,而武塔二层便是六级以上的炼体武徒修炼的地方。

李尘仗着强大的武技傍身一步一步进入了武塔二层。

守在二层的老头正坐定在门口,眼睛微微眯着,仿佛是在打瞌睡般。

“前辈!”李尘犹豫着出声,以前他不能修炼,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武塔二层,这个老人他还尚未见过,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仿佛和外面扫大街的平民老头一样,但是李尘却知道,能被家族派来看管武塔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故而语气里多了几分尊敬。

老头不急不缓的抬头扫了一眼李尘,接着有些不耐烦道:“炼体武徒二层,还是去下面吧!年轻人不要急公进取,要一步一步稳打稳扎才是。”

李尘拱了拱手:“多谢前辈教诲,小辈觉得自己有能力闯过这二层武塔,若是不行,也可以得些经验,反正横竖没什么亏损。”

老头向他翻了翻白眼,没再说话。

李尘从怀中取出第二枚低级灵石,有些心疼的放在老者面前。

望着少年前进的背影,老者摇了摇头:“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老者心中想什么李尘自是不知,此刻他的面前围着四个青铜傀儡,而他也分不开神去想其他的。

怪不得要修炼到五阶武徒境界之后才能上二层,如果一个青铜傀儡相当于一个二阶武徒,那么对于一个五阶武徒而言打败三四个二阶武徒并非难事,而青铜傀儡实力虽然是二阶武徒,但是却有强悍的身体,因为他们没有灵智,只要启动便会一直攻击,每五个时辰为一波攻击,此刻的李尘有些苦不堪言。

虽然李尘有强大的武技,但他的实力仍然是处于二阶武徒的状态,比一般二阶武徒稍微好一点的不过就是他因为长期遭受雷劫的原因,身体要比一般人扎实很多。

李尘敏捷的身子在四个傀儡中穿梭,在与一个傀儡错开的一瞬间身子一顿,双脚错开,双肘猛地轰在了面前的傀儡身上。

傀儡被暗劲轰离了身边,然而还来不及休息,其余三个傀儡已经围了上来,三拳轰出,李尘的双脚在地上一蹬快速在空中翻了个身,借着空中旋转的力道双手成掌狠狠拍向将后背露给自己的青铜傀儡之一。

力道之大让那个青铜傀儡向前踉跄了几步。

还不够。

李尘感受着自己的拳头竟然隐隐有了疼痛之意,心中想要变强的心思愈加强烈。

就算有强大的武技傍身,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使用起来不过是伤人十分自损七分而已。

正当李尘专心与傀儡对决时,无形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睁开默默的看了李尘一眼,可惜现在的李尘实力还是太弱并未感知到。

“嘭”——铜锈四溅,一个青铜傀儡与李尘撞击之中竟然有了轻微的裂缝,此时李尘并未使出全力,他想要通过这种方法来强化自己的身体,所以每一击都使用相同的力道,务必控制好自己的力量。

“嘭”

李尘的身子飞了出去。

大意了,竟然被别的傀儡击中,右下腹隐隐有些疼痛,不过这疼痛却让李尘更加兴奋起来,在疼痛的刺激下,这种修炼的感觉才更加强烈。

时间慢慢的流逝,李尘的身上也慢慢挂了彩,不过那四个青铜傀儡的身上也好不了多少,缺胳膊断腿的已经有了两个,而另外两个,李尘的嘴角散发出得意的笑容。

“十方镇狱拳!”

李尘一声怒吼双拳带着破空之势与两个傀儡的拳头对上,只听嘭一声,两个傀儡的拳头忽然碎裂,实力变强的快感压住了双拳传来的痛感,李尘一不做二不休,拳头方向一改瞬间击中另外两个傀儡的腹部。

痛怕什么!他更怕的是没有自尊仿佛垃圾一样被人瞧不起,更怕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被人欺辱,没有武道天阶又如何!废桥由如何!他不相信老天会对他如此不公平!只要他努力!只要他肯吃苦!他会把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给踩到脚下!他,总有一天会站在实力的巅峰上,让那些人好好看看!他李尘不是废物!

门外的老者疑惑的转头看向李尘消失的门口之处,那小子竟然撑了这么久,难道真的是自己看走了眼?

修炼室内地上一片狼藉,四个青铜傀儡全部报废,地上残肢残腿躺了一片,而李尘正坐在房间的正中心,他的双眼紧闭,此时的李尘也受了不小的伤,正靠着房间内浓郁的灵力缓缓修复自己的伤口。

胳膊似乎已经麻木了,火辣辣的疼痛似乎直钻心底,然而剧痛之后,是微薄的灵力在体内流淌的舒适感,灵力在疼痛的刺激下仿佛更有活力,灵动的流过李尘的四经八脉,缓缓强化着李尘的骨骼和肌肉。

疼痛渐渐退去,李尘稚嫩的脸上满是执着与坚毅,他缓缓起了身向门边走起。

门被“哗”一声打开,守门老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从里面走出来的李尘,满是皱纹的脸上因为惊讶似乎淡化了不少褶皱。

李尘看了眼老者手中的计时器,原来自己已经待了三天多了,修炼起来真的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老者似乎很是疑惑,张了张嘴,李尘冲他微微行了个礼便走向了踏往三层武塔的路上。

望着李尘头也不回的背影,老者怔了怔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是我老了么?家族里怎么没听说有这等恐怖的少年出现?唉唉,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不行咯……”

武塔三层,李尘想起看守三层武塔的老者怪异的眼神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上来三层武塔的人一般都是九阶武徒想要冲阶,或者便是低阶破脉玄士想要稳扎基础才会上来,像他这样的二阶武徒来到三层的怕是第一个吧。

无论如何,不能浪费这最后一枚灵石啊。摸摸鼻子,李尘进去的时候想到的竟然是这个。

进了修炼室,和楼下两三层没有什么两样,照旧是青铜傀儡,在李尘进来的一瞬间,结界启动,青铜傀儡的双眼陡然亮了一下,接着变成暗红的颜色。

这青铜傀儡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李尘小心翼翼的走进,地板发出一道光来,李尘知道这是修炼开始的标志。

傀儡带着的胳膊仿佛带有千斤重的力量抡向李尘,李尘双目紧紧盯着傀儡的胳膊,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他忙眨了下眼,刚刚自己没看错吧?这傀儡的胳膊上泛出阵阵光芒,难不成,这傀儡竟然已经有了破脉玄士的境界。

第5章 二层苦练

“好霸道的拳法!”李尘心中大喜!刚可惜自己的几本黄品中阶的武技被夺走,昆虚石碑便给自己传授了一本玄品武技!

玄品武技!这是什么概念!

武技本就是难得的宝物,上一次出现玄阶武技还是十年前的事,李尘听说那次拍卖会竟然将一本玄阶武技拍卖到一亿金币的天价!一本玄阶武技可以迅速打造一个中级门派,整个李家最好的武技不过是玄品下级,而且还轮不到自己来修炼,李尘的心渐渐热了起来。

如果自己将其练好,三个月之后的试剑大会不愁打不过李劫!

李尘当即入定,心念一动将整个武技从脑海里过了一遍。

再睁开眼睛时,熟悉李尘的人当即会发现他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他的目光如炬,仿佛纵使前方千难万阻也无法抵挡他前进万分。

再次对上武塔的傀儡,李尘双手紧握,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来吧!让我看看这十方镇狱拳到底有多厉害!

青铜傀儡的虎臂一甩,李尘顺势甩手,一拳与青铜傀儡的臂膀对上,这一次,李尘没有后退,反而是那青铜傀儡被他打的后退了几步。

一拳之后又来一拳,李尘与青铜傀儡越是对峙便越是心惊,玄阶武技果然名不虚传!之前自己武技低级,与傀儡对打感觉很是吃力,气血翻涌更是常事,而炼了这武技之后竟然越打越是轻松。

李尘心中激动,在青铜傀儡再次出手时全力一击,只听“嘭”一声,青铜傀儡的身子被打得飞了出去,直接撞到房间的墙壁上。

若非这房间是用的是特制的建筑材料,李尘怀疑刚刚那一拳说不定能把墙壁都打穿了两层!

整个房屋跟着震了震便回归平静。李尘缓缓站直了身子,那青铜傀儡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处于了报废的状态。

第一层已经没有他需要的东西了。

李尘转身走出房间,走向第二层武塔的步伐铿锵有力,背后,青铜傀儡忽然发出一声细小的咔嚓声,仔细去看的话便能看到那青铜傀儡的胸口处竟然有着一个细小的创口,紧接着以创口为中心,整个青铜傀儡忽然裂开无数的裂缝,接着“嘭”的一声化成了无数碎块。

不远处的少年迎光而行,对身后的动静丝毫不在意,只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便拾级而上。

武塔二层。

在李家,武塔一层是专门让五级炼体武徒修炼的地方,李尘不过炼体二层的境界,如今一层的青铜傀儡他已经可以不放在眼里了,而武塔二层便是六级以上的炼体武徒修炼的地方。

李尘仗着强大的武技傍身一步一步进入了武塔二层。

守在二层的老头正坐定在门口,眼睛微微眯着,仿佛是在打瞌睡般。

“前辈!”李尘犹豫着出声,以前他不能修炼,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武塔二层,这个老人他还尚未见过,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仿佛和外面扫大街的平民老头一样,但是李尘却知道,能被家族派来看管武塔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故而语气里多了几分尊敬。

老头不急不缓的抬头扫了一眼李尘,接着有些不耐烦道:“炼体武徒二层,还是去下面吧!年轻人不要急公进取,要一步一步稳打稳扎才是。”

李尘拱了拱手:“多谢前辈教诲,小辈觉得自己有能力闯过这二层武塔,若是不行,也可以得些经验,反正横竖没什么亏损。”

老头向他翻了翻白眼,没再说话。

李尘从怀中取出第二枚低级灵石,有些心疼的放在老者面前。

望着少年前进的背影,老者摇了摇头:“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老者心中想什么李尘自是不知,此刻他的面前围着四个青铜傀儡,而他也分不开神去想其他的。

怪不得要修炼到五阶武徒境界之后才能上二层,如果一个青铜傀儡相当于一个二阶武徒,那么对于一个五阶武徒而言打败三四个二阶武徒并非难事,而青铜傀儡实力虽然是二阶武徒,但是却有强悍的身体,因为他们没有灵智,只要启动便会一直攻击,每五个时辰为一波攻击,此刻的李尘有些苦不堪言。

虽然李尘有强大的武技,但他的实力仍然是处于二阶武徒的状态,比一般二阶武徒稍微好一点的不过就是他因为长期遭受雷劫的原因,身体要比一般人扎实很多。

李尘敏捷的身子在四个傀儡中穿梭,在与一个傀儡错开的一瞬间身子一顿,双脚错开,双肘猛地轰在了面前的傀儡身上。

傀儡被暗劲轰离了身边,然而还来不及休息,其余三个傀儡已经围了上来,三拳轰出,李尘的双脚在地上一蹬快速在空中翻了个身,借着空中旋转的力道双手成掌狠狠拍向将后背露给自己的青铜傀儡之一。

力道之大让那个青铜傀儡向前踉跄了几步。

还不够。

李尘感受着自己的拳头竟然隐隐有了疼痛之意,心中想要变强的心思愈加强烈。

就算有强大的武技傍身,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使用起来不过是伤人十分自损七分而已。

正当李尘专心与傀儡对决时,无形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睁开默默的看了李尘一眼,可惜现在的李尘实力还是太弱并未感知到。

“嘭”——铜锈四溅,一个青铜傀儡与李尘撞击之中竟然有了轻微的裂缝,此时李尘并未使出全力,他想要通过这种方法来强化自己的身体,所以每一击都使用相同的力道,务必控制好自己的力量。

“嘭”

李尘的身子飞了出去。

大意了,竟然被别的傀儡击中,右下腹隐隐有些疼痛,不过这疼痛却让李尘更加兴奋起来,在疼痛的刺激下,这种修炼的感觉才更加强烈。

时间慢慢的流逝,李尘的身上也慢慢挂了彩,不过那四个青铜傀儡的身上也好不了多少,缺胳膊断腿的已经有了两个,而另外两个,李尘的嘴角散发出得意的笑容。

“十方镇狱拳!”

李尘一声怒吼双拳带着破空之势与两个傀儡的拳头对上,只听嘭一声,两个傀儡的拳头忽然碎裂,实力变强的快感压住了双拳传来的痛感,李尘一不做二不休,拳头方向一改瞬间击中另外两个傀儡的腹部。

痛怕什么!他更怕的是没有自尊仿佛垃圾一样被人瞧不起,更怕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被人欺辱,没有武道天阶又如何!废桥由如何!他不相信老天会对他如此不公平!只要他努力!只要他肯吃苦!他会把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给踩到脚下!他,总有一天会站在实力的巅峰上,让那些人好好看看!他李尘不是废物!

门外的老者疑惑的转头看向李尘消失的门口之处,那小子竟然撑了这么久,难道真的是自己看走了眼?

修炼室内地上一片狼藉,四个青铜傀儡全部报废,地上残肢残腿躺了一片,而李尘正坐在房间的正中心,他的双眼紧闭,此时的李尘也受了不小的伤,正靠着房间内浓郁的灵力缓缓修复自己的伤口。

胳膊似乎已经麻木了,火辣辣的疼痛似乎直钻心底,然而剧痛之后,是微薄的灵力在体内流淌的舒适感,灵力在疼痛的刺激下仿佛更有活力,灵动的流过李尘的四经八脉,缓缓强化着李尘的骨骼和肌肉。

疼痛渐渐退去,李尘稚嫩的脸上满是执着与坚毅,他缓缓起了身向门边走起。

门被“哗”一声打开,守门老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从里面走出来的李尘,满是皱纹的脸上因为惊讶似乎淡化了不少褶皱。

李尘看了眼老者手中的计时器,原来自己已经待了三天多了,修炼起来真的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老者似乎很是疑惑,张了张嘴,李尘冲他微微行了个礼便走向了踏往三层武塔的路上。

望着李尘头也不回的背影,老者怔了怔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是我老了么?家族里怎么没听说有这等恐怖的少年出现?唉唉,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不行咯……”

武塔三层,李尘想起看守三层武塔的老者怪异的眼神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上来三层武塔的人一般都是九阶武徒想要冲阶,或者便是低阶破脉玄士想要稳扎基础才会上来,像他这样的二阶武徒来到三层的怕是第一个吧。

无论如何,不能浪费这最后一枚灵石啊。摸摸鼻子,李尘进去的时候想到的竟然是这个。

进了修炼室,和楼下两三层没有什么两样,照旧是青铜傀儡,在李尘进来的一瞬间,结界启动,青铜傀儡的双眼陡然亮了一下,接着变成暗红的颜色。

这青铜傀儡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李尘小心翼翼的走进,地板发出一道光来,李尘知道这是修炼开始的标志。

傀儡带着的胳膊仿佛带有千斤重的力量抡向李尘,李尘双目紧紧盯着傀儡的胳膊,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他忙眨了下眼,刚刚自己没看错吧?这傀儡的胳膊上泛出阵阵光芒,难不成,这傀儡竟然已经有了破脉玄士的境界。

逆者御天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逆者御天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58fenlei.cn/html/24485088.html
首 发:逆者御天穹全文在线阅读
  • 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 大结局

    原标题: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大结局小说名字: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目录预览:《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静谧的夜,夜幕笼罩着整座奢华的庄园。卧室里。夏然穿着白色连身睡裙,瀑布一样的发丝散落在纤细的肩头。迷迷糊糊间拉开门,陡然被男人强势的摁在门板上,力道大得出奇。熟悉的压迫感袭来,让她瞬间清醒。对方紧紧盯住她,像猎豹盯着猎物一般。那双眼,清冷锐利。但哪怕是在这样的黑幕里,也熠熠生辉,璀璨得像颗宝石。轻易让女人

  • 爱你情意绵绵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你情意绵绵免费阅读书名:爱你情意绵绵目录预览:《爱你情意绵绵》《爱你情意绵绵》《爱你情意绵绵》《爱你情意绵绵》骁家。气势磅礴的别墅内,俞惜刚洗完澡,湿着头发,穿着家居睡衣,盘腿懒懒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头顶,璀璨的灯光倾泄而下,将黑夜笼罩的别墅照得亮如白昼。这里是骁家的重要地产之一。而此刻住在这儿的,18岁的俞惜并非骁家人。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正看得出神的时候,整个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忽然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个个神色紧绷。俞惜扭头看到大家的神情,瞬间明

  • 宠妻无度:总裁老公,停一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妻无度:总裁老公,停一下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宠妻无度:总裁老公,停一下目录预览:第一章六年前的阴谋第二章给你一条活路第三章他连三五千万都不值吗?第四章这女人学宫斗毕业的吧?第一章六年前的阴谋医院。奚珞提着一盅鸡汤,站在vip病房门口,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出差一个礼拜的男朋友乔瀚然,此刻会坐在自己妹妹的病床前。“你就不怕被奚珞发现吗?”奚雪妍用甜甜的声音问道。乔瀚然轻笑一声,“有什么事能比我的宝贝儿大?奚珞那个蠢女人,现在还在乖乖帮咱们跑新闻呢,你好好休息,别又动了胎气,累坏咱

  • 郭靖练过一大绝技,助他成天下第一,威力不输九阴真经!

    射雕英雄传书末有这样一个情节,郭靖到华山论剑,人刚到华山脚下,看到十几颗枝叶招展的大松树,心中就有了悟出一套武功的冲动。郭靖学会九阴真经以后,对于很多武功可谓是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其悟性在九阴的帮助下提升了一大截。然而我们今天要提到的,郭靖练过的一大绝技,助他成为天下第一的,却并非是九阴真经。可他的威力,却要比九阴真经里的武功,还要强大上许多。郭靖的这一绝技到底是什么呢?郭靖一生,主角奇遇不断,跟随江南七怪和马钰后,有了一定的武学根基。后又拜师洪七公,总算是摸到了武学门径,直到遇到周伯通学到了三

  • 小说隐爱成婚:腹黑冷帝乖乖就范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爱成婚:腹黑冷帝乖乖就范第1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隐爱成婚:腹黑冷帝乖乖就范第十七章医院催账“我放心什么呀?你之前可是跟我拍着胸脯说没问题的,结果呢?”刘刘少峰不耐烦地打断她,声音里都是不悦,“反正我就看她和表妹两人顺眼,你要是不能帮我搞掂她,就别拦着我去找表妹。”刘老师脸色骤变,着急道:“别,少峰,就当是姑姑求你了,你别这样好吗?若虹她可是你表妹,你们两个身上有一部分血是一样的,你怎么能……”“行了,行了。”刘少峰不想听她多说,语带威胁道:“总之二选一,要么你们园里这个顾老师,

  • 情深处,暮暮朝朝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深处,暮暮朝朝全文在线阅读书名:情深处,暮暮朝朝目录预览:第五章狭路相逢第六章他居然嫉妒了第七章他当她是一条狗第八章你是来替她出头的吗第九章要不要考虑和我交往?第十章危险的男人第五章狭路相逢“杜小姐,你好。”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温和而礼貌,隔着电话杜之瑶都仿佛看见了他微笑着的脸。“你是......”杜之瑶疑惑的问,她确定这个声音对自己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我叫元天翊。”那个男人稍微的停顿了一下:“伊可馨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什么?!”杜之瑶诧异极了,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她的电话,现在打过

  • 绝色医妃5章(第5章 太医)

    原标题:绝色医妃5章(第5章太医)小说书名:绝色医妃第5章太医眼前这个身形纤长,宽肩窄腰的少年,看上去也应该有十八岁了,怎么看都觉得是个成年的男人,偏偏用着幼稚的语气对她撒娇,又爱占她的便宜,实在让玉辞心深感无力。宇文渊滞了一下,垂下眼帘,讪讪怜怜,整个人犹如焉掉的小花,委屈的说道:“皇后今日老是凶朕。”玉辞心看着他这副可怜样,嘴角微抽。真觉得给傻皇帝按上“我见犹怜”都一点不为过啊,怪不得那个卫芊蓉就算见他如此憨傻还是痴心一片。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尖锐的声音,“娘娘,太医来了。”这个声音听起

  • 《桃运高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4】

    原标题:《桃运高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1214】小说名称:桃运高手目录预览:第一章救?还是不救?第二章坏了领导的好事第三章偶遇第四章陈燕的故事第一章救?还是不救?救?还是不救?今天是周末,办公室的人早已经寥寥无几。周末早退,似乎成了一种惯例,对于体制内这种风气,顾秋早已经习以为常。平时这些人呆在办公室里,不是聊天磕瓜子,就是打麻将,玩扑克。要不就商量着,晚上去哪里聚餐,卡拉ok什么的。以前顾秋并不知道,体制内的生活居然如此清闲。难怪有人说,一旦进了体制,平生只做三件事,混吃,混喝,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