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热点新闻信息,全力保证第一时间让大家看到我国的最新资讯。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最强学生9章(第9章 翰海玉)

2018/12/03 09:11:42 来源:网络
最强学生9章(第9章 翰海玉)

小说书名:最强学生

第9章 翰海玉

“呵呵,58资讯网赵鹤家的,不算偷的,吴国顺和马丹在里面搞破鞋临走的时候还拿了七八个那!”

  花老头撇嘴说:“你小子怎么又瞎说呢!”

  “切!谁瞎说了?我亲眼看见的,而且吴国顺最后缴枪的时候还抱着马丹屁股喊他儿媳妇的名字,还说小静小静爹来了,最后才缴枪的。”

  “我噗!”花老头又喷了楚男一脸。

  楚男跳起来叫道:“花老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花老头叹口气:“你小子,教你本事你不学,偷偷摸摸的看人搞破鞋,唉,推荐58fenlei.cn亏我老人家一番苦心啊……”

  花老头说着话、又往炉火里填了一块木头,楚男热的解开衣服扣子:“我说老家伙,你这大夏天的往里填啥木头啊?都热死我了。”他解开扣子,露出了一半玉佩,而花老头儿填完木头一眼发现。

  忙过来一把抓出玉佩惊道:“这瀚海玉怎么在你这?你怎么得到的?”

  “瀚海玉?很值钱吗?”楚男把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想要卖掉。

  花老头无力道:“楚男啊,玉养人,人养玉,这玉既然跟了你,58资讯网就与你血脉相通,你要是把她卖掉你就会倒大霉的,记住,以后练拳的时候也不要摘掉这玉佩,你滚蛋吧。”

  “哦,不卖不卖,我练拳戴着玉佩感觉更凉快,老家伙我走了啊!”楚男把地瓜大部分都留下来,只揣了两个回家烧着吃。

  他刚离开,花老头儿就忍不住围着旺盛的炉火冷的有些发抖,来自http://www.58fenlei.cn/缓和了一阵才回过劲儿来,叹息了一声:哎,这瀚海玉自己研究了很多年都没发现其中的秘密,瀚海玉更没有与自己连接任何契约,本以为李大宝那小子心灵纯净,或许能发现瀚海玉一些秘密,没想到这个傻小子竟然用瀚海玉和楚男换了一堆废品。

  而这瀚海玉竟然在楚男身上连接了契约,就这个不学无术、偷女人的臭小子竟然能和瀚海玉发生契约?是不是我花道宗为人太纯洁了,这瀚海玉看不上眼啊?

  楚男回家在灶坑烧了一把火,然后把地瓜埋在火里面烧,不多时传出了一阵阵的香味,等地瓜差不多熟了,楚男便用树枝把地瓜勾出来,地瓜黑黢黢的,58资讯网但却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正要吃,门外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楚男偏过头,先是看见一双白色的小凉鞋,然后就是白嫩的玉腿,到了膝盖处就是花瓣的连衣裙,再然后就是蜂腰胸脯挺挺的潘晓静,她嫣然笑着,冲楚男抛了个飞眼。

  楚男心想这个骚娘们,又来了,今天非把你给灭了不可。

  潘晓静进来,然后把外屋门关上,嘻嘻笑:“楚男,烤地瓜呐?这地瓜让你烤的,黑不溜秋的。”

  说着话,靠近楚男跟前,软软的身体就靠在他身上。

  “楚男,我被我公公盯上了,这里现在不安全了。”

  “那我们去哪?”

  潘晓静长吁口气,鼓足勇气说:“我想带你走,我们私奔吧!”

  “去哪?”楚男抱着潘晓静的翘臀,阅读58fenlei.cn不禁有些迷失。

  “去春城,去我二姐那里,我们在一起打工,然后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

  “那你的孩子呢?”

  潘晓静想了想,狠下心说:“孩子我给他们留下,我们走,现在就走,去春城,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到时候你想把我怎么样就把我怎么样,好不好?”

  楚男还真心动了,不过心里又有些不舍这里,而且在他心里一直埋着一个赵鹤,虽然赵鹤讨厌他,不止一次挖苦他,但楚男这时脑海里还是浮现赵鹤的影子。

  “嫂子,不行,我爸还在这,我不能走啊。”

  潘晓静白了他一眼:“还叫我嫂子?以后叫我小静,就算我们去春城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在春城好好打工,赚了钱买了房子,把你爸接过去多好?以后我当好你媳妇,也孝顺你爸,这样不好么?行不行给句痛快话。”

  “行!”楚男鼓足勇气答应来一句,自己去春城又不是不回来了,等发展好了再回来娶赵鹤。

  “小静,那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潘晓静摇头轻笑了下:“我收拾东西干啥?都给他们留着,我有你就行了,我现在就给二姐打电话,那边定春城的火车票,你等我一会儿。”

  说着又在楚男脸上亲了一口出门去角落里打电话,那边电话打通,潘晓静低低说:“二姐,我想好了,你帮我订两张火车票,阅读58fenlei.cn我去春城。”

 

最强学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最强学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58fenlei.cn/html/24474022.html
首 发:最强学生9章(第9章 翰海玉)
  • 冷情总裁赖上我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冷情总裁赖上我最新章节小说:冷情总裁赖上我目录预览:第1章今天是你报答的时候了第2章不能再沉默第3章我不跟病人计较第4章逃跑第5章偶遇慕亦辰第1章今天是你报答的时候了一杯热牛奶下肚后,苏雨桐就感觉头昏脑涨,接着脚下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了地上。她刚倒下,房门就被人粗暴的撞开了,堂姐苏雨浓和大伯母林嫣然面带笑容,在四个保镖的簇拥下悠然的走了进来。看见不速之客突然闯入,苏雨桐身躯猛然一震,戒备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林嫣然苏雨浓这两个人名义上虽然是她的亲人,但实际上她们恶毒无比,对待她

  • 小说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第二回残酷殴打芷君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住那钻心的疼痛,竭尽全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平和。“哟,倒是很清丽的模样。虽然眉眼尚未定型,但已看得出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了。”秦姑姑上下打量着芷君。心中暗暗嘀咕。“刚才是不是你在说话?”秦姑姑盯着芷君的眼睛问道。她在敬事房掌事多年,还从未有任何人能逃脱她这双眼睛地审问。“是。”一旁的碧碧玺一个劲儿地拽芷君的衣袖,想提醒她不要承认。可是,芷君却镇定自若地承认了。聪慧如她,当然知道此刻于她最好

  • 盛宠毒妃 盛宠毒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盛宠毒妃盛宠毒妃全文免费小说名:盛宠毒妃目录预览:第一章缘起缘灭第一章缘起缘灭第二章选妃第二章选妃第一章缘起缘灭皇宫深处传来一阵又一阵敲响丧钟的声音,那座昔日热闹无比的院落此刻里外外已经尽数被白色的丝绸所覆盖。男子伟岸的身形在一座冰冷的棺材前显得有些佝偻,全然没了昔日里意气风发的朝气以及威慑四海的霸道。身着太监服制的男子弯着腰走到慕容潋身边低语了几句,慕容潋面色顿变,挥了挥手示意太监退下,随之又疾步走近棺材前愣神的男子。“皇上,楚尚书带着家眷来送楚昭仪了。”寒远捷微微一怔,然后看向一边早

  • 小说头号婚宠:强娶腹黑小娇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头号婚宠:强娶腹黑小娇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头号婚宠:强娶腹黑小娇妻《头号婚宠:强娶腹黑小娇妻》管家把狗牵走,云真儿才带着满身酒气,踉跄着脚步向老爷子走出来。云稳如好心情再度被破坏,拿起高尔夫球杆,摆弄起来。许薇快步上前扶了她,压低了谁都能听到的声音问:“姐,你喝酒啦。”云真儿当即一脸的痛苦,眼神现出无尽空虚。“嗯,我不喝点酒的话,真是孤枕……难眠。”云真儿显然没少喝,老爷子面色阴沉:“不就是个男人么,亏你还是名门小姐,看看你现在都什么德性了,我要是那个伏泽方我都看不上你。

  • 美人凶狠酷19章(第十九章四大宗门比试)

    原标题:美人凶狠酷19章(第十九章四大宗门比试)小说名称:美人凶狠酷第十九章四大宗门比试半空中,大长老天云尊者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才惊醒了众人。“这贱人杀了我表弟,我要她死!”黎诗娇媚的面容已经变得扭曲,狰狞的可怕,她直接跳下灵鸟背,闪电般朝云清冲了过来。一掌伸出,五根纤细的玉指变得通红,仿佛烙铁一般,散发着炙热的气息。“黎师姐!”“诗诗!”风离痕和天云尊者同时出声。五根火红的手指直插她脖子,浓浓的杀机仿佛一潭黏稠的浆糊,将她整个人牢牢束缚,连动弹一点都无法做到。掌心红的耀眼,如一轮缩小的红日,眼

  • 瞳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瞳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瞳术目录预览:第一章摇骰子台前的赌神第一章摇骰子台前的赌神第一章摇骰子台前的赌神“快摇盅啊!”“摇盅啊,你们赌场还怕输给赌客钱啊?”“快啊!”澳门,葡京娱乐场。一张摇骰子的台子异常火爆,相对于异常兴奋的赌客,这个留着长马尾的荷官已经望着那个被围在最中间的年轻赌客愣了十几秒了。马尾荷官一脸冷汗淋漓,此刻已经不敢再摇骰子了,面对着这个连压连中五十七把、一百块坐在这个台子上现在坐拥七十五万赌资的年轻赌客,她实际上已经崩溃了!这个年轻赌客看着眼前的荷官,嘴角带起玩味的笑

  • 国色甜妃为谁笑 国色甜妃为谁笑 全文免费

    原标题:国色甜妃为谁笑国色甜妃为谁笑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国色甜妃为谁笑目录预览:《国色甜妃为谁笑》《国色甜妃为谁笑》《国色甜妃为谁笑》《国色甜妃为谁笑》《国色甜妃为谁笑》大岳。昨夜的一场冬雪扬扬洒洒下了大半夜,如今雪已停,风不止,刺骨的寒风呼啦啦排沓灌入破败的窗门。简秋一身单薄的亵衣,瑟瑟发抖,越发缩成一团,披散杂乱的发遮住了一半的面容,唯一暴露在外的眼满是血丝,空洞地望着窗外还是灰蒙蒙的天,无声呓语,状似无魂。沉闷的吱嘎声响起,紧闭着的冷宫大门被打开,当前的两个宫女提着精致的宫灯前头照明,身后的

  • 小说大元帝陵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大元帝陵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大元帝陵目录预览:第一章祖坟被挖了第二章被蛇咬了第二章被蛇咬了第一章祖坟被挖了我家祖坟被人挖了!接到电话的我呆了。哪个天杀的挖了我家的祖坟不算,竟然还偷了我爷爷的尸体。我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村子里面。我叫夏炎,今年二十三岁,正在重庆某个公司上班,一切都普普通通,那天我早上的一个电话让我匆匆忙忙地从重庆赶了老家。电话是白水村村长打来的,能够让我不远万里赶回来的原因很奇葩——我爷爷的坟被人盗了,我爷爷的尸体也不见了。卧槽,我都被人家挖了祖坟了,我怎么可能不回来。